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王市长

呵呵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所谓的香港民主,不过是地方nativism和nazism的结合

發布於
当全世界最终知道真相的时候,除了美国的右翼之外,香港将不会得到任何其他同情


关于香港事件在国际上的报道,很少有人会提及其背后深厚的极右翼和本土主义背景,一种香港特色的新纳粹主义,尝试用身份认同解释社会问题,通过身份认同给社会问题写出答案。关于这些,在国际上的新闻报道不多,或许欧美的自由派们也清楚,一但香港反抗者的极右翼新纳粹本质被揭露,那很有可能会使之前的“守卫民主”的抗中叙事像下雨天的纸房子一样彻底坍塌。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还是发现了真相,最有趣的是,最先猜到香港的所谓民主抗争其实是极右翼本土主义觉醒的,是各个国家自己的极右翼们。比如美国,比如乌克兰。他们在蛛丝马迹中和自己的信息网络中嗅到了香港的抗议者和他们相似的地方,无论是动员方式还是其中具体的agenda。


liberal media尝试掩盖这一切,但是最终还是十分不成功。连抗中叙事最终除了责怪中国没有履行中英条约之外,之前关于“民主”的部分已经再无人提及,香港抗争者甚至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欧陆自由主义者的同情,毕竟大家不是傻瓜,有谁想要去“纳粹大战威权新自由主义”里支持一个岛上的本土纳粹势力吗?没有人。这也是德国联邦会议当中即使主张对香港有所作为的绿党和自民党,提出的也仅仅是重新回到一国两制,而不是“香港全面民主”。


这或许是为香港的“民主人士”留了一点面子。卡死他们在这边的发声空间同时,也彻底断绝了他们某天会戳爆liberal media的谎言的可能性。不然纵容其在报章上大肆书写,早晚有一天,即使是中共糟糕的宣传水平不足以启发德国公民,仅仅通过香港“民主人士”本身,普通德国人也能感受到他们曾经十分熟悉的味道的。这样或许对大家都好,剩下的人可以继续做梦,幻想自己当年真的为了香港的民主,而不是为了“驱逐zhina人”而战。


如果真相暴露,面对新纳粹和威权自由主义者,普通德国和欧洲公民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的,也就是中国。


黄台仰应该被从德国驱逐出境,以免未来香港的极右翼和德国本土右翼串联造成更大危机,或者抗中保民主叙事彻底失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香港人不是撐蘋果日報 而是撐言論自由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