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阿里

住在彰化的鄉民。 寫了幾個字,拍了幾支片,養著一株鹿角蕨。 我有故事,你有玉米濃湯嗎?

JOJO的奇妙冒險:飆馬野郎

發布於

《JOJO》第七部連載於2004年初到2011年4月,副標題為Steel Ball Run,一般簡稱為SBR,中文則翻作《飆馬野郎》,作品主題一樣是人類禮讚。作者荒木提到,雖然在創作時確實把它當成「JOJO第七部」來畫,但他並不會特別去強調這一點,就算是初次接觸到他作品的讀者也能進入劇情。

在SBR中,有些角色的名字跟前六部的人物名類似,荒木請大家把前者看作是後者的祖先,或是平行世界中的人物,這點對老讀者來說,有些人覺得是會心一笑的巧思,有的卻無法接受熟悉的角色形象崩壞,這麼做的效果見仁見智,但確實可以感受到荒木刻意模糊新與舊的界線。

 

 ◎公路電影

我想先介紹一下公路電影(Road Movie)。小時候我曾以為公路電影就是遊覽車在高速公路上放的電影,但其實它是一種電影類型,最早出現在美國,因為汽車普及的關係,大約在20世紀60年代以後逐漸成熟。簡單說來,故事大抵不脫進行一段旅程(通常是開車),主人翁會遇上各種事件,藉此探索人生意義及自我定位。旅途中一般會有個伴,經由他們之間的互動增加更多戲劇效果及衝突。近期比較有名的公路電影例如說「人在囧途」、「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都是兼具知名度與深度的公路電影。

在我心中,JOJO第七部《飆馬野郎》,毫無疑問是由荒木述說的紙上公路電影,充滿浪漫與成長。

 

◎劇情概述

在第六部的主角方幾乎滅團、及故事中的時間軸已超越現實時間後,第七部會以什麼樣方式繼續下去、設定何種背景,是許多人好奇的問題。在沒有特別解釋的情況之下,第七部在19世紀末的美國展開,一場以橫跨北美大陸為目標的賽馬吸引了來自全世界的選手。

在一次的邂逅中,因半身不遂而退出賽馬圈的天才騎師喬尼喬斯達,與充滿謎團的傑洛齊貝林組成搭檔,共同參加這場比賽。從聖地牙哥到紐約,全長約六千公里,隨著故事的進行,兩個主人翁不管在技術或精神面都大幅成長,他們也終於了解潛藏在賽事背後不欲人知的秘密。


◎敘事節奏

在第七部的連載期間,《JOJO》從週刊變成了月刊,可以發現故事的節奏也有些改變,整體來說節奏變慢了、大格的分鏡也增加了,老實說這件事一開始本里有些不適應,但相對地,作者可以更細膩地描寫人物的心理。

 

◎重要角色

不同於之前的六部,第七部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特色,就是「陣營」的界線並不明顯。在之前的六部中,正反兩派都有若干支持者或同伴,同伴間的目標相同,讀者可以輕易地分類誰是「主角陣營」、「反派陣營」。但第七部打破了這個界線,故事中的許多主要角色都有各自的行動動機,除了主角二人組外,只要條件滿足,任何人也隨時可能拆夥對幹,反之,一旦擁有共同的利害關係,也能和其他人結成(暫時的)同盟。

 

傑洛・齊貝林

在《JOJO》中姓齊貝林就好比在霹靂布袋戲中被素還真叫前輩,多半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傑洛當然也難逃災厄。

在故事的初期,傑洛是一名身分成謎的騎手,隨著故事的進行,傑洛的過去一一揭曉。他擁有「鐵球」的技術以及果決的幹勁,使他成為SBR賭盤的熱門人選。隨著旅程進行,傑洛的精神和技術不斷提升--但不包括講冷笑話的技術。

 


喬尼・喬斯達

喬尼是史上最愛哭的JOJO,根據統計,他一共哭了七集,卻只笑過五次,悲慘的命運在第八部雪上加霜。事實上喬尼是個天才騎師,少年得志的他卻因一次衝突導致半身不遂,原本已經幾乎放棄人生的他,認為傑洛的鐵球技術能幫助他重新站起,因此拚死再次坐上馬背,跟著傑洛一起參加了SBR大賽。

雖說歷代的JOJO都少不了「成長」這個課題,但在這方面,作者對於喬尼的描寫還是特別細膩的。除了荒木本身的進步外,也和喬尼本身陰暗的過去有關係。值得一提的是,在前面幾部中反覆提到的「黃金之心」,取而代之的,是必要時不擇手段的「漆黑意志」。

 


DIO

即使在平行世界中,DIO仍是喬斯達家族命中的宿敵,但當然,這裡的DIO和前六部的DIO是不同的人。

第七部的DIO是一名底層階級出身的天才騎師,由於從小過苦日子且飽受歧視,他的物質及權力慾望非常強烈,這樣的性格反映在賽事或任何競爭上,都是強大的力量。如果作比較的話,SBR中的DIO性格比較像第一部的DIO,但兩者之間,我私心還是比較喜歡第一部的DIO,元祖DIO什麼都自己來,部下自己找自己製造;騎馬DIO雖說本身很有實力,但也撿了不少尾刀。

喬尼說DIO是「飢渴者」、「奪取者」,很多時候他給我的形象卻只是個「投機者」。

 


露西・史提爾

露西並非SBR的參賽者,卻是推動故事前進的重要角色,她讓我想起第四部的超級小學生早人,同樣都是沒有替身能力的一般人,同樣多次展現過人的意志與勇氣。

 


赫特・潘茲

赫特潘茲也擁有一段非常不堪的過去,為了贖罪,她參加SBR,目的卻不在奪獎。

赫特潘茲常基於不同的動機和別人合作,她與主角二人組、DIO、露西都曾聯手,卻算不上同伴,SBR對她來說,始終是孤獨的旅程。

 


砂男

我認為這是全SBR中最可惜的角色!!(連彩圖都沒有!)

砂男是SBR中第一個登場的角色,有別於其他印地安族人,砂男對白人帶來的文化衝擊採取較開放的態度,他吸收任何自己覺得好的知識,包括英文、運動技巧等等,這使他在族人的眼中顯得怪異。

為了買回原屬於族人的土地,砂男決定參加SBR,贏得獎金,而他靠的並不是馬匹,而是自己的雙腳。

身為唯一「跑步」的參賽者,砂男的個人特色十分鮮明,加上他的背景和動機,是一個很有發展空間的角色,可惜的是隨著故事主線的明朗化,我認為砂男有點邊緣化,而且收得不是很漂亮;相較之下,只出現一個故事篇章的林可(男人領域)就收得很有味道,也引出了「漆黑意志」與「對應者」這些對喬尼、傑洛的心理觀察。

 

◎模糊的善與惡

第七部的反派BOSS為平行世界中的美國總統瓦倫泰,也是繼吉良吉影後,第二個整型成功的反派BOSS(誤),但總統不同於低調的吉良,相反地他還非常高調,他希望能領導美國一直站在世界的頂端,所有的不幸都給我飛到其他角落吧,只要不是美國、不是我就好。

在故事的尾聲,總統即將被喬尼打敗,他卻在此時承認敗北,同時向喬尼曉以大義,總統完整地交代了自己的動機,也解釋了一切行動,即使處於完全的下風,態度依然不卑不亢,簡直是一場精彩的競選演說,而喬尼是唯一的聽眾。老實說,在22集的最後,連我都覺得被說服了,我跟喬尼一樣,也很想相信總統。(如果用這樣的方式結尾也不失為一種創舉)

類似的情節很容易聯想到第六部的神父,神父只要快打輸了,就會立起追求全人類幸福的大旗,要求天氣預報住手、要求安波里歐住手,而一旦要求不被接受,他無法擺脫劣勢的時候,神父就會怯懦,或惱羞成怒。

這才是他的真面目。


相反地,從SBR之後故事的發展來看,總統說的是事實,他真的不計個人生死,他在最後撿起槍時仍是從容不迫,堅信自己的立場;他對平行世界的DIO提出的唯一要求是把遺體留在美國;基本上跟他對喬尼說的完全吻合,他確實是以國家為重。這麼說並不是要把總統做過的惡行合理化,他殺了許多人仍是不爭的事實,我想指出的是他和神父的不同之處。

要知道一個人的立場,不是看他說了什麼,要看他做了什麼。

 

◎後記

漫長的《JOJO》系列文到此告一段落,原本打算一鼓作氣連續寫完七部的,不過生活中總有許多事等著進行,JOJO文並不總是優先的選項。

一開始是打算寫《JOJO》推廣文的,但寫著寫著,總免不了添加許多個人想法,因此後來倒是像心得文多些,沒看過的人對文章可能共鳴有限,這並非本里原意。所以,最好的方式應該是,你趕緊去找《JOJO》來看過一輪,然後再把我的文章看過一輪(咦),這不是皆大歡喜了!

目前第八部《JOJOLion》的連載已超過10年即將進入尾聲,延續著第七部的宇宙觀,字尾的Lion不是獅子,是古希臘文「被祝福者」、「福音」的意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JOJO的奇妙冒險:總則

JOJO的奇妙冒險:黃金之風

JOJO的奇妙冒險:戰鬥潮流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