可可托海

极端分子

最近回新疆探亲发现的一些变化

最近休年假回家待了一周,接触到一些人,了解到一些变化。

最明显的,安检、巡逻等反恐措施少了。以前的进入城市的检查站变成防疫检查站。不过也可能是大数据的应用。之前需要全车人下车刷身份证,现在坐车里看摄像头就行了。两年前街上经常有防暴车、一卡车武警在街上到处转,这次没看到。之前乌鲁木齐机场极其严格,这次至少没让脱鞋。。。

然后就是去清真。饭馆还是会挂清真标识,但比如国企食堂就不分清真非清真了。不是说强迫他们吃猪肉,而是厨师还是那些厨师,菜还是那些菜,之前的清真菜现在还是那些清真菜,只是不会再标明了,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完全和汉族厨师、厨房分开。不吃非清真菜没问题,但想要给你挂个牌子、跟汉人隔离开,不要想了。要么自己出去吃。

还有就是住房的民族配额。不确定是不是我这里才有的现象。现在我们那跟新加坡一样,开始控制一个住宅区内民族的比例。维族比例到了一定程度后,其他维族再想去买房过户就不行了,只能让汉族买。鼓励混居。

最后是教育。之前有民考民的时候,维族从小学到高中完全用维语接受教育,高考的时候可以考疆内院校,也可以考外地院校——要上一年预科。现在没了,全部民汉合校。维语只在维语课里有。以前可以用维语学数学物理,现在没了,所有人必须用汉语接受教育。那之前这些用维语教数学物理的老师怎么办?要通过汉语考试,通过不了的,编制和待遇保留,但是不能当老师了,得去社区。我一个亲戚就在吐槽这些人,他们从民族的知识分子变成了下放户,怨气很大。。。当然出格言论是不敢说了,前车之鉴摆在那。

教育还带来另一个改变。维族小孩跟父母还是用维语对话,但是同学之间——哪怕对方也是维族——开始用汉语交流了。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大概就这些吧。等到这些汉语流利的维族小孩成长起来,也跟其他中国人一样,在全国各地生活居住,新疆问题估计就没了。当然了,按照很多人的想法,让维吾尔人“像中国人那样生活”本身就是罪大恶极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支持新疆棉花

支持新疆棉花的本質是支持中共的新疆政策

新疆新疆 | Matters「我認知的新疆」文集

26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