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国特色党政军aPCL正统共左派专政室

大中华特色科学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阶级专政思想教室 三位一体PRC中华人民共和国 CPC中国共产党 PLA人民解放军 正统马列毛另类左派学会altleftsociety 东方集团 小公社 USSR KGB 苏式军事 特务警务机关

一切的问题都是资本主义,美国、法国、香港警民矛盾,香港、台湾两党矛盾,腐败、民族主义、反华国际主义、疫情...

资本主义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资本关系是以劳动者和劳动条件的所有权之间的分离为前提,即少数人拥有大量的货币财富和生产资料,多数人成为一无所有的自由劳动者。这两个条件的产生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结果,而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过程就是征服、奴役、掠夺、杀戮过程。

资本主义的发展史,就是资本剥削劳动、列强掠夺弱国的历史,这种剥夺的历史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随着资本主义的无限扩大,资源、环境问题日益严重,威胁着人类的可持续生存和发展。

美国、法国、香港警民矛盾:警察所维护的是资本家的政府,示威者所为之而战的也是资本家的利益。警察和法院、监狱、军队等强力机关的核心政治任务是保卫资产阶级的财产,和镇压任何被认为侵害私有制、动摇国家政权的行为。而示威者,即资产阶级革命的执行者,则要压制群众,保护资本主义道路,保护剥削阶级的旧东西,要保存资本主义旧秩序,这就是资产阶级革命的实质。

香港、台灣兩黨矛盾:在香港,选建制派与非建制派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骂中共,一个不骂中共,两个都是废柴。在台湾,选国民党与民主进步党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要独立,一个要民国,两个都是废柴。所谓的民主对人民完全没有帮助,因为这是民主制度决定的。

民主制度是一个骗局。民主从来就是一定阶级的民主,没有抽象的、超阶级的所谓“一般民主”。资产阶级民主表面上以全民普遍民主的形式出现,宣扬人人享有自由平等,甚至在法律上承认公民的某些民主权利。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动人民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广泛开展,迫使资产阶级国家采取一些改良主义措施,使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劳动人民所获得的民主权利有所增加。但是,劳动人民实际上只是在资产阶级的统治范围内,在不危及资本主义私有制和雇佣剥削制,不影响资产阶级利益和政权的前提下,享有某些有限的权利,不可能改变其被统治的地位。资产阶级民主从来没有也不会从根本制度上保障劳动人民的根本权利和自由,劳动人民由于受物质条件和资产阶级法律条件的限制,实际上也不可能享受他们应有的民主权利。资产阶级民主制实质上是资产阶级国家的一种统治方法和手段,其本质是维护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为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专政服务。

腐败、民族主义、反华国际主义、疫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历史告诉人们,人们仍然没有摆脱民国时期资产阶级政权落后的封建思想影响。建国初期,我国进行了暴风骤雨似的社会主义革命,从表面上看,人民的思想素质提高了许多,全国都为新制度确立欢欣鼓舞,对新中国建设充满热情,但是,这种提高并不是实质性改变,只是一种表面现象。毛泽东同志试图对中国人民进行一次无产阶级改造,很遗憾,因为各种势力破坏,各种因素干扰,这种改造以失败结束。那个时代,树立了以雷锋、王铁人、焦裕禄等为代表的无产阶级先进模范人物,产生了一批“两弹一星”功勋人物和无数社会主义建设英雄,影响了很多中国人。然而,他们的影响没有经住岁月消磨。

人性中腐败的弱点在许多掌握权力的人身上并没有消失。他们虽然受过高等教育,虽然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虽然经受过党的考验、培养,但是,人性弱点并没有在他们身上消失。一旦他们对自己的弱点放松控制,社会对他们的弱点放松监督,国家、社会对权力的约束力不足,他们的那些剥削、占有的人性弱点就会表现出来,逐渐深陷其中,成为他们无法摆脱的幽灵。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是标准的“民族至上”、“国家至上”,力图在控制国家政权后,以“国家民族利益”为名,掩盖阶级矛盾,并以国家资源做为对外扩张的凭藉。民族资产阶级,在自身经济实力的发展上依赖于外国资本主义,也被资本主义列强的商品输出所遏制;本国的自然经济与统治者是限制民族资产阶级成长的内因。这些条件使民族资产阶级没有与外国资本主义一样强大的经济实力,决定了民族资本主义的两面性,并自始至终存在着。当下的中国,无疑存在许多问题包括威胁,最大的威胁之一,就是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双臂合流的大趋势。当今中国存在的贪污腐败、贫富分化等问题,形成了有利于民粹主义滋长的土壤和气候。经过多年来孜孜不倦地引导和推行,民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已经形成了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有时连官方都难以抗衡与驾驭。这也是中国民粹主义以及民族主义日益增大的原因之一。如果排斥一切精英的民粹主义和排斥一切国外先进思想文化的民族主义双臂合流,未来的中国走向,确实是令人担忧的。

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不是否定国家、民族的存在或反对民族独立与国家统一,而是相反,力主民族( 尤其是具有深厚历史基础与生命力的大民族 )获得独立的地位,并组成统一的国家,扫除分裂割据的局面。然而,中国现存两种国际主义反华分子。一种是精外买办性自由派反华分子,主要是买办资本阶层和买办文人。他们打着国际主义的幌子,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或者被西方思想洗脑而反华。另一种就是原教旨国际主义者,他们试图不计中国人的付出与成本,把中国的蛋糕和欠发达国家平均分配,本质是拿中华民族的血汗去卖国求荣。

中国在应对新冠肺炎防疫期间受到官僚形式主义的资产阶级封建思想所影响。形式主义就是一种不作为的表现,是党员工作中的顽疾,被其荼毒,会让工作徒有其表,结果没有实际成效,最后变成了应付差事的作秀。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这种令人深恶痛绝的形式主义如附骨之曲阻碍着工作,一部分同志未找准工作的出发点与落脚点,错误得把疫情防控当作样子工程,忘记了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个别单位的一些党员领导,只是天天坐在家里听汇报,汇总数据,并没有深入调查研究。这种行为带来的的危害是无穷的。与此同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因为政党纷争走向政治极化,决策效率低下,丧失疫情防控的最佳时机。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也未能携手抗击疫情,而是各怀“鬼胎”。西方国家缺少集中领导和统一指挥,中央政府推诿扯皮,地方政府各自为战,疫情防控混乱不堪,受疫情影响出现了严重的经济衰退。西方国家在疫情期间思想混乱,人心动荡,医护人员罢工溃散,种族歧视加剧,民众陷入恐慌。西方国家治理失灵,社会动荡。不少美国人抢购物资甚至打砸商店引发暴乱,尤其是针对亚裔暴力事件频频繁发生。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