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王市长

祈祷管用了!爱心哥回来了!

中国的民主最终会成为自由派的坟墓

發布於
修訂於
Die Interessante Antinomie


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自由派的一个核心观点无非就是“中国不如西方,是因为中国没有民主”。其余的所有观点,“论证”,猜想,假设,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这个展开的。可以说,这句话本身其实不是什么推论之后的结论,而是公理本身。对于自诩为自由和民主的“代表”们来说,西方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而“自由”“民主”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符号,一个类似于“我戴上了十字架,那我也是基督徒了”一样的符号,爱心哥如果还在的话,应该能明白我说的这个比喻是什么意思。

可惜自由派们历史多半很差,所谓整个西方的民主满打满算甚至也只有可丁可卯的一百年,1921年德国的魏玛共和国刚刚建立不到3年,局势动荡的同时还有经济上的困难和政治上的危机,有不少人想让皇帝回来,也有不少人想学苏联建立“工人无产阶级民主”,还有人单纯想要向Entente国家复仇,推翻凡尔赛和约。反而没什么人关心这个可悲的民主是什么,魏玛共和国就是在一堆人谁也没干赢谁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戳起来的这么一个民主共和国。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同样和德国人民一样被凌虐了无数遍的中国人,德国某种意义上境遇上相似的的东方“表兄弟“们,在同样的群情激愤和同样的丧权辱国之下,开始思索救国之路。许多人想到了自己认为十分神奇的救国之路,不少人还真的付诸了实践。

两者的激进之间有惊人的相似,甚至连时间上都是,但是不同的是对于德国人来说,无论是苏维埃,还是法西斯,或者是民族主义还是君主立宪,这些对于德国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外来的”东西。这些并非外来的东西本身对德国人而言,只是一套思想,甚至说一种结构上的工具而已。去掉了神秘感本身,无论是多党民主,极权,君主,一党专政,对于德国来说只不过是“政治”。

而对于远方东方中国人来说,这些西方的舶来品从那个时刻开始,似乎就某种神秘意义上和“文明”本身联系在了一起。这很反直觉,因为中国作为有悠久文明历史的地区会产生这种思考,但是如果看看全世界所有的被殖民国家的思潮,又会觉得这其实不是什么特例。


一套政治理论,经过遥远的传播,甚至各种错误的翻译,再经过二手三手四手甚至不知道哪里胡编乱造出来的符合理论之后,成了“文明“本身,甚至超越了这套理论发明者的本身所想。他们恐怕永远也意会不到,“民主”和“文明”之间的联系,最后怎么样在东方人这里被不断强化,成了一种近乎天然的等价关系。

中共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诞生的。同样的还有国民党。

不可避免的,两者都是这种思潮的集大成者,以至于中共和国民党都在这一百年当中层出不穷的培养出了大量的“西方精英”。其中不少人最终走向了政党本身的反面,但是实际上却是这种西方化思潮的终点,那就是对中国文明本身的否定,认为需要用一种方式(民主自由)“彻底改造”中国: 一种非常让人熟悉的论调,毕竟,他们的先辈们,100年前的共产党国民党们当年也是在广场上这么喊的,也是怎么做的。


1989年,五四的70年之后,几乎差了一个月的时间,类似的情景,在类似的地点发生。然后又是类似的思潮。 千言万语,其实说白了,最后依然是“我们需要西方,我们要做西方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89年的运动甚至脱离了五四里自强的背景,变得更加萎缩,更加干枯。但是无论如何,89年的失败,依然不是西方化的失败。中国如愿以偿变成很了和日本韩国台湾差不多的社会,内卷,工蚁,然后还多了一堆人继续对“民主和自由”的西方表示无限向往。


爱心哥有时候让人想起来一些很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一个巨人,但是没有骨骼”。百年以来中国有逃脱1919的框架吗?似乎没有,但是又似乎有。


2016年小粉红出现的时候,其实是让很多人唾弃的。但是当时我眼前一亮,因为这群生活态度和阶层惊人的像Union选民的中国青年,表现出了一种中国以前不存在的保守意识,一种以民族国家为基准的保守意识。这是将近一百年以来,保守意识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第一次大规模回归。

小粉红支持共产党吗?确实。但是小粉红又不支持共产党。作为保守主义者,他们会支持任何一个民族主义倾向,能够给中国带来长期稳定的政党。

小粉红反民主吗?未必,但是小粉红会像他们的五四前辈一样迷信西方吗?应该不会。小粉红的对立面的意识形态,几乎全部都是我们能看到的100年前的中共的样子,从自由派的“西方文明中心论”,再到各种大大小小的“自由民主拯救一切”。

小粉红显然是中国土地上第一次(再次)出现的,“我们希望相信自己”的一群人。一种“我们不需要什么改造,我们要我们自己的生活”的思潮的回归,最终也标志着中国社会中自我认知上的“主体性”总算在折腾了一百年之后回来了。中国人,或者至少说中国的年轻人,终于不再像他们一百年前的前辈和几十年前的前辈一样,非要做“西方人眼中的Chinese”了,而是终于回到了“我是我们,你是你们”的1919之前的想法。

是的,百年激进的回归,也是很多自由派唾弃的所谓“开倒车”。然而实际上谁又知道哪个方向才是未来呢? 共产党,国民党,自由派,一个个大张旗鼓要改造中国的人,最终一个给自己刨了坟墓,不得不重新保守起来,另一个让自己的政治对手彻底埋葬了。自由派的结果又会是如何?




爱心哥说过“发现小粉红就好像发现了蓝海”。我的感觉是类似的。对爱心哥来说,小粉红是缺乏文化保守价值和文化保守思想的中国保守派,所以他认为小粉红们需要基督教这样一个思想,来让他们更像一个真正的保守派,于是他去传教了。结果比较惨淡。


但是毫无疑问,爱心哥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作为民族主义者,中国人的信仰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自由民主并不是什么信仰,这只是意识形态,真正的信仰是什么?自由派们回答不了,小粉红们其实也不知道。


跑题了。


回到开始。中国的民主,只能是以中国本身的公民民族主义为基础的,其他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共产党的未来解体,和言论放开,不可避免的最后会释放一直实际上被压制的,更加民粹的民族主义。

自由派的“亲美亲台“会被容忍吗?很难说。哪怕看看台湾,也知道,民主体制下甚至连客观报道自己敌对方的生活的媒体都会被关闭,中国民主的以后,恐怕也是自由派的末日。会有任何一个民主国家容忍他们的言行吗?恐怕不会。



写于2021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個體的血淚與整體的自豪

大國心與韭菜命

【感悟】大陸人談及六四事件的困擾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