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

极端分子

[暴论快报]美国大选后能否回归正常、走出危机?

發布於

我也要水一下,转载一些大陆知名民族主义网站知乎的暴论。美国人不知道中国人在想什么也就罢了,港台人怎么也不知道?

今天的内容来自半月谈提出的问题:美国大选后能否回归正常、走出危机?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不能。

其实美国危机的本质早就被研究的很明确了,是国内分配出了问题。

美国的gdp占据全球的20%,但是全球top20富豪美国独占14个。

很多人会有疑惑,为什么美国国内分配出了问题,但是美国人的收入仍然是很高的?

这个其实很好理解,举个例子,假设一部苹果手机净赚100美元,众所周知,美国在这净赚的100美元里拿走了80美元,中国只拿走了5美元。假设美国国内利润分配,只有百分之10分给了打工人,而中国分给了百分之20,那么美国打工人赚了8美元,而中国打工人只赚了1美元。

这就是帝国主义掠夺策略掩盖了其更加残酷的剥削本质。

在没有中国的情况下,美国牢牢占据食物链顶端,80美元赚的美滋滋,即使内部分配不公平,但由于蛋糕足够大,所以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一直维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准。

然而这一切在08金融危机后出线了变化。沈逸大佬的观点我觉得非常好,那就是金融危机作为资本主义的必然规律,尊重规律,并通过金融危机的方式完成社会分配的自发性调节,从长远看是有利于美国的。说句大白话就是诸如雷曼兄弟,两房,aig这样的公司,就应该被市场淘汰,然后新的公司重新占领市场,完成更新换代,同时保持经济活力。而当美国在08金融危机选择了保大企业的时候,就意味着美国官方在这个重要的十字路口选择了保资本,而不是保经济或者说保发展。所以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08经济危机之后,美国gdp一路狂飙,股市一路狂飙,富豪财富一路狂飙,而与之对应的是底层失业率居高不下,就业降级消费降级明显,各种活动此起彼伏,最终刷出了懂王这个怪胎。

然而,大家别以为红脖子支持懂王就真把他当成平民阶级代言人了,懂王是彻头彻尾的大资本家,大家别忘了懂王的杀手锏法宝是什么,是降税和降息,最基础的经济规矩告诉我们,这个动作有助于刺激经济但是会进一步加剧贫富差距,换句话说,懂王这么做收益最大的仍然是资本家,而民众也就是喝口汤而已。这相当于给一个生病的人吃大力丸,让他看上去满血复活,但是实际上不是他病好了而是他感觉不到疼了而已。

说了这么多废话,为啥拜登上台解决不了问题呢,很简单,美国作为原教旨资本主义国家,其阶级立场决定了问题注定无法解决。

美国要想解决问题太简单了,加税解决贫富差距,加社保解决底层保障,中美互相开放市场解决贸易问题,再配合医疗改革和教育改革,降低民众生活成本,变相提供就业保障,把资本关进制度笼子里。

但是这可能吗?一个连桑德斯这样的人都容不下的原教旨国家怎么可能会容忍这些动摇国本的改革?对了,说到国本,美国的国本是啥?我也不知道。

随着新冠疫情的肆虐,服务业崩塌,美国人民就业再次出现重大危机,而与之相伴的是,第一,美国在国际市场的利润越来越低,但向人民的支付转移手段因为疫情的影响而受阻,人民拿不到了8美元,但是生活成本可一点没降价反而还上涨(除了石油),这就出现了中国人无法理解的开着大排量肌肉车排队领救济粮的奇观。

第二,假设美国2亿人领到了救济金,每人2000刀,那么也就是美国发放了4000亿刀给人民,但是与此同时,美联储无线量化宽松印出了十几万亿的美刀,发给民众的基本是九牛一毛,剩下的都流入了资本家的口袋,所以虽然每人发钱,但是反而加剧了分配不均,这些钱最终都会体现在美国国内的物价上涨,相当于全国乃至全球老百姓的财富总缩水。

第三,疫情让美国赚到的利润的转移支付受阻,作为一个服务业占比80%的国家,服务业是其在全球市场赚取得超额利润进行国内二次分配的第一渠道,而且这个渠道也是纯资本化的(教育医疗法律电信交通等服务全私有化运作,全球只此一家),所以造就了美国各类服务业奇贵无比的现象,包括教育医疗养老律师等,疫情一来,服务业受阻,利润二次分配终止,所以美国拼了命也要复工复产。(如果中国变成美国这个德行,一样很难弄,但是中国好在国家财政实力雄厚,迅速解决了疫情,重启经济内循环,内循环的本质就是在国际市场赚的财富的二次分配)

那么拜登上台有啥灵丹妙药呢?没有。不解决疫情,服务业就恢复不了,要解决疫情需要花大钱,但是美国政府没钱,资本家有钱但是没人愿意出钱(瑞德西韦定价多少来着?)反而还想赚一笔。对外来说,美国想赚钱很容易,但是受制于意识形态,也就是所谓的美国国本,他在很多领域,尤其是互联网,it,军工,高新技术,航空航天领域是没法通过和中国合作赚钱的。

拜登上台不代表民主党胜利了,只代表以特朗普为代表的保守派失败了。而特朗普2016年能上台,本身就已经证明了民主党这8年,也就是拜登副总统这8年政策的失败。(这也是我一直说的压根不用在战略上重视拜登的原因,因为民主党的对华政策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已经证明失败了)

所以现在的美国就是发现A不好使,就试试B,发现B更不好使,再换回A而已,而真正能解决或者部分解决他们问题的C(比如桑德斯政策)他们想都不敢想,提都不敢提,这可是原教旨资本主义国家的禁忌。

所以我的观点没有变化,现在的美国已经从奥巴马时期的全面进攻(重返亚太),特朗普时期的重点进攻(贸易战,港台),发展到了一个战略僵持阶段,而我军的挺进大别山已经提上日程(芯片),一旦挺进大别山成功,意味着美国在高科技领域对中国的重点进攻的全面破产,那么剩下的就是三大战役的决战(金融决战,科技决战,军事决战,注意军事决战不一定是军事冲突)了。

现在的美国,面临和当年凯申公一样的问题,那就是,改革亡党(这里的党指的是资本家代言人政党),不改革亡国,他们自己看着办吧,嘿嘿。


二月乌

美国的危机不是换个总统能解决的。

美国的危机不是特朗普制造的,他只不过揭开了盖子,让危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民主党试图把盖子再次捂住,装作一切从未发生。这是不可能的。

危机根源是美国地理位置太安全,以至没有完成民族国家建构。如今,种族分裂+阶级分裂交织在一起。

第一,阶级矛盾尖锐,贫富差距持续拉大。

在阶级矛盾方面,大财团与富豪阶层利益集团继续控制美国政策,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不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本质上都是利益集团代言人。

他们给利益集团真金白银的实惠,给支持者们自由平等、白人至上的精神安慰。就像贪官们送发妻鲜花说“我爱你”,但默默送“小三”别墅,你说他的真爱是谁?

共和党无意解决阶级矛盾。

共和党代表着能源+军工巨头利益。

共和党的特朗普“减少管制”、“减税”、各种退群、贸易制裁。让韭菜们听着很给力,得到了“美国伟大”的慰籍,暂时可以忘记下个月的房贷、车贷。

减少管制,实际上是特朗普为他最大的金主——美国能源巨头准备的。放松环保管制,让能源巨头在美国大肆推广破坏环境的水裂法开采页岩油气,宾夕法尼亚等开采地淡水资源受到严重破坏。放松金融管制,让能源企业隐瞒页岩油井实际经营情况,忽悠大批中小投资者,最终随着页岩油气泡沫破裂而血本无归。至于支持特朗普的红脖子,他们有什么大项目需要放松管制?

减税,是特朗普为自己和富豪朋友们准备的盛宴。《纽约时报》曝光特朗普连续10年零缴税,2016—2017连续两年仅缴税750美元(人民币5100元)。身价45亿美元的特朗普,给他“热爱”的“伟大美国”交的税,还不如一个住出租屋的餐厅服务员。真心“爱国”啊!特朗普一方面是希望把自己偷税漏税的罪行合法化,另一方面收获富豪朋友们的友谊。退休后在富豪榜圈子里肯定倍有面子。

减了税,自然应该少花钱吧?然而,国家的开支非但没减少,还大幅增加,联邦财政赤字在特朗普任内达到23万亿美元。

有钱人不纳税,难道国家靠穷鬼们养着?还真是的。

历史上,行将就木的帝国,都是穷人同时养活国家和富人。如法国路易十六时代、中国明朝末年,财富集中到富豪手中,税负集中到贫苦大众身上。一旦遇到天灾,贵族和举人老爷们既不交税,又不减租。国家不敢征大爷们的税,却因为维持秩序开支越来越大反而要加税,最后把老百姓仅剩的口粮也给征走。老百姓只有揭竿而起,用最暴烈的手段摧毁这一切的肮脏、邪恶、丑陋,用权贵、富豪的鲜血清洗他们不劳而获的罪行。同时把财富拉平,中农或中产阶级成为主体,国家才会再次欣欣向荣,开启新的乱治循环。

图样图森破的美国韭菜说:我的税也没增加啊?

啥年代了,人家还会那么low收你直接税啊?人家收的是铸币税。宽松货币、通货膨胀,财富主要由资产构成的富豪们水涨船高,财富大幅升值。而财富主要由现金工资构成的工薪阶层则财富缩水,更何况,40%的美国人储蓄连400美元都拿不出。

于是,贫富差距快速扩大、永远在扩大。

2013年,BBC报道:美国5%的家庭占有62.5%的财富。2020年,彭博社报道:美国前50大富豪拥有的财富,相当于50%的美国人之和。50个人,就抵得上1.65亿人。

前1%的富人净资产总额达34.2万亿美元,而最贫困的50%(约有1.65亿人)总共只有2.08万亿美元,仅占全国家庭财富总额的1.9%。

黑人为什么闹“黑命贵”?因为美国白人占全国财富的83.9%,而黑人只占4.1%。黑人数量却占人口总数13%。贫困,让黑人犯罪率高达50%。

年轻人为什么“占领华尔街”?为什么支持桑德斯的“社会主义”?因为出生于1981年至1996年的千禧一代仅持有4.6%的财富,尽管他们总数达到7200万人,占美国人口的22%。美国的80、90后还是是规模最大的劳动力群体,在相当程度上负载着美国的“伟大”。

特朗普无限印钞,狠命把股票推到历史最高位,韭菜们总能赶上一波吧?然而木有。

股市的主要受益者是富豪。50%的公司股票和共同基金股份被最富裕的1%人口持有。88%的股票被最富有的10%人口持有。那还有12%的残渣剩饭呢,总能喝口汤吧?然而木有。

大部分美国民众并未从股价上涨中得益。底层90%人群的股市敞口已经下跌了近20年。股市大涨我不涨,股市大跌我更跌。散户哭晕在厕所。

本次疫情,以及伴随的经济大萧条,是对美国阶级矛盾严峻的考验。历史上,革命和农民起义均是遇到天灾或战乱,使得挣扎于温饱线的贫困人口无法生存所引发的。

历史上,西方民众因为基督教信仰的关系,极少发生类似中国的农民起义。西方精英又借苏联走歪路的个案,把红色革命的名声搞臭了。美国民众缺乏革命思想支持,不容易成大事,但如果经济萧条持续、失业率大增,则混乱必会加剧。混乱中,就可能发生“黑天鹅事件”,导致不可预见的后果。

民主党同样不可能解决阶级矛盾。

桑德斯作为民主党“左派”,给了美国7200万80、90后“千禧一代”翻身的希望。然而,桑德斯跟他们并非一个阶层,即便作为最廉洁自律的参议员,他每年也有17万美元的年薪以及每年200万美元的活动经费(相当于1320万人民币,开支范围极广,工资可以基本不用),出书还赚了90万美元。桑德斯最多算是同情底层的建制派,他不是底层。重点是:他是建制派,制度受益者,而不是受害者。

桑德斯一方面用“社会主义”色彩的社会福利政策吸引年轻人,另一方面又向建制派投诚。他的作用在于像是用希望安抚年轻人安分守己,等待建制派的改革,而改革永远不会到来。他投靠的建制派与利益集团沆瀣一气,怎么可能主动“自宫”。桑德斯与其说是在带领反抗者,不如说是在圈禁反抗者,引导他们在美国民主框架里折腾。他与“先知”何其相似!

拜登代表的民主党建制派就更不用说了,金融+传媒+科技寡头利益代言人,并且手段非常高明,一般选民根本看不懂。比如,拜登和希拉里都口口声声说要增加富人税收,其实更早的民主党总统也是这么说的。然而,一届复一届,美国的富豪却更加富裕,2020年如此严重的经济萧条中,美国50个顶尖富豪的财富反而增长了17%!而底层的收入不仅过去几十年未有明显变化,2020年还出现下滑。

原因在于希拉里、拜登这种“老油条”,最擅长在看起来劫富济贫的法令中添加私货和后门,变成实质上的“劫贫济富”。正如特朗普2016年大选辩论中对自己利用破产逃避债务赤裸裸的辩解:是希拉里他们让我这样做的,他们收了我的钱,所以制定了对我有利的法令,我只是利用法令而已,因为我是个聪明人,每个聪明人都这样做。

所以,出乎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的现象是:希拉里、拜登都在竞选中批评特朗普对富豪减税,支持对富豪加税,结果富豪反而热烈支持他们,投入大笔资金帮他们助选。如美国富豪、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2020年在佛罗里达州斥资1亿美元帮助拜登竞选。美国虽然限制富豪向候选人捐款数量,但不限制他们为候选人花钱数量,所以富豪们十分热心“公益”活动。

2020年大选,当特朗普爆出“逃税门”后,特朗普再次用同样的逻辑辩解:是拜登这些人制定了法令,我只是利用了法令,因为我很聪明。

为什么美国那么多人支持如此厚颜无耻的特朗普?因为特朗普无耻在明处,民主党则做表子还要立牌坊。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可恶。

所以,特朗普的粉丝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讨厌拜登,他什么也不会改变。特朗普的粉丝文化程度低,然而话糙理不糙。

以拜登、希拉里为代表的的建制派,最擅长的就是明面上耍嘴皮子假大空,好像永远站在穷人、少数族裔这一边,暗地里却是帮利益集团赚大钱,拉大贫富差距,让粉丝保持弱势、贫穷,好让他们永远需要民主党来“保护”。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高,实在是高!民主党不愧是哈佛、耶鲁高材生云集之处。

至少占人口一半的1.65亿美国韭菜,真正需要的不是民主党、共和党,而是锤党;能解决问题的,不是特朗普,也不是拜登,而是列宁、教员。可惜,他们不懂,脑后插管了。

不革命的话,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可行路径是:再一次爆发科技革命,或者再次收割一个超大体量经济体。让底层的“奶头乐”能够稍微加大剂量,富豪们固然借机飞上天,至少穷鬼们也能爬个树乐呵乐呵。

更多


第三体校校长:

看到有分析说美国社会撕裂是根本问题的,在这里我想追根溯源一下。

先说结论,美国大选解决不了美国社会撕裂问题。

===============================

今天看到有个人讲50%对49%暴政的。

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十多年前的华尔街运动。

当时的口号是"We are the 99%",无论男人女人,黑人白人,直男基佬,所有人思想高度一致,聚集在华尔街,向华尔街和平示威。

当时没有打砸抢,没有零元购,却遭到了无情的镇压,手无寸铁的被捕青年,被警察在地上铐成一圈,用辣椒水喷眼取乐。

这起运动就这样很快被镇压。

然后,在欧美主流媒体的煽风点火下,美国社会迅速掀起了新一轮黑人运动,女权运动,LGBT运动,此起彼伏,愈演愈烈,并向全世界蔓延,中国的田园女拳也是从那时起上蹿下跳,其实始作俑者都是从美国人那里领钱发帖的。

美国社会以是否支持少数弱势人群为标准,人群被逐渐分化,社会主流观点变成了,男人都是强奸犯,白人祖上都是奴隶主,直男都粗鄙不堪,传统白人都是种族歧视的红脖子,等等等等。

然后,奥巴马进行医保改革,在明知道美国医保制度弊病丛生,保险公司和医疗系统联合骗钱的情况下,强行改革,让本已濒临破产的中产阶层多多缴税,给穷人交医保。同时,对保险公司和医疗系统碰都不敢碰一下,对真正的富人实质进行了减税。

美国民主党政治精英们,一边捞得盆满钵满,一边看着曾经的99%,变成了50%和49%,暂落下风的老白男们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不堪经济重压和人格羞辱的没落中产们,平时虽然不敢高声,选举时却把特没谱选了上来。你们不是瞧不起我们吗?我们就是要让你们看看,老狗也有几颗牙!

四年过去了,从大选情况来看,特没谱其实并没有改变这一现状,美国社会还是50%对49%!

今天,白等说,他赢得了大选,让美国社会各方,各自给对方一个机会,还要改革医疗制度。

这些话都很好,但根本不可能。因为美国社会就是从99%的人团结一致走过来的,民主党精英们一手造成的今天的局面,他们怎么会真的去改变现状呢?总不可能白等和民主党一夜之间改姓社了吧?

总之一句话,除非桑德斯上台,否则美国的问题一点解决的机会都没有


赵伟:

美国近年的危机,我认为根本上来说是民族无法真正融合的危机,以及不同阶级利益和政治立场对立的危机,以及国内经济和金融的严重问题导致的危机。

美国近些年经济空心化,实体经济增长乏力;屡试屡败无法完成金融收割闭环从而回血,再加上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之后的货币大灌水,导致美元信用严重受损,世界各国逐渐开始抛弃美元;叠加新冠疫情的短期暴击,导致其内部矛盾的显现和爆发。对外则连年发动战争劳民伤财与全世界搞对立,不得人心。并且其军事霸权现在也受到强力挑战和遏制,无法再随意在全球趁火打劫恃强凌弱,于是美国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这里面除了新冠疫情是几年内能解决的之外,其他的因素都是长期无法解决的问题,并且会持续越来越对美国不利。

特别是美元信用和美债信用到底能否都保住,如果丢失任何一个那么对美国来说都将是灾难性的。美国的股票市场持续高位运行,现在看就像个堰塞湖,后续如果崩溃的话,也会重创其金融系统和实体经济。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