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nYung

生於香港 微不足道社會學人

臉書的疑惑

臉書的疑惑 20180413

這兩天Facebook 臉書的始創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在各大媒體的即時新聞和詳盡報導的曝光率可謂一時無兩 。由於劍橋分析和不當使用數千萬用戶個人資料的問題,美國國會兩會議員在這兩天聽證會中不停的提問朱克伯格有關臉書數據用戶私隱有關和無關的問題。雖然不少歐美媒體在現場直播,筆者只有時間看一些段落和片段。看了這些答問後更讓筆者看到社會上明顯的數碼鴻溝或更進一步的臉書分隔社會現象。年長的參議員多是六十歲以上的長者,他們看似停留在上世紀某一個年代,對過去十年或更多年的科技進展沒有一些應有的基本理解。有國會議員問臉書是如何維持免費服務,就好像舊時問免費電視是如何賺錢一樣,另一個議員問在Whatsapp上發電郵會否被臉書看到,是“email電郵”,有用Whatspp 的朋友聽到就可能翻白眼。還有一個議員問臉書是否壟斷市場,筆者就覺得大家有很多選擇用那個社交網路是用戶和用戶之間的決定,不用臉書大可以用其它替代者品,其它替代品有部份功能和臉書差不多亦有不太一樣功能,我們亦較難全面的比較。筆者和不同國家地區的朋友聯繫就分別用上不同的社交網絡。更甚有國會議員要求臉色協助加強其州內較貧窮地區的互聯網設施。

筆者不是程式開發人員,但在十年前曾參與一些臉書應用遊戲產品開發和市場推廣工作讓筆者了解用戶應該要和會知道的事情。曾參與開發的不算熱門的遊戲在一個短時間也可以得到過百萬用戶的數據,人家熱門的遊戲隨時過千萬甚至過億用戶,據筆者過往對行業在香港的認識,一些開發者有五六千萬用戶資料絕不稀奇。當一個臉書用戶去使用一個由第三方開發遊戲或應用時候就收到一個接受條款的要求,當然絕大部份用戶不會開亦不會嘗試去了解第三方開發者會得到什麼用戶的資料便接受條款,就好像一般人一樣沒有看過條款就簽名在金融地產通訊服務合約上。當第三方開發者得到用戶資料時候他們如何處理就不能完全讓臉書過問。那第三方開發者和用戶之間在使用遊戲或應用有是另一個條款。用戶一般只關心遊戲如何好玩或應用能有什麼功能之類,那會關係個人資料或私隱的問題。問題可會在於第三方開發者的居心把資料用在遊戲或應用上,或是在背後有其它用途。有如一個用戶更另一個用戶的交流會產生共同擁有的數據,或多人擁有的數據,如一個有多人交談的貼文或一張多人的照片,刪除也不是一個用戶說了算。

有些有人就是怕讓別人在社交網路上看到自己的資料或事情而索性放棄使用,那是個人的決定。但在社交網路玩遊戲沒有提供個人資料時候一些遊戲應用就不好玩或不能玩,讓開發者拿到一些數據又是個人的選擇。你還記得你玩過什麼農場遊戲還和一些臉書好友一起玩嗎?你和你朋友的一些個人資料就在那遊戲開發者手上。重要的私隱就當然不要在社交網路上留下任何足印筆者稱之為Likeprint 或 贊印。在臉書的設定和接入和接受第三方應用時候,用戶有不同的選項,筆者相信沒有多少用戶認真去考慮和設定這些選項,或者記得在不在使用應用和遊戲後去改變那個設定給個人資料予第三方的權限。其它社交網絡也許有其類似弊端,但用戶數量就雙對少很多,亦沒有爆出什麼第三方不當利用私隱數據的事件。沒有爆出不代表沒有問題,只是大家還不知道同時也沒有人出來告密。老人家舊時把錢放在鐵罐內就是對金融機構沒有信心,今天你不用社交網絡也是合理。科技發展一定會領先法例,但一些年長人士對科技不了解或沒有使用又如何去立法規管這些不斷在演變的未來。未來的社交網絡不一定是臉書,但我們如何讓在時在地的“長者”接受新科技是一大難題。


AY20180413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