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

极端分子

[暴论快报]澳洲人的双标是天生的,他们不双标就会下地狱

發布於

https://mp.weixin.qq.com/s/NyYOMMD_1xXN71Ze6zn8zQ


大家好,我是“凸”山高县“凸”。

前几天,乌合麒麟的画成功破防莫里森,澳大利亚的丑态令人忍俊不禁,喜闻乐见,澳大利亚为什么会犯下如此罪行?又为什么会不知羞耻的狂怒?我聊一聊我的看法,因为我们和阿富汗人,在他们看来都不算人。

很多人喜欢引用著名自由主义政治家丘吉尔的一句名言:(对英国人而言)民主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我并不想评论这句话对错与否,只是希望大家知道丘吉尔说过的另外一些话。

1920年,反人类战犯丘吉尔下令对伊拉克使用毒气弹进行轰炸时说:

“我不承认对这些人做这种事是个错,那就是当一个更强大,更高等,更智慧的种族对他们这样干,以这种方式进入并取代了他们。”

如果你认为希姆莱,萨达姆因为对平民使用毒气应当被绞死,那么丘吉尔呢?

为什么用丘吉尔当引子呢?并不是非议自由主义,因为他们从来也不配代表自由。而是说一个很简单的事实。

在相当一部分西方自由主义者眼中,他们之外的人是不算人的。

就像丘吉尔口中的民主,其中的“民”,不包括爱尔兰人,印度人,非洲人一样。

是的,看到自由主义论述中各种“人权”“人类”的概念之时。不要忽略一个背景,即整体上的自由主义并没有对什么是人进行过定义,而且根本无法统一定义,因为什么是人这个问题,是精神世界的一部分,不能干涉,如果干涉,这与自由本身是相违背。人的定义,在这种情况下是多元化的,最终表现为社会平均意识。在西方尤其是英美文化的背景下,往往体现的极为反人类。

反人类到什么程度呢?

举个例子,英国圣公会三十九条教规之第十四条:

“称义之前完成的善行,是上帝所不喜欢的,因为这种善行不是从信仰耶稣基督那里产生出来的,这种善行也不能使人适于接受恩典。”

这就是典型的因信称义,就是说,一个人 即使是雷锋一样的好人,如果不信仰上帝,那么也不算人的。

圣公会这个信条,包含的不只是因信称义,还有加尔文的双重预定论。

即:人(在得救与否的问题上),既有被上帝摈弃的预定,也有被上帝拣选的预定,而且,得救与否,不取决于全知全能的上帝对人未来行动的预知先见,而首先取决于是否被上帝选中,因为上帝的旨意是不能理解但必然公正的。

就是说,被上帝摈弃的人,是无可拯救的,只能下地狱的。加尔文比教廷还喜欢点天灯,也就是烤活人,用文火,就是这种心态的映射。

众所周知,加尔文主义对盎撒民族有着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不仅存在于清教,不仅存在于圣公会,不仅存在于基督教。而是对社会潜意识普遍性的影响。

简而言之,就是不仅异教徒和异端不算人,即使是信仰者,也未必算人。既然不算人,当然不能按照对待义人的方式对待。

可以说,双重标准问题,根植于盎撒民族的文化基因之中。问题已经严重到不是搞双重标准是否可耻,而是不搞双重标准是可耻的,是要下地狱的。因为如果一个人不搞双重标准,那相当于承认自己被上帝摈弃,不是被上帝选中的选民。意识形态上不搞双重标准,等于承认自己是错的。

比他人优秀,即意味着拥有对他人犯罪的权力。就是说因为我素质高,所以我可以素质低。这是中国人难以理解的逻辑,而这一逻辑在英美殖民时代乃至今日,一直是得到强化的。所以,对中国人来说,英美的一切优点都不应该成为崇拜英美的理由。否则的话,就相当于自己主动走上祭坛的祭品了。

人籍问题,在西方文明中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顽疾。并不是说不信仰基督教,就不开除别人人籍。而是不同的开除人籍标准,相当程度上塑造了西方 的历史。因为一神教对西方文明的影响是如此之深刻,就像我们中国人,无论如何看待孔子和朱熹,都无法否认他们影响了我们的一言一行乃至一思一虑,尤其是在道德层面上。

这种影响具体到英美身上,就是双重标准属于社会道德。

甚至可以说,如果教徒们认为自己是天选之人的话,那么自由主义者更进一步,他们直接认为自己是上帝。

比如说,喊出人生来自由的所谓启蒙思想家洛克,不仅投资黑奴贸易,并且认为:大量非洲奴隶的存在本身使人们相信,他们是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天生奴隶”。

至于废奴主义者,在种族问题上实际上持有的立场类似于动物保护主义。就像没有废奴主义者愿意跟黑人做邻居这句俗语反映的一样。

大英帝国时期的开化与未开化,美利坚天朝时期的民主与非民主,实际操作中都是双重预定论的变种。因而,也就自带双重标准与区别对待。

如果你照着他们办呢?对不起,你无法说服自由国家的全体国民,总有一款标准适合你。更关键的是,你照着他们说得办,等于承认了他们的优越地位,相当于让他们坚信自己是天选的,只会变本加厉的鼓励他们搞双重标准。

我们在西方尤其是英美语境中,读到“人”这个字时,是必须深究其具体含义的,否则就会造成天大的误会。比如说,种族灭绝反人类文件美国宪法,使用的最多的三个词:“WE THE PEOPLE”。实际上,是绝对不能被理解成 我们人民 这个含义的。它实际上的含义,是只有我们是人。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满纸高尚言,浑身反人类。若非美匪徒,谁解其中味的原因。

普世价值与预定论,截然矛盾而又彼此依存。不仅存在于英美,也是西方文明的一个显著特征,比如说,罗素就认为马克思主义中无产阶级的先进性,是另一种形式的预定论。只不过,相对于英美的双重预定论,其他形式的预定论都显得那么温和。

更应该意识到的是,如果在罗素看来马克思主义在有些思路上都难以摆脱基督教的痕迹的话,那么我们对双重预定论文化背景的英美匪帮,有必要抱有任何幻想吗?

我们常说普世价值是伪善的面纱,实际上这是个误会,并不是这样。因为我们不算人的,他们认为对我们作恶反而是一种善。他们可以用一万种办法开除我们的人籍。否定我们的权力,为他们的侵略和掠夺赋予合法性。

西方一神教是一种源自底层的意识形态,起源上带有平等性和普世性,但他们并没有给全人类带来平等和普世。相反的是,在成为官方意识形态之后,在两千多年的阶级统治中,演变出了极为精密的利用普世价值包装等级论和等级制度的办法。以至于类似的思想和手法,已经超越了宗教,成为了整个西方文明的基因。中国人对其中的精妙之处,是很难理解的。所以,不要有幻想,不要有幻想,不要有幻想。

比如说本次屠戮事件,澳大利亚自爆家丑爆出来的,在中国人价值观下看来还算是澳大利亚制度优越性的体现。但是不要以己度人,在预定论乃至双重预定论下,这种优越性反而构成侵略与杀戮的权力。

澳大利亚为什么愤怒,因为在他们看来,澳大利亚正在展示自己优越性的时候。中国人作为待宰对象,不仅不知感恩,反而对自由国家的优越性说三道四,属于严重的僭越。

而你要是猛揍他一顿呢?他反倒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上帝选中,是不是真的有优越性。

对选定论和双重选定论文化背景下的人,不能适用东亚的道德,不能有任何的软弱,任何以己度人的。匪帮像弹簧,看你强不强。你强它就弱,你弱他就强。

我说我们要把自己放在蛮夷的位置上去考虑如何处理和西方的关系,只不过是利用中国人容易听懂的话而已。实际上,现实比这残酷的多,夷夏之辨总归是看素质和为人的因行称义,而在因信称义的双重选定论下,只要他们想,我们可是可以永远不算人的,毕竟连他们自己都可以互相开除。

我并不反对中国人认可汉语语境下的自由主义,但是如果因为自由主义而对英美有什么好感,那么无异于期待感恩节的火鸡。

儒家视角下英美任何的优越性,都是他们文化下进 行犯罪的理论根基。理解了这一点,对英美历史上的罪行,对澳大利亚的罪行和愤怒,也就不难理解了。

阿富汗是我们的邻国,我们也曾饱受侵略和屠戮,阿富汗人民遭受鬼子的屠戮,我们无能为力,连声音都不能发出,这是阿富汗人民的悲哀,是我们的悲哀,是人类的悲哀。

我一直对近代以来的伊斯兰世界人民抱有同情,并不是因为我认同一神教和伊斯兰教。而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我们中国确实也是被极端宗教思想伤害的对象,但不要忘了阿里,纳赛尔的时候,他们也曾经试图用所谓文明的办法解决问题。是什么把他们逼成今天这个样子?责任到底在谁?我相信千秋青史自有公论,因为匪帮终不能统治万世。

我们面对的敌人。就是这样空前无耻,空前邪恶,全无人格,全无良知的反人类匪帮,我们能做的,只有战斗,在一切地点去战斗,用一切手段去战斗。非为一国一族之荣华,实为五洲万民之乞活!


4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