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莉絲的驚嘆人生

從事鮮少人知的臨床產業,斜槓不專業醫學翻譯。 鍵盤飛行員,熱愛航空的一切。 夢想、幻想、理想在日常生活中輪流轉動 驚嘆人生一事無成 翻譯/其他合作:[email protected]

[生存戰場] 實習醫檢師 之 你最不想在抽血櫃台遇到的人

我只想拿學分畢業,就醬。

上一次紀錄的醫技系學生的臨床實驗生活,這次就來寫寫我們為期半年的實習人生。基本這上段要繳學費進醫院上班的時間開始於大三升大四的暑假,然後一路到大四上學期結束。我們的話就是待在學校附設醫院的病理部,據我所知,有些學校開放讓學生自行選擇想去的醫院。

我記得我的第一站是醫學分子檢驗組,也就是前一陣子炒得沸沸揚揚的 LDTs 特管法。那一組就是做了很多分生實驗包含 PCR, Westen blot 以及大家熟知的親子鑑定等等。我對那一個禮拜僅存的印象就是寫了很多學習單,看了很多 SOP ,還有很多回家作業。(對不起,我就是廢)

最不堪回首的一站?

印象最深刻的絕對是抽血櫃台,那一週堪稱我人生活到現在最黑暗的一個禮拜,也奠定了我打死不要去臨床的根本原因。

實習生在抽血櫃檯就是會被歧視的對象,我懂大家都想要找更專業的學長姊來,怕實習生做錯甚麼。但有些人反應真的太過度,有聽過同學說:

「我針根本還沒碰到他,他就喊痛。但他喊完自己也覺得尷尬」

反正就是各種荒唐的事情會發生。但實習生是有抽血業績的。一週若沒有抽到80人以上,那一站可能會被 Fail。幸虧之前我很常捅同學,我達成了一週200人的業績哈哈哈。

遇到這種的,我可以直接嫁給他

題外話:曾經有聽過在澳洲,同學之間不可以互相打針或抽血 (可能牽涉到人權的問題,你懂得,台灣沒有人在管人權的)。不過我也不想要戰這種醫學教育或是醫病關係啦,反正健保跟我們的醫療體系就是醬 (有夠消極)。

總之,雖然我沒有遇到甚麼奇怪的病人,但倒是聽得不少怪事。

我自己有被病人稱讚過,在他還沒反應完就抽完三管血 (其實是他反應太慢)。也有遇過妹妹一來就說他要用蝴蝶針 (國小妹妹居然知道蝴蝶針這種東西...希望妹妹快快康復)。

請大家多多關心可憐實習生

你問我以後到醫院會不會自願給實習生抽血?

會。抽不好頂多瘀青而已,不會有生命危險。一個醫療人員的養成本來就需要很多實作經驗。你看看那些名醫,難道他們都沒有第一次 (我說醫療行為的第一次)? 而且抽不到、抽不好、弄痛病人等等狀況,其實實習生自己也會很自責。如果遇到包容心大一點的病人,一句「沒關係」或許就可以讓他決定奉獻人生於臨床,拯救人力短缺的醫療環境。

只是想要呼籲大家,多一點鼓勵跟稱讚,會讓這個世界美好些。

我誠摯的感些那些遇到我,且願意給我機會的病人。雖然我沒那個福氣投身臨床,但還是謝謝你們!讓我有機會在另一個醫藥產業服務人群。

總之,雖然我很討厭那一週,每天下班都覺得心很累很痛苦,但也讓我了解到自己的個性以及真正想要的是甚麼。

你們有被實習生抽血過嗎? 是真的技術很爛? 還是其實只是心理作用呢?

希望疫情快點過去...

All the bes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生存戰場] 實習醫檢師 之 警察先生,我沒有吸毒。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