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

大奸大恶的P社玩家,专注于复兴罗马,精罗精德精苏 什么都精

<常见逻辑谬误>不是逻辑的 谬误,<逻辑谬误>中的邪恶循环论证

發布於

在我们进行讨论/闲扯/辩论时,总是听到 “你的逻辑是错的”,“你陷入了逻辑谬误”这样的说法,更具体一点还可以指出“你这是稻草人谬误”,“你这是滑坡谬误“,百科中列举了常见的逻辑谬误,包括形式逻辑谬误和非形式逻辑谬误。然而这些认定自身其实包含了非常隐蔽的循环论证

我注意到这个隐蔽的问题还是源于和 @RedCheng 就一个毫无意义的简单的话题的讨论,结果竟然到了相互间无法理解对方的回复的程度。本文不是为了辩护具体的事情,而是指出一个更一般的关于<逻辑谬误>的逻辑谬误。

我个人的认知观念

首先要解释我个人的认知观念。形式逻辑形成的系统比如数学 是先验的,纯粹理性的,不依赖于事实,不能被事实绝对证明,但能够被事实绝对证伪,所以都是普遍的绝对正确的,所谓 “外星人来了,不会讲汉语,不会讲英语,但一定讲 数学“;反过来,对事实进行的归纳法是行不通的,归纳法不能导出 不依赖于经验的系统,只能不断提高可能性;逻辑是纯粹理性的是先验的,不能影响事件是否发生,进而不能独立地证实或证伪对事实的假设:日常生活中有“人都死了/钱都花出去了/破事都干出来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的说法,也有 纸上谈兵 这样的典故,都表现了逻辑系统是先验的纯粹理性的,不依赖事实,不能影响事实。因此,判断一个对事实的假设是否正确必须要依赖既有事实,不依赖既有事实而纯粹依赖逻辑否认一个事实是不可能的。比如我认为天堂(某个我们不掌握任何事实的地方)一定有天使,一定是美好的,有水有山有吃的,别人只会认为我在幻想,除非我能拿出从天堂带来的美味佳肴或者 带着别人去看一看,这就是利用事实+逻辑系统 证实事实假设

正常的认知过程与局限

然后我来解释一个正常的认知过程。当某人看到有一个河南人爱偷井盖(没有恶意,我也是河南人),他马上产生了一个猜想 河南人都爱偷井盖,然后随着时间推移,这个人看到越来越多的河南人偷井盖,于是他认为这个猜想可能性越来越高,或者他又遇到了很多不偷井盖的河南人,于是他很快放弃了 河南人都爱偷井盖 这个猜想。不知读者觉得这是一个谬误还是仅仅是人的认知过程,或者是人的认知局限。由于物质世界具有弱确定性,导致很多理论都能解释某个事件,或者某个事件能证实多个理论,这正是宗教能存在所依赖的,我们只能依赖一些原则来获得高概率,比如 这个解释的 简洁性、解释力、真实度、普遍性

形式逻辑有大前提,小前提,结论。现实论证中,前提一般都是从事实归纳来的,尤其是小前提这造成你只能必须通过提出其他的事实来否定前提,继而否定整个逻辑,而且就算存在 形式逻辑使用的错误,很多时候根源也是对事实理解出的偏差,正如上一段中的认知过程。

然后我们来具体查看一些所谓的 <逻辑谬误>。

区群谬误 和 以偏概全:“一个荷兰人是骗子,所以全部的荷兰人都是骗子“,“沙特人普遍很富有,故每一个沙特人都很富有。”

辩论者常习惯性地指出这两个例子是 标准的区群谬误 所以轻易得出 这两个句子的结论是错的或者结论不存在,却不给出任何有力的辅助事实,比如给出统计数据显示有很多荷兰人不是骗子,在部分辩论者看来似乎所有特殊到一般的论断都是错误的,都是谬误,似乎指出逻辑谬误就能证明对方结论是错误的。我们更凑近一点分析,驳斥者不给出任何有力事实根据,那么想要 将这两个论断归为 区群谬误,只能隐含地假设“ 有很多荷兰人不是骗子”或者“沙特人都很富有的是错误的”,然后轻易就能得出 “全部荷兰人都是骗子“ 是错误的,“沙特人都很富有“是错误的,然后很自然地把这两个论题归为 区群谬误;可是我们争论的核心问题不就是 荷兰人有多少是骗子,沙特人有多少是富有的吗?这就是题目所说的<逻辑谬误>中的邪恶循环论证。

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是驳斥者并不理解 逻辑规则是先验的,不依赖于经验,不能影响事实,进而企图用 纯粹的逻辑 击溃另一个辨手对事实的假设,然而这是做不到的,事实假设必须要有其他事实的参与 才能被证明或者 证伪。于是驳斥者必须作出隐含的假设补全缺失的辅助事实,然而这必然造成 循环论证

这往往意味着 纯粹指出他人的论证出现的<逻辑谬误> 并不能否定或者完全否定他人的结论,只有提供新的更可靠有力的事实才能做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 常见的辩论赛 大部分无法辩论出确定结果,只能展示双方的逻辑的严密程度。

诉诸类比:“狗和人都是哺乳动物,吃人肉是违背道德的,所以吃狗肉是违背道德的。”

和之前的问题类似,这暗含着假设: “人与狗的共性是在生物学上,而非人类道德上”,这个假设不能通过先验系统证明,是后验的,不提供事实,仅仅依赖逻辑不能证明这个假设。

这也是 讨论变成口水战的部分原因,双方存在对事实基础认识的差异,一方认为 中国不是 专制政府,一方认为是专制政府,然而双方都给不出有力的证据,于是变成纯粹基于逻辑的辩论,结果就和辩论赛一样,沦落成相互指摘逻辑漏洞,最后变成口水战

上面都是非形式逻辑谬误,也就是前提出错,那形式逻辑谬误呢?用错 形式逻辑 本身 总该是 逻辑 的 谬误吧,是的,但根源常常仍旧在 事实上,而非逻辑

假两难推理谬误

形式逻辑错误占大头、一般情况下辩论者最难注意到的 是 假两难推理。“A或B或C;非A;故B。”,读者可能已经模仿之前的论述发现了毛病。要判定是假两难谬误,暗含了假设 除了A和B外,还存在着C。这里有时候会导出 类似上面的 邪恶 循环论证,有时候则确实是 辩论者错了,可是辩论者为什么会犯错呢,联系之前提到的 认知过程,辩论者在现实生活中只遇到过A和B的情况,从来没遇到过C的情况啊,或者遇到过但是又遇到了非常多非C的情况,很容易让辩论者排除掉C。显然这又是事实错误,而非逻辑错误;而要解救辩论者,只能提供一些新的C确凿无疑存在的事实,仅仅指出逻辑谬误就又像之前那样趋近于 邪恶的 循环论证了,可惜的是限于认知,恐怕很难给辩论者找出他认同的C确凿无疑的事实。

结束:我认为的一个良好的论证过程

从以上的讨论可以看到,纯粹指摘逻辑谬误 是不可行的,纯粹的逻辑无法证明对事实的假设是否正确,事实在一个论证中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良好的论证过错 应该 从 逻辑上的 推导开始,然后填充各种的事实假设,再核实事实假设,之后核实逻辑正确性,最后得出良好的结论。总结起来就是:事实假设正确+逻辑正确=结论正确

另外,通过之前对形式逻辑谬误根源的分析以及人认知过程的分析可以发现,一个人倾向于相信什么取决于他经历了什么、取决于他知道什么。因此我很认同 少一些辩论,多一些分享,理解比评论更重要,matters这个平台让很多人分享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看法,这非常有利于 从根源 解决逻辑谬误,弥合割裂的社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國邏輯:如何寫一篇會讓小粉紅喜歡的文章#01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