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人類學

成立於疫情時代的搖椅人類學專欄,相信民族誌值得被認真對待。 Matters 和 Medium同步連載,舊文持續搬遷中。 Medium網址:https://allaboutanthropology.medium.com/

在神啟的回音裡:讀Daromir Rudnyckyj《超越債務》

什麼是伊斯蘭金融?它會是有別於新自由主義的另一種可能嗎?這是一篇遲到很久的開齋節應景文。Daromir Rudnyckyj在2019年出版的Beyond Debt: Islamic Experiments in Global Finance可能是第一本深入馬來西亞伊斯蘭金融世界的民族誌。專家社群的田野難度很高,但Rudnyckyj誠懇地示範了經濟人類學的另外一種面貌。
Daromir Rudnyckyj, 2019, Beyond Debt: Islamic Experiments in Global Financ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我的半個週日早晨就在與銀行客服人員一來一往的電話之中度過。更正確的說,多數時間都花在無可救藥的語音機器人身上。在愈聽愈令人厭憎的等候音樂裡,我想起了Daromir Rudnyckyj《超越債務》的附錄。

在這則不足五頁的附錄裡,人類學家頗有為自己辯護的意味。他說,金融從業者的行程緊湊,自己的教職也不允許長期田野,是以多數材料是透過制式的訪談、或是在講座中參與觀察而來。他曾經想以研究者的身分進入馬來西亞的中央銀行,最後卻也不得其門而入。這些讓人類學家自我懷疑的時刻,或許就是「專家社群」田野的日常,偏偏要理解當代的社會秩序與文化邏輯,卻又不得不深入專家社群。

從這個角度來看,《超越債務》是很令人敬佩的嘗試。Rudnyckyj多次拜訪馬來西亞吉隆坡,向伊斯蘭金融世界裡的專業人士請益。這些報導人包括第一線的伊斯蘭金融從業人員、在大學任教的伊斯蘭經濟學家、金融管理機構人員,還有受傳統伊斯蘭教育的沙里亞法(shariah)學者。這四個群體對伊斯蘭金融各有不同的詮釋、也有著不同的期待,他們創造各種市場工具,目標是將馬來西亞打造成「穆斯林世界的紐約」。

吉隆坡市景(圖片來源:https://pixels.com/featured/kuala-lumpur-skyline-aerial-night-view-mothaibaphoto-prints.html)

Rudnyckyj的研究向來關注宗教與資本主義之間的交會,以及國家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他的第一本書《靈性經濟》講的是印尼的國營企業如何運用伊斯蘭的符號管理與規訓員工。《超越債務》延續了這個關懷,但宗教、資本主義與國家力量三者之間的邊界變得更加模糊難辨。他並不直接回答「什麼是伊斯蘭金融?」而是去追問這些不同領域的專家自己如何看待、反省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來自特定的時代背景。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伊斯蘭金融獲得了更多關注。對許多穆斯林而言,這場危機不僅證明了西方資本主義的脆弱,也再次肯認了《古蘭經》的重要性。「穆斯林世界的紐約」的願景得到了國家支持──馬來西亞政府在經歷幾次失敗的大型投資案後,也對伊斯蘭金融寄予厚望,希望它能成為國家發展藍圖裡的重要一環。事實上,早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之後,馬來西亞政府就開始將伊斯蘭金融國家化,打造促進專業知能的基礎建設,包括中央銀行、研究中心、智庫、各級教育單位,以及相對應的法規。中央銀行甚至打造了「防火牆」,把伊斯蘭與傳統金融的金流區別開來。儘管如此,業界公開的祕密是兩種資金常常被混在一起。

許多人懷疑伊斯蘭金融只是傳統資本主義披上了宗教外衣,懷疑它與伊斯蘭的精神背道而馳;也有人認為它只是不重要的宗教衍生物。 然而,伊斯蘭金融是否可能成為傳統金融資本主義的另外一種可能?實務上,又該怎麼操作才能夠更符合伊斯蘭的精神?這是產業裡專家們每天面對的問題。此外,伊斯蘭金融也牽涉了全球化時代下,虔誠穆斯林的渴望。 一位報導人告訴Rudnyckyj,曾有年邁的父母不願意與移民澳洲的子女同住,因為他們「不想要死在一間riba的屋子裡。」

Riba的字面意義是「增加」,又引申為利率或高利貸。《古蘭經》與先知穆罕默德的聖訓(hadith)都曾經多次譴責riba。整套伊斯蘭金融體系,事實上就是環繞在如何界定riba以及如何克服riba的問題之上 。該怎麼在沒有「利率」的情況下獲利?在馬來西亞,最典型的伊斯蘭交易型態被稱作bai al inahBai al inah是建立在「延遲付款」上的買賣契約。舉例來說,銀行先將物件以X+Y價格賣給客戶,再即刻從客戶方以X價格現金買回物件,如此一來便等於是一筆隱含了利息Y的貸款。

bai al inah契約示意圖(圖片取自原書)

Bai al inah契約在馬來西亞被廣泛應用,關鍵是依循伊斯蘭精神強調實體經濟,而非抽象的數字與衍生物,所以一定要涉及真實物件。然而,許多時候bai al inah卻變得像是一齣形式主義的荒謬劇。Rudnyckyj的報導人Nuraini想與丈夫一起成立一家小店,於是來到馬來西亞人民銀行貸款。「我要借款一萬馬幣。」Nuraini說。行員拿出一張契約請她簽字,契約上寫著她要向銀行購買一台電腦 。

「不對,我沒有要買電腦啊!」

「沒關係,我知道你是要借錢,你簽字就是了。」

「但上面寫說我要買電腦。」

「這只是我們辦事的方式之一。」

行員接著拿出另一張契約,上面寫著Nuraini現在要將電腦售出。

「首先,我根本就沒有要買電腦、而且這裡根本也沒有電腦。」

「別管這個,簽字就對了!」

在馬來西亞的伊斯蘭銀行,同一台電腦可以被買賣成千上萬次。類似的契約也出現在大規模的出口貿易。Bursa Suq Al-Sila’是專為伊斯蘭金融成立的交易平台,它以馬來西亞最具代表性的出口產品棕櫚油作為交易替代物。然而,這樣的做法卻引起波斯灣國家的疑慮。科威特的沙里亞學者認為棕櫚油不能拿來處理房地產投資,因為兩者之間的實質關聯太過薄弱 。Bursa Suq Al-Sila’只好把木材也加入清單裡。

要成為穆斯林世界的紐約,馬來西亞的伊斯蘭金融專家必須面對來自中東的挑戰。Bai al inah被盛行於島嶼東南亞的莎菲儀(Shafi’i)法學派接受,對他們來說,這是兩次不同的買賣,中間沒有利息的問題。但對中東與北非特定地區的法學家來說,bai al inah只是形式上沒問題,實際目標就是要放利,這是一種違背法律精神的伎倆(hiyal)。

馬來西亞的伊斯蘭金融從業人員很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也致力於發展出另一套交易方式。Bai al inah雖然「遵守」沙里亞,卻不是「基於」沙里亞。對於那些想取代西方金融體系的專家而言,bai al inah的問題不只是不被其他地區接受,還包括了它其實仍然建立在「債」的概念上。 對他們來說,理想的伊斯蘭金融應該要能超越債務。在這樣的情況下,mudaraba契約被寄予厚望,成為了馬來西亞伊斯蘭金融界的後起之秀。Mudaraba的契約著重於建立夥伴關係、共享風險而非轉移風險、基於股東權益而非債務關係。以就學貸款為例,債務模式的學貸在學生畢業後按照利息償還,但在權益模式裡,學生與債權方訂定合作關係,債權方握有學生未來薪資的一定比例,等於是股東。類似的契約在伊斯蘭金融之外的領域也很常見。

mudaraba契約示意圖(圖片取自原書)

《超越債務》花了很大篇幅講述bai al inahmudaraba的差異。Rudnyckyj指出,「遵守」沙里亞與「基於」沙里亞之間的張力不只是技術問題,還牽涉到伊斯蘭知識的定位以及伊斯蘭傳統裡不同法學派的見解。伊斯蘭知識是與世俗知識平行的系統、還是擁有優於世俗知識的地位?兩個系統之間是否有轉譯的可能?神聖文本中沒有明文禁止的事項就等同於被允許的嗎?除了神之外的其他凡人,是否有資格論斷別人意圖不軌?不同的專家群體對這些複雜的問題各有各的見解。Rudnyckyj透過這些觀點,具體的呈現伊斯蘭金融專家如何摸索當代資本主義的不同可能。

在許多經典的經濟人類學民族誌裡,人類學家往往援引Mauss與Polanyi,指出經濟行為根植於社會文化脈絡,未必取決於單純的物質利益;也有學者強調政治經濟學批判,指認資本主義對社會關係的戕害、以及當地人對異化的回應。Rudnyckyj對經濟人類學有不同的想法。他承接了韋伯、傅柯與 Rabinow的思路,關注的是經濟行為如何創造出現新型態的自我,以及這其中所牽涉的技術與倫理問題。在伊斯金融的例子裡,他更在意專家們如何透過「經濟」來重塑「社會」。

和銀行客服交談三十分鐘就失去耐性的我,光想到人類學家花費五年光陰和金融從業人員打交道,心中只剩下感恩。 《超越債務》裡面雖然沒有活靈活現的田野故事,但作為第一本聚焦在東南亞伊斯蘭金融產業的民族誌,Rudnyckyj的誠意十足。它像是一本導覽手冊,不僅有幾種交易方式的示意圖,還有欄位簡介股東權益、槓桿等基本金融觀念,最後甚至附上了伊斯蘭金融術語的詞彙表。

更可貴的是,《超越債務》如實呈現出人類不可思議的創意。馬來西亞的伊斯蘭金融專家不僅致力於跨越中東與東南亞的鴻溝、還要試著在七世紀的阿拉伯與二十一世紀的全球城市之間創造連結。在金融資本主義穿透一切的時代、在金融資本主義支配一切的空間,Rudnyckyj帶我們仔細聆聽一千四百年前神啟的回音。


Daromir Rudnyckyj現任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ctoria)人類學教授以及宗教人類學學會(Society for the Anthropology of Religion)會長。他在加州柏克萊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取得人類學博士,受業於Aihwa Ong、Paul Rabinow等學者。他的研究關注貨幣與金融、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發展與國家、以及伊斯蘭,田野地包括印尼、馬來西亞與歐美等地。《超越債務》是他的第二本書。


關鍵字:伊斯蘭、金融資本主義、專業知識、經濟人類學、島嶼東南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巨人、賊人與窮人:讀Tania Li與Pujo Semedi《種植園生命》

煮一個家:讀Janet Carsten《爐灶之熱》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