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魂

白天在水泥叢林為五斗米折腰,夜裡用文字勾引自己狂浪不羈的心

03.圓滿這不缺角的圓

發布於


公司裡我們這幾個喜歡成群結社、或男或女的好朋友,

雖然各自披著公事公辦的面具和爭先衝鋒的外衣在職場中拚搏,

但是每個月例行一回的聚會,可以渾然忘我的一起唱著歌、就著酒。

像我這樣年紀大一些些的,用曾有的青春狂想,替彼此打氣或分享,

偶有工作不順的壞消息,

一個眼神、一起同醉都是一種鼓勵。

妳們大多數年紀輕一點點的,

用活在當下的熱情,點燃大哥哥們有時漸漸冷了、熄了的炭火,

偶有新喜訊、新發現,

擊掌擁抱、瘋狂追酒都是一場分享。

十個好朋友恰恰好是一個有回憶的圓,

而妳和我也是從這個不缺角的圓,偷偷地漸漸脫離、自行拼貼重疊。

這次聚會辦的是內洞烤肉和Brown Sugar紅酒趴,

對於這場烏來山澗、綺麗風光的野炊,妳一直興奮莫名、期待不已。


飽慾之前總要先附庸風雅賞賞景,

活動規劃點子王賴痞領頭帶著我們一行人在林間漫步,

先抵夙有最多陰離子稱號的內洞瀑布區,

體驗水氣氤氳、雲霧繚繞的奇妙感受,

每一層的瀑布妳都吆喝著大家拍照,

說是既然來了就不應該錯過,曾經遇上了就應該留下些什麼。


將近中午由內洞孝義移動,

逐步進入透過關係、外人難得一窺堂奧的北勢溪管制區。

一行人進入管制區,層巒疊翠的蓊鬱山林環抱,

清澈透淨的溪水從身旁緩緩流瀉而下,

盛夏止不住的蟬鳴此起彼落,

最是快活的小魚、小蝦在水光潾潾的石縫中嬉戲,

風來了,漫著的是群花的香、溪水的甜。


分工妥當、分派就緒,開始紮營落戶、起鍋埋灶。

我挑了幾個老小壯丁,砍柴的砍柴、生火的生火,

妳喚了幾位辣妹姑娘,挑菜的挑菜、烤肉的烤肉,

一兩個不服老的資深帥哥,赤條條的下水和不怕生的魚兒玩躲摸摸,

用水杯或塑膠碗舀起水就往妳和莉莎的身上潑,

招呼著你們幾個一起下水打水仗,

逗弄的場景像是揪伴的序曲、更像是求偶的橋段。


整備漸畢,火勢漸起,

所有好吃的、好玩的都在美的如畫的視線裡蹴手可及,

愛山水的,一邊大口吃肉、一邊戲水讓全身溼透,

愛嬉鬧的,擺起陣仗來玩個心臟病、打個大老二,

愛作夢的,大地為床、綠蔭當枕,自己到夢裡去尋找愛麗絲。

獨妳愛和山峰溪谷唱和,約我到溪石上御風高歌,

於是我陪妳唱王力宏蘇打綠尋流行,

妳聽我「回憶戀曲1990」、一起歌頌「拜訪春天」和「浮雲遊子」,

然後賴痞三奇托著自製的雞尾酒過來同樂,

小芝莉莎也捧著餘炭烘烤的地瓜和玉米進來分享,

大家一起合唱朋友和心的方向合情順景,

但是,隱隱然一點點無來由的被打擾心緒湧動。


夕陽西下大夥兒啟程往台北發出,帶回一身的澄淨與鬆弛,

沒有人覺得累了要揮揮衣袖、下次再見,

大家總是珍惜可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徹夜促膝分享喜樂的團聚,

大家總還是覺得飢腸轆轆、意猶未盡直奔Brown Sugar而去。


過去學生時代混夜店,是為著凸顯一顆放蕩不羈的反叛靈魂,

有時為了朝聖、有時為了趕集,

是一種證明曾經瘋過、現在活著的典禮,

也是一種與舊同學回溫、與新朋友炫技的多重場域。

白天的朗朗書聲和夜晚的靡靡之音,

總是謎樣的衝突、卻也謎樣的和諧,

裝不羈、裝很罩、裝成熟、裝酷帥,

第一次的擁舞、第一次的熱吻、第一次的赤裸裸、第一次的第一次,

一切都很夢幻不真實,卻都是那麼令人難以忘懷。


現在陪著這些半大不小的男人和青春無敵的女孩鬼混,

用大叔風情揉合嫵媚熱力,

變成一半回顧、一半迎新的歷練和拼圖,

感官的娛樂也從俗鄙的視覺和觸覺,

進化到深層的聽覺和感覺,

舉杯與談的對象,是有我有妳、談情非愛的有緣男女,

或是故事各異的Bartender 、DJ和樂手。


於是,夜店不再是無邊纏綿、故事多多,

而是舒壓解憂、開啟溫熱。


妳在舞池中給我一個飛吻,招手要我下海共舞作伴,

這年輕女子不經心的小俏皮,

對我這個還沉浸在過往放蕩幻影中的已婚男子,

卻有著如深吻般的挑逗激情。

我放下手中的紅酒移步到妳的身邊,

說妳烤肉沒有洗手、吃完起司沒有漱口,所以妳的飛吻有異味。

妳跟準節奏生氣的踩了我一腳,半點時間也不給我解釋,

湊近身來、嘟起嘴來,惡狠狠的做勢要來上一口真真的吻,

我半閃躲半阻卻的百般道歉賠不是,

其實我要說的是~這種異味是一口思春的香甜。


今夜舞池不大、妹妹很辣,

酒精和音樂都會讓人突然忘記今夕是何夕,

或許是大家、或許是妳,才讓這一晚的記憶深刻如許。

酒不醉人、人自醉,

這一刻我茫茫然的微醺,

擔心今晚再灌妳不醉,下次真的會忍不住要下迷藥才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