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王市长

呵呵

【转载】無聲的製度變化:我們正在復制中國資本主義——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它

西方正在經歷一場無聲的製度變革——遠離市場,走向國家。這背後有一個令人不安的事實:中國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領跑者——我們正在以一種新的國家資本主義形式緊隨其後。

前 ProSieben 老闆 Georg Kofler 為 FDP 捐贈了 750,000 歐元。弗里德里希·梅爾茨 (Friedrich Merz) 返回聯邦議院继续為基民盟效力。羅蘭·科赫 (Roland Koch) 是路德維希·艾哈德基金會的新主席。


一幅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田園詩的場景——人們可能會想。但事實並非如此。德國的市場經濟模式,曾经本質上是由具有社會穩定的​​自由經濟秩序組成,逐渐消失在歷史的迷霧中。 Merz、Koch 和 Kofler 不是新時代的火炬手,而是衰落時代的尾燈。


因為令人不安的事實是:中國其实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領跑者。在製度的競爭中,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不但沒有被大家拒绝,而是得到了西方的國家資本主義的积极复制。這具有五個特點:

1.新國家資本主義:又当裁判又当球员

中央銀行的貨幣體係不僅供給實體經濟,而且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將額外的資本推入循環。它不僅想刺激經濟,還想擴張。它同时成為了股票和債券的買賣雙方,通俗地說就是:又当裁判又当球员


2.福利國家正在改變面貌

以前的福利國家,養老金、長期護理、健康和失業保險特意没有作為國家福利,而是作為保險而建立的,而现在政府正在改變它的状态。政府現在自己决定如何发放福利——就像 Osrente 和 Mütterrente 所做的那樣。由于这个原因,國家的负担持续增加。曾經構想在國家製度之外的福利制度因此被政治化了。


3. 氣候保護、電動汽車、數字化:國家正在成為驅動力

在氣候保護、電動汽車以及越來越多的數字化方面,國家正在通過刺激計劃、法律和自己直接投資來更多扮演主动發起者的角色。政府稱之為“產業政策”。不幸的是,不可否認,政府为能源和汽车公司处处开绿灯:因为他們的創新實力最初非常薄弱,如果不这样,可能永遠不會發生從核電到可再生能源以及從內燃機到電池驅動汽車的飛躍。


4. 國家繼續負債

國家不僅為公司写新的法規开绿灯,而且越來越多地亲自參與支持,這也是國債飆升的原因。在美國——喬·拜登發起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基礎設施和教育計劃——今年的國債預計將達到 133.64%(29.3 萬億美元)。


5. 無聲的製度變化:西方像中國一樣

這種無聲的製度變革的背后秘密是来自由中國的專制國家資本主義提供的样板,它以高增長率和加速創新的步伐給人留下深刻印象。自 2014 年以來,中國的增長速度一直快於美國。喬拜登對中国發生的事情印象深刻。在他對國會兩院的講話中,他以製度競争为理由確立了戰後美國歷史上最高的政府预算:


我們正處於歷史的十字路口。我們必須更加努力。我和習主席相處了很多時間。他對中国成為世界上最偉大國家的雄心非常認真。他和其他人認為,在 21 世紀,民主國家的速度太慢,無法與專制國家競爭。


結論:這種從70、80、90年代的社會市場經濟到介入亞洲特色資本主義的製度變遷,是西方有史以來最無聲的製度變遷。我們不必慶祝這種從市場到國家的轉變,但我們應該認識到這一點。只有那些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才能真正形成自己的想法,最终過得比别人更好。


来源:Lautloser Systemwechsel: Wir kopieren den China-Kapitalismus - und kaum einer merkt es,Gastbeitrag von Gabor Steingar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還真是把這個黨想得太好

市场经济和市场政治

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路|《野兽·荐读》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