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thiau

关注当代艺术、自组织社群活动

我是景云里 11.24 强征当事人,以下是当天事发记录

豆瓣ID:齐垚蛙,已被封禁30天。相关的日记和广播均被删除。

“ 时间大概是五点四十五分的时候,我在三楼小憩,听到楼下噪声很大,起身去看在楼梯转角遇到两个蒙面的年轻人。其中一个打头阵的身材比较胖,年轻不过30岁,戴眼镜,口音不详。两个人被我斥责轰到二楼后又有几个蒙面人在观望,直到被我轰到二楼至一楼的楼梯转角,一个高个(1.75-1.8m)中年男人,五十多岁,短发,穿黑衣服,身上有酒气,上海口音,冲上来打了我一耳光,然后强行把我拽下一楼。一个戴鸭舌帽戴口罩的矮个子中年男人把我送出门,给我递烟,我说我要上楼取我的手机和物品,他让人取了出来,但是把我手机扣住,说要等他们工作结束才能还我。现场蒙面人+民工一共有十几个人。

带队的是三个人,黑衣服高个上海中年男子,据那个身材胖打头阵的戴眼镜的年轻人说是虹口老大。还有一个高个子白衣服的中年男人,自称是虹口人,说自己是党委书记退休。 能确定的是两个高个中年男人都是上海人。

另外一个带队的是那个戴鸭舌帽和口罩的矮个男,试图索要我身份证被我拒绝,我谎称我姓王。然后高个白衣上海人,就夹着我要和我合影,被我挣脱,口罩矮个男则一直在拍,我一直用手捂着脸。但是还是被拍到了。拍到之后那个口罩矮个男似乎把照片发给了小胖子,让他去处理。 他们说他们是拆迁队的。

上面提到的就四个人我印象清楚:黑衣高个上海中年男人,白衣高个上海中年男人,鸭舌帽口罩矮个男,眼镜口罩小胖子。 蒙面的是鸭舌帽矮个子和小胖子。 其他的后面把面罩褪了好像,但事发突然我也记不清谁是谁。

然后他们就开始让民工进去清空屋子,把屋里的东西扔到屋外墙的另一边。 然后开始砸楼梯。

字画都没有碰,和白衣男子说了两句他冲进去告诉民工。但我被鸭舌帽口罩矮个子盯着,进不了里面。

事发过程中有很多邻里在围观。我和一个阿姨解释了一下,那个阿姨说就住在对栋,应该是靠马路那一栋。我和她说,如果你们回来了,找她了,摆脱她把她自己看到的了解到的告诉你们。

白衣男说因为我骂人所以黑衣男才打我耳光,答应把我送到我晚上的住所当作赔偿。我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但是还是勉强接受了。后来我提议叫滴滴把我送到大学城,他直接给我200块让我自己打车。

直到他们把门焊死了,矮个男才把手机还给我。白衣男说,你现在可以打电话了,就说楼梯敲掉了,但不要在他们面前打。

然后他们就放我走了,我离开现场,疑似遭到了跟踪,然后盘绕了几个街区打上车就来松江了。大概七点半。

还有一个细节,是前天的。 前天我朋友先在景云里等我,我从苏珊那里拿到钥匙然后到景云里,我朋友说看到几个人在外面鬼鬼祟祟,对我们指点了一下就离开了。 我怀疑是盯梢的。

套出来的信息只有:他们是拆迁队的,黑衣男是虹口老大。然后离开之后我就给苏珊和你打电话了。那时候我还在摆脱跟踪,刚要上车。

(扔东西的时候有看到猫之类的吗?)

没有。我说我要把猫抱下来,被拦住了。 他们说猫会自己跑的。 我估计猫还在里面。”

一点关于景云里7号的个人记录-存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