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威AlexLin

做過 3 年行銷、出過 2 本書、現為 1 名 Freelancer(超 Free 的那種)

為什麼你會覺得有些人講話很沒內容?

Photo by Magda Ehlers from Pexels

為什麼有些人一開口就能吸引你,跟他們相處好像永遠都不無聊,而有些人談起話來長篇大論卻毫無重點,你連跟他相處 10 分鐘都感到困難?

你可能會說這是個性不合、觀點不合,我還聽過有人說是八字不合呢;但其實有個理論能說明,人際交流與資訊傳遞的過程中,的確有人會跟你不合,問題其實就出在「資訊量」,以及「可預測性」、「不可預測性」。什麼意思?下面我就用《資訊論》的角度來解釋給你聽。


什麼才叫「有價值」的訊息?

早期人們如果想知道:「一條訊息有多少價值?」通常只能用比對內容的方式來判斷,因為訊息沒有重量、體積能以單位來衡量;這導致很多時候人們接收到數條訊息時,無從判定哪條該優先處理、哪條只是廢話。

這時有一位大神就跳出來拍胸脯說:「我有辦法!」他就是《資訊論》的創始者,克勞德·夏農(Claude Elwood Shannon)。他認為對於一條訊息,要先判斷來源中有多少不確定性,這稱為「資訊熵」;而訊息是用來消除不確定性的,可用數學公式計算出「資訊量」來衡量熵的大小,藉此比較訊息間的價值。

其衡量的單位就是我們常聽到的「比特(bit)」,比特幣那個比特,像你電腦裡文件檔案的大小,MB、GB 的那個 B,也是 bit 的意思。

好我知道,看到這裡感覺有點艱深,所以具體的數學公式我就不呈現給你看了,直接用個簡單例子說明上面這段話:

有個黑盒子裡只裝了一顆球,球號有 ① ② 兩種可能,今天如果有一位預言家能告訴你裡面裝的是哪號球,但你需要付 1 塊錢;用《資訊論》的話來說就是:「要知道黑盒子中的球是 ① 或 ②,所需要的『資訊量』是 1bit。」

如果今天可能性變成四種:① ② ③ ④ 呢?可不是付 4 塊錢啊⋯⋯因為你只要問預言家兩個問題:「請問球在 ① ② 之中嗎?」他如果說:「不在。」那你接著問:「是 ③ 還是 ④?」就能知道答案了;兩個問題須支付 2bit,所以我們知道後面這條訊息,比前面付 1bit 的還要有價值。(不要問我為什麼不能只問:「球是幾號?」)

這就得出第一個結論:

當一條訊息的不確定性越大,它所需的「資訊量」也越濃厚,而訊息的價值就越高。

但注意,「資訊量」的表示,夏農是以數學來呈現,所以準確來說應該是「資訊量」大/小,但我這邊改為「資訊量」濃/淡,這並不精確;但我發現資訊就像一團迷霧,霧越濃,人越看不清;越淡,越容易解讀,因此用這個比喻,較能方便你理解後面的內容。

「濃」就像這種感覺。Photo by Rohan Shahi from Pexels

如何判斷廢話?

記住第一個結論的判斷表準,你應該能很輕易分辨出下面兩段文字哪個價值高了:

第一段文字:「你試圖去討好對方,都是缺乏實質意義的,因為他們終有一天會厭倦你的討好,那時你就會白費所有功夫;而有個人一定適合你一輩子去討好,那個人,就是你自己。」
第二段文字:「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

第一段文字不就是大家常講的「心靈雞湯」嗎?看似滿滿道理實則都是廢話,這個肯定沒價值;因為即使你不逐字閱讀,也能大概預測到它想說什麼,用《資訊論》來解釋就能說:「資訊量淡薄、不確定性小、價值很低。」

反觀第二段文字,出自《論語》子路第十三,沒有文言文底子的人乍看之下可能完全不知道在說啥,換成《資訊論》的解釋就會說:「資訊量濃厚、不確定性大、價值很高。」

換句話說,一條訊息的價值高與低,並不是由它的字數或篇幅長短來判斷,反而取決於它所乘載的「資訊量」有多濃厚;根據這條結論,我們怎麼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呢?例如:

  • 當你想要讓別人對你感到好奇,可以搞神祕一點,讓別人無法輕易預測你的行動。
  • 創意工作者,做出來的作品要能讓人常感到驚喜,別人對你的評價也就能提高。
  • 聊天時,你總能分享那些對方沒聽過,既新鮮又有趣的知識觀點,而不是講一些沒營養、又長篇大論毫無重點的廢話。

但這時就有另一個問題產生了,既然上面告訴我們想要有價值,你得提高「資訊量」,那我們講話如果都用文言文,不就價值爆棚了嗎?但為什麼現在跟人溝通的時候,我們反而會說白話文,這種有非常多的冗詞贅字,甚至不斷重複的文體呢?這是因為訊息傳播的過程中,會有「噪音」。

所謂的雞湯就是看起來很豐盛,但不給湯匙。Photo by Valeria Boltneva from Pexels

要想讓資訊準確傳遞,你得主動創造冗餘

我們都知道早期發電報的時代,是用敲擊 0 與 1 的排列方式,再由解碼員根據事先規定好的手冊來破譯完整訊息,這個代碼可能是設計成這樣:

A=00,B=01,C=10,D=11

如果今天要傳送的訊息是 ABC,那傳輸者就要輸入:「000110」對吧?但問題來了,在傳遞的過程中因為有噪音干擾,有時候 0 會被誤判成 1,這時候一條訊息可能傳過來就變成:「100110」這就被翻譯成 CBC 了⋯⋯

一開始大家就想,有噪音讓聲音聽不清楚,那不然把聲音開大一點?但發現這根本沒用,因為噪音會隨著聲音放大也跟著變大;這時我們的夏農大師又出場了,他說:「笨蛋!問題不在大小聲,在於不夠冗餘。」什麼意思呢?他說這組代碼的設計出了問題,它太簡潔了,我們應該讓它變得稍長一些:

A=00000,B=00111,C=11100,D=11011

這樣在傳遞 ABC 的時候就輸入:「000000011111100」即使出現噪音把 00000 干擾成 00001,解碼員也能猜到:「咦這有問題!應該是 A 吧。」訊息傳遞就不容易出錯了。

換句話說,文言文到現代不適用,正是因為它太簡潔,頻繁的交流時若「資訊量」過濃會導致人們解碼困難、難以聽懂,而且文言文早期是被設計來刻在竹簡、青銅器上的,是滿足「傳遞者」需求的文體,竹片這麼貴當然越精簡越好。

反觀白話文就是滿足「聆聽者」需求的文體,因為它足夠冗餘,人們能邊聽邊思考,這時可預測性就會提高,是不犧牲「資訊量」濃度的情況下較折衷的辦法,但就會稍微長一點、囉唆一點。

因此我們可以得到第二個結論:

可預測性越高的人,甚至有辦法設計洽當的冗餘,反而能讓人更想親近與合作。

對比到日常生活中你也會發現很多例子,像:

  • 老闆知道每天早上 9:00 就會看到你乖乖出現在位子上,不會翹班讓他隨時擔心工作開天窗。
  • 一位 YouTuber 每週都會固定時間發文,粉絲就知道要定期來追動態。
  • 溝通時,當你說話別人沒聽清楚,也不是大聲吼回去,反而要重複說三遍。

但矛盾來了,到底該好預測,還是不好預測?

各位有沒有發現《資訊論》帶來的兩個結論是有矛盾的?第一條告訴我們,要想要讓別人覺得你有價值、有趣,你得增加「不可預測性」,最好讓別人猜不到你下一秒會說什麼、做出來的事情往往都能有驚喜;但第二條卻跟我們說你得提高「可預測性」,別人才會對你感到放心、可信賴、又好合作。

我們到底該聽哪一條建議呢?

其實在我的線上課程《英雄之旅:自己的故事,別當配角》裡有類似的觀點。人們一開始都處於「已知」世界,它是充滿確定性、可預測的平凡日子;然而英雄通常都會接收到神秘力量的召喚,踏上旅程進入「未知」的冒險世界,主角將體會到許多不可預測、驚奇、甚至有點危險的遭遇。

珍貴的寶藏,總是藏在陰暗的森林與洞窟中。Photo by Francesco Ungaro from Pexels

如果我們永遠都待在已知、可預測的平凡世界中,那很大程度上生命會不夠精彩、沒有故事、能力往往也會停滯;而一個人如果天天沉浸在未知、不可預測的冒險中,能力雖然可能快速成長,但想必也會充滿焦慮,甚至容易沒朋友,畢竟我們都很怕跟那種三天兩頭就蹺班蹺課、難以預測的傢伙合作對吧?

我很喜歡的一位作者萬維綱老師,在他的書《高手思維》第二十章就提到一個公式:

「喜歡=熟悉+意外。」

這其實就是非常好的解決方案;什麼意思呢?同樣舉個簡單的例子吧:

  • 女友每次下班時,你都能準時的到她公司樓下接人,每次發訊息的時候你也不會已讀不回,這就是滿足「熟悉」的可預測性。
  • 當她問你:「晚餐要吃什麼?」你能瞬間想出:「俄羅斯菜!土耳其料理!珍奶火鍋!」給她創造足夠「意外」的不可預測性。

因此我們都該牢記:「喜歡=熟悉+意外。」善於平衡兩者的你,不僅能維持一段不錯的親密關係,更有機會成為人人都想合作的對象。


篇幅關係,除了推薦你看萬老師的書,我在《英雄之旅:自己的故事,別當配角》也會提到許多如何在「已知」、「未知」世界來回的方法;像今天提的《資訊論》外,還有哲學、心理學、神話學、腦科學等各領域的知識理論與技巧,幫助你在現實生活,創造出更有「資訊量」的人生。

最後,請容我用「資訊論」的方法做結尾:

👉 請點擊連結

👉 請點擊連結

👉 請點擊連結

相信我,你一定會有意外的收穫。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