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魂

白天在水泥叢林為五斗米折腰,夜裡用文字勾引自己狂浪不羈的心

19.妳願意當我的『異性兄弟』嗎_曾經外遇不出軌

發布於



感情的事一旦起了頭,終歸還是不容易踩煞車,
一場小琥醉人的演唱會,讓妳我對愛的定義更深刻、更果決。
演唱會散場之後,兩顆無法平靜的心上了車,到內湖碧山巖賞夜景的浪漫,
成千成萬懸在天上或落到凡間變成燈海的星斗,
讓避開人群躲在角落的我們,被天地的美催化了愛戀的不羈,
從牽手變成搔弄、從摟腰變成擁抱,
讓雙唇從微微動情不受控的顫抖、開始試探淺嚐即止的輕觸,
慢慢變成忘情吞噬的深吻,到泛濫成唇舌無盡交纏的激情,
一場醞釀許久的曖昧,在今夜變成墜入愛河的禁果滋味。


我的雙手在妳的肩、妳的背、妳的腰和妳的臀,

深情地丈量每一寸,日後我怎麼都不想遺忘的模特曲線。

吻完妳的唇吻妳的臉頰,嚐一口粉嫩的梨渦,
吻完妳的臉吻妳的耳朵,耳垂的彈性和延展是最親暱的賞玩,
吻完妳的耳吻妳的脖子,想種下一顆顆草莓宣示我的領土,
但是一想到辦公室的遮掩難堪和妳將如何面對妳的男友,
便放下這個愚蠢的念頭,讓不小心的越界回到可能不著痕跡的意外。

於是,矜持和自制這時候稍稍緩和了不容許再進一步的暴衝,

便輕輕柔柔的用唇尖和舌尖微潤的啄食,

來來回回、來來回回從妳的梨渦、下巴、頸間到鎖骨。

一開始妳的雙手圈著我的胸膛,隨著纏綿或激情的時序鬆弛或緊縮,

而後,妳的纖纖玉臂環著我的脖子,脹紅了的臉貼上我的臉,

隱隱然也是為這場畫面不宜過當的野台戲,

添加一些肌膚之親的體溫來畫上一道休止線。


那一夜,只有感性沒有理性,

兩人貪婪的忘卻過去,不想未來,只有現在。

微微月光下初嚐零距離的腎上腺刺激,
沒有人願意開口,今晚就此別離讓一切回到過去,
也沒有人敢啟齒提議,接下來可不可以換一個更沒有旁人窺伺的場所,
因為我們的心都醉了,人還清醒,
月亮在看,老天爺在看,我們受教的心也一直緊盯著不放。


接下來幾天我們開始閃躲不自然,

互相逃避的是妳我,是一雙已經在在證明了快要離不開對方的妳我,

不敢面對的是未來,是妳不敢開口問,我不敢認真想的未來。

因為妳我一回到現實,就會愈來愈清楚、愈明白,

一份止不住的畸戀,會傷害許多愛我和我愛的人,

一句給不起的承諾,會讓妳走向看不見美好的歧途。


每天中午在會議室的午餐約會,
妳會特意的約小芝或莉莎出去外食,說想要曬一曬太陽,
我也開始請以薰直接把餐盒送進我的辦公室來避免尷尬。
我可以感覺到妳在控制自己、說服自己,
希望趁著這段孳生的情愫,剛剛萌芽未及繁盛,
趁著這盞風中飄搖的星火,剛剛點燃尚未燎原,
我們都聰明的要開始讓自己冷靜下來,深、深、深呼吸,斷、斷、斷思緒, 
希望,接下來這場免不了的割捨,可以舒緩一些,
希望,這份日後帶著痛楚的懷念,可以變的慢慢淡然。


這一段時間我也加緊腳步試著沉澱、學習冷卻,

所以,我開始悄悄練習不用心聽妳說的話,嚴守分際不打情罵俏予妳,

反正最近沉默反倒變成兩人的默契,寡言是奉行說話藝術的原則。

偶有因公務不得不的討論或對話,

平淡的回應是刻意,冷感的應允是心中不敢或忘的提醒。

所以,我開始偷偷練習不看妳的眼,不看妳的笑,

偶有不得不的相視,神情盡量莊嚴端正,眼神試著飄忽遊移,

盡量眺望遠方,整個人僵直木然的索然無趣,

就像是外科手術後打上石膏,再套上一個不能再胡亂擅動的「頸部固定器」。


一向喜歡走動管理的我,也開始異常的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

很多的業務交辦或公文詢答,都透過以薰這個秘書作為中介,

這樣可以讓我躲開妳的心跳,讓妳避開我的呼吸,

讓我們開始學著欺騙自己,如果眼中看不見彼此,心中也就可以沒有你。

因為,我們已經不小心動情淺嚐了一段,踮著腳掛在懸崖邊緣的快樂,

這幾天也都咬著牙認清了現實的種種無奈和不可以,

怎忍觸碰那再進一步便會身陷絕境、回頭太難的不歸路。


我交代賴痞安排大家一起到錢櫃唱歌幫以薰辦一場迎新,

雖說歌后是妳烙印已深的標籤,

但是為了和我這個大老闆兼東道主保持距離,

妳還是跟賴痞撒了個男朋友北上這個謊來善意缺席。

險峻山徑中要避免意外的人,似乎免不了要像妳一樣小心翼翼地緩步走,

因為我們深知,一旦跌落萬丈深淵便會永無止盡的墜落。

妳我這一堂學習輕輕放下的功課,
因著不捨、不甘心、不懂和千百個不願意,
所以,慌亂自虐又愚鈍笨拙的在取捨之間,反覆演練、斟酌力度, 
希望可以遠遠逃離一錯再錯之後的粉身碎骨。


不曉得,像我這樣一個沒有權利說愛的人,

對於妳這樣一個應該得到更多真愛的天使面孔闖入,

該不該如我現在一意的掙扎和澎湃。

如果可以掙脫、抽離、救贖自己,

也公平對待家中一直摯愛的她、現在錯愛的妳,

讓每一份愛都回到最初的原點,沒有傷害,只有純粹,

這應該是我不得不、也是唯一的選擇。

迎新的這一晚點了一首彭佳慧的「相見恨晚」邀以薰合唱,
像是對新秘書的歡迎,其實更是對缺席的妳的衷情告白,
賴痞找我合唱最拿手的「左右為難」,
我的掙扎和猶豫應該已經在藉歌抒情中發揮的淋漓盡致,
最後大家起鬨要我solo一曲結尾,
模仿劉德華唱腔和神情的「來生緣」博得大家的滿堂彩,
但是,應該沒有人看出我那沉重不捨的嘶喊!


所以,就讓我們為生命中這一場美麗的插曲訂個誓約,

許彼此一個朦朧的、中性的、卻不老實、不負責任的約定~

就從明天起重新定義關係,讓我和妳結個『異性兄弟』吧!

這個註腳,這個解答, 

對這份不合時宜的感情、未成篇的故事,

給了一個免不了淚水成災的短痛,卻可以避免日後潰堤氾濫的傷口。

畢竟, 

相識、相知總是一份感激!

相許、相守卻是一份奢求!


00楔子_曾經外遇不出軌

01.不敢言愛的「情書」_曾經外遇不出軌

02.天知地知的身影亂入_曾經 外遇不出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