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Chow

香港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地理系博士生

思考香港,讀書札記草稿 v.1

五月在台、六月回港、七月回美,穿梳三地,一路有些觀察、有些思考。時值八月,香港繼續風風火火,台灣亡國心態高漲,中美貿易戰進入新階段,更加覺得要做些讀書札記,從整理中探索現像,思考人類社會的走向。

而手頭在看的四本書,皆可與香港當前發生的事,對讀思考。希望在未來一星期看完,並且完成一些比較完整的思考筆記。本文是札記草稿,不盡完善,來日慢慢補充。

手頭的四本書分別是1) Fire and Blood--The European Civil War 1914-194, Enzo Traverso
2)The End of Policing, Alex S. Vitale
3)Tear Gas, Anna Feigenbaum
4)許倬雲的<<華夏論述--一個複雜共同體的變化>>
5)[回到香港]的思考

(近月剛有本新書:Riot. Strike. Riot: The New Era of Uprisings,應該也是另一本思索香港的讀物。)


1) Fire and Blood--The European Civil War 1914-194, Enzo Traverso

講述World War I&II,但視角放在歐洲內戰去看,一來看歐洲文化為何會產生內戰、二來看內戰的性質(革命、改革、Total war)和革命傳統,當敵人去除後,暴力文化為社會留下了什麼(尤其是法國大革命)呢?基本上就是大量的憤怒和仇恨。對人的輕視、踐踏、屠殺,也就不計其數。

香港當下大量發生的暴力衝突,無論是制度暴力、警權暴力、黑社會暴力、個別示威者自衛還擊,引生的衝突,都在在反映香港處於內戰邊緣或內戰當中,社會在社運、改革和革命之間擺盪,幾者性質不斷交錯。

而歐洲內戰打破文明戰爭的慣例,對平民屠殺、戰俘肆虐,加上大規模的科技武器,dehumanize人類,都令敵我死傷成為微不足道的小事,難以理解。示威者當警方是狗、政府和警方指斥示威者是暴徒,都漸漸進入互視對方「枉為人、禽獸不如」的看法之中。

而War/Death as a lived experience,又如何對歐洲文化產生影響?Anxiety、terror、fear 都是戰爭期間會生起的情緒,而anxiety 又是會指向某些人事物,促成了個別倡議的興起(法西斯主義)。而人類對於受暴力傷害而引起的恐懼,也會令到一些內心的防衛崩潰,使人類進入另一個境界。其中由外而內、由內而外的肉體、精神及心理創傷,都會造成不可計量的後果。香港接連的政治自殺,又對香港命運共同體有什麼啟示和震盪,仍需進一步觀察。但當中的犧性精神,確實令人跨過恐懼和利益的關口。恐懼和利益,確實是關鍵因素,解釋何以1980年代,一國兩制會成為了主宰香港未來的妥協方案。Don't Rock the boat中的恐懼和利益情緒,都影響了香港期後三十年的路。

而歐洲內戰後,因為政治角力原故和新國家的興起所需,急於追求特赦,其成效卻如同遺忘,令不少創傷記憶無法得到恰當尊重,形成的不公義和仇恨都無法釋懷,在戰後不同場後爆發(e.g.war of Yugoslavia)。Traverso在第四章的結尾提到南非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才算走對了路,實行修復正義。對讀起來,香港要求獨立調查委員會、特赦示威者和警員的訴求又有什麼啟示?到底一個社會的和解和情緒疏導,怎樣才能做到?中共不讓、港府不跪、警隊不醒,又如何能使社會從傷痕中走出?

Traverso還有提到年輕人/youth,都是歐洲內戰時革命風雲的圖騰,不少人希望透過年輕人去換舊血,年輕人就是象徵對改變的渴求和動力。當天歐洲和今天的香港也是甚為相似,但如果人類生命階段不只有年輕人,中年、老年這些時間軸又有什麼象徵和實際意義?

而坊間不少高度讚揚年輕人的話語,背後經常陪隨著一種批評,指這群不需付出太大成本的老人/成年人,明顯是推年輕人去死、去送頭,自己卻安坐彼岸的另一邊手舞足蹈,也不無道理,值的深思。

2)The End of Policing, Alex S. Vitale

Vitale 提到現代警隊的興起,陪隨工業革命和殖民經驗而來。警隊的首要任務,是平息動亂,包括工業罷工和社會運動。所謂根治罪惡,從來都不是警隊職責,因為警隊永遠都破不了難案,而警隊的日常任務主要在巡邏。

現代社會最大的挑戰,在於政府已放棄了將資源投放在社區賦權,從根源處理教育、就業、露宿者、性工作、藥物使用、自衛社團、邊境巡察。而是放任警隊去處理社會問題,本末倒置。改革警隊,不如改革社會,這是社會議題設定的先後,也屬對於社會問題成因何在的辯論。

而Vitale認警隊的內聚文化太強,太難改革。而改革派總會搬出警隊腐朽,是個別人士所為,而非機構性質如是。但警隊的macho 文化很強,加上壟斷合法武力,司法機關也不敢對警隊輕舉妄動。

在香港近兩個月也可看出警隊的政治性與合化暴力的特質。維繫政權的秩序更是絕不手軟;而不少警察更可搬出「政治我唔識,我只係維護法紀」之類的言論,令人搖頭嘆息。ICAC會否被局?獨立調查委員會會否被局?皆是未知之數。但警隊要改革、社會要改革,改革的重心方向又是什麼呢?

3)Tear Gas, Anna Feigenbaum

Feigenbaum 批評tear gas 是戰爭武器,屬chemical weapon,最中現於德法大戰之間。後來經從事軍火買賣的美軍退役軍人炮製PR報告,向各國行銷,變成現代警隊作人群控制、驅散示威者的安全武器。

戰爭武器變成低度武力工具,豈不笑話?

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美國開始大規模感用在示威驅散,始於60年代反越戰集會。當時加州州長Regan手起刀落,命令在敞校柏克萊附近的People's park集會行使tear gas,造成一死一重傷,其他學生、市民被警棍毆打不計其數。

港大校長張翔是柏克萊畢業生,長期在該校任教,回到敞人母校港大當校長,就著警方暴力和示威者的武力如此態度不一,到是頗令人失望。

這種科學家的觀點,也大概反映大學作為知識生產工廠,雖訓練科學家、知識人,但卻從未協助他們進一步進入公共討論,深化思考教育的意義可以是什麼。這點要展開來討論,也將牽涉大學體制、智識生產工作者及其知識生產的處境和變革(包括基本的閱讀、寫作、語言、權力關係、社會文化、大學機構的政治經濟分析)...

而如果Tear Gas 此等戰爭武器,對人體傷害明顯,在香港內戰的狀態、警隊的性質、戰爭武器的使用,皆可透視出社會對「人」的踐踏、秩序的維繫、政權的擁護、恐懼與利益交纏,將重創香港。香港如何能夠重生,不是回到自我欺騙現行秩序的穩定,而是重生探索人的需要、追求和價值,實在是刻不容緩。有這個空間嗎?善與惡、人的內在情緒、作為人的基本價值需否重視,也是鬥得難分難解。

4)許倬雲的<<華夏論述--一個複雜共同體的變化>>

中國是什麼?許倬雲有提到中國此一概念,也在不斷變化,包括在世界一體的現代國家治理中。。。(未看完)

如果中國是一個概念、理想、多因角力,大一統的國家確實只是一種晚清民國演變下來的變湊,期後形成國民黨敗走,共產黨奪權的黨國天下,掌握現代國家機器,對異議者進行逼迫。(或許也需要拉入歐洲殖民者得世界觀和中國民族國家的形成)

不平等條約從來不是對「中國」,而是對「大清帝國」,只能說香港在1980年代確實是被英國賣了。

而中共把香港人的政治權力奪去,促成年輕人倡儀港獨,是無可避免之事,也極其有理,是對歷史錯誤的糾正。只是礙於現實,未能成行,眾人便聚焦在變革和捍衛一國兩制次中。近兩個月的發展,也可見港人退而求其次的要求,就是中共要把一國兩制中本屬於港人的政治權利還回來,否則玉石俱焚,寧體現香港人獨立自主的精神,好過做不斷受氣、不知從何而來的獨裁政權下的中國人的身份。更何況香港從來不屬於中共,但被英國賣了,義憤交加,形成一種歷史的錯誤和不幸。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從香港的怒哮中,可見人的生存條件,必包括政治參與及政治尊重,否則反抗是無可避免。與其追求獨栽大一統的中國,不如讓中國還原為一種自治價治,思索一下「非大一統」的南北朝或五代十六國呢?

未來的政治、經濟發展,如果把環境因素,人類與非人類的價值並列,工業革命而來的人類文明,必然又是天翻地覆的變革。人類如何參與其中?日常革命如何推進?

-------
[回到香港]

和平變革的核心之一,當然在習近平及共產黨。而如果729港澳辦記招後,都已透露chain of command在中共手上,港府權力應該已讓渡至中聯辦、港澳辦及中南海。
香港不是不重要,但比係政權安危同權力係手,絕對不是最重要。中共不會放權,反而力挺警隊。警隊得到國家支撐,一時三刻也未必會動搖、潰散,而警黑系統在元朗事件後更已合流在國家系統下。港澳辦記招後,警方及律政司也動用了暴動罪,務使法庭加入威嚇港人。

要動搖中共權力,前線一定會繼續,而民心不可失,頭不可白送,輿論戰要打贏,香港的罷工當然關鍵。罷工不在於一時三刻會否成功,而是一個動員、學習、自我進化的過程,在高度都市化的城市中摸出一條集體抗爭的路。這種意志的發揮、科技的運用交流( telegram、連登)、呼籲老細及打工仔「射波」,都是令運動持續、民眾充權,自我改造香港人成為新人類的嘗試。

這種罷工破局也會帶來更大的改變、更高昂的士氣、更多元的策略,而不需只著人送頭、被捕、檢控,攤分抗爭者的成本。如果運動規模繼續燒下去,9月罷工、罷課、罷市,以什麼姿態呈現,實在不得而知。

而現狀如果影響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同時明年立法會將權力由建制派中奪過來。區議會同立法會便可行不信任動議及權力及特權法,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民主派成員及權力也會擴大。選舉奪權和群眾充權,兩道利益和恐懼的威嚇,也是對獨裁者的一道吶喊。

在中南海的的角度中,北京可以繼續拖,主軸放在中美談判。但北京也會留血,而美國選戰風雲變幻,候選人或在美港人如何把議題擁進中美角力中,加上白港的變局,屆時外國會否要求中共進行另一類改革開放,以香港為例,兌現中英聯合聲明,進行政治過渡安排,也是云云眾scenario中的其中之一。

變數很多,要做的事也很多,基本上無法預測,但每天的點滴行為同樣重要。前線的在打仗,後方的看多些書,全方位支援,想必也是義務。

獨裁者會否改變?不知道。但港人的民主參與也揭開了一場新序幕:走過歐洲殖民、中華帝國再殖民、高度城市化、商業化、金融化、後工業化的城市如何追求自主、自由呢?這種人類對自由的追求的堅持,實在是令人敬佩,又讓人不得不重新思察,生而為人,當所為何?有什麼價值和方向是真的值得追求的呢?生所為何?死所為何?生命和死亡的意義,又如何從頭思索?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