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三辰

暂无

我想谈恋爱,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始——非二元性别者的约会困境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Purple.

Instagram @bugbrite

当我在朋友的怂恿之下又又又一次在手机上安装了Tinder(流行约会/炮app),面对手机屏幕上的性别选项和身旁朋友的催促,我感到紧张,又有点恐慌,在此之前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用过Tinder了。虽然我可以在个人资料选择非二元性别,但是下一步我还是必须选择「搜索男性时包括我」或者「搜索女性时包括我」。也就是说,如果我选择了「搜索男性时包括我」,那么所有对男性感兴趣的人就可以对我的照片左划拒绝或者右划喜欢。问题的关键来了,我的身份认同是非二元性别,再具体一点,我认为自己是无性别,我不认为自己是男性,也不认为自己是女性,我没有性别,我的性别是没有性别,但是我又必须要二选一。鉴于我的照片里的性别表达偏阴柔,加上朋友想用我的Tinder看异性恋帅哥,我选择了「搜索女性时包括我」。按下那个选项的瞬间和所有用这个app的时间里,我都觉得自己是个骗子,或者一个被这个世界逼成骗子的好人。


可能这件事听起来有些奇怪,那么让我再描述一下具体的场景,好让这个已经很奇怪的情景更加奇怪。我们两个当时窝在意大利米兰的一个从爱彼迎租的的公寓里,这个位于二楼的公寓有点老,但是很温馨,客厅里有两个沙发,我和朋友两个人一人一个瘫在上面,我努力想走出前任阴影的朋友执意让我下载Tinder,好让我相信米兰的帅哥比罗马多这个事实,同时也让我帮她看看有没有合她口味的(Tinder里无法搜索名字,只能看到算法随机给你分配的人,但是可以分享你看到人的资料,让你的朋友「喜欢」)。当然,我的确看到了很多米兰帅哥,也算是这段经历里值得欣慰的部分了。幸好这次体验一共只持续了一个周末,我们回到罗马之后我就立刻卸载了这个令我每次打开时都十分别扭的app。


相比我的真实生活,这段经历只是一个有点好玩,风险很低的实验,但在手机之外的现实中,这种忐忑和不安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跟随着我。购物时,几乎所有衣服和配饰都被标上了性别,作为一个相信性别只是社会构造(gender is a social construct)的人,我的理智清楚的知道这些物品的性别是被人为强加上去的,但是每次打破性别界限时,还是需要耗费比大多数人更多的精力。被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已经时家常便饭了,我庆幸至今只在厕所里被言语骚扰过一次,相比于数据来说,也只是平均值而已。根据美国非盈利机构GLAAD在2013年统计[1],53%的跨性别者在公共场所(包括厕所)被骚扰或者谩骂;国际新闻组织Reuters的统计结果表明,在美国将近 60%的跨性别者因为曾经被骚扰或侵害过而避免使用公共厕所[2]。


回到恋爱方面,今年25岁的我,至今没有谈过恋爱,约会也没有过。虽然我认为爱情或者浪漫亲密关系并不是必须的,我也不太相信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我还是想体验一下恋爱是什么滋味。看着身边的朋友恋爱,心碎,结婚,看文学作品里和屏幕上的爱情,心里总是充满好奇的。文章开头的那个朋友对我说过好几次:「我真想看看你会和什么样子的人恋爱」 ,我每次都会回她:「我也是呢。」这不止是个玩笑,因为我也真的十分想知道,我会和谁谱写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而现实仿佛却在告诉我认清现实放弃幻想,我二十五年的单身岁月,并没有要改变的趋势。在我分析看来,我无法恋爱的困境主要包含两个因素:性吸引力和选择池。


性别是一种社会构造,性别表达同样也是,而性吸引力和性别表达的关系非常紧密,素人改造就是一个例子,大多时候改造的目的是更具有吸引力,被改造的是性别表达,也就是衣着和外表。这个世界对什么样的性别表达有性吸引力是有一套标准的,这套标准在不同地区不同时代下是不一样的,但是在经济文化全球化的今天,这个标准趋向于单一化,公式化。当简体中文环境里充斥着「A4腰」,「好女不过百」,「斩男色」时,在好莱坞电影里男主角一水的展示着体脂个位数和一周在健身房练七天的身材时,我不得不相信,某些性别表达在吸引伴侣上是有更大的优势的。而我,一个毛发旺盛,身形硕大,穿着裙子,涂着口红的非二元性别者,在吸引伴侣上好像的确没什么优势。


在缺乏主流性吸引力的同时,我的约会选择池(dating pool)也很小,很多时候我会想:到底什么样的人会觉得我这个非二元性别有吸引力呢?理论上来讲只有双性恋和泛性恋吧。作为一个泛性恋,有时候在看到一个人时,我会幻想和ta恋爱的场景,在脑海里大喊「我可以」,但是也仅限在我的脑海里。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主动出击的人,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近几年的确没有碰到一个让我日思夜想的对象,我不认为一见钟情不存在,但是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契合。


跨性别者,流性别作家 Alok Vaid-Menom (Instagram @alokvmenon)

当然我不是唯一有这种困境的跨性别者,流性别(gender fluid)作家Alok Vaid-Menom曾经在Instagram上说到自己的约会经历,Alok说多数男同性恋认为ta太阴柔,多数直男认为ta不够阴柔,很多人接近ta只是因为ta是个名人或者最多只是想做朋友,却很少有人把ta看作为有性吸引力的对象。有研究也验证了这种情况:根据加拿大两个研究员对958 个受访者的调查(其中7名跨性别,其余为顺性别),只有12%的受访者表示会和跨性别者约会[3],这个研究还暴露了更多跨性别群体在约会方面的困难,在此就不赘述了。总之,在恋爱和约会方面,跨性别群体同样是受到歧视的。而我的困境,只是千万跨性别者里的沧海一粟。


我不会放弃对恋爱的幻想,也会继续抱有未来会变好的期望,性别友善的社会环境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这话听起来可能怪怪的,但我能不能恋爱这件事,可能要靠正在读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你带来的积极或者消极影响,希望你能让更多人的人正确地认识和接受跨性别群体,或者转发这篇文章到朋友圈,帮我介绍个对象也行?


引用:

[1]

https://das.ohio.gov/Portals/0/DASDivisions/EqualOpportunity/pdf/EEO Academy Matrix/GLAAD - Info.pdf

[2]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lgbt-survey/u-s-transgender-people-harassed-in-public-restrooms-landmark-survey-idUSKBN13X0BK

[3]

https://www.them.us/story/cis-trans-dating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