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123

2021/06/28

發布於
【牛】農曆五月十九,【-2】,我以各種各樣的方式笑,卻不知道自己的笑。

禪師如此涵養,來自視其『眾生皆苦』慈悲之心。在禪師眼裡,武夫心理比自身苦多了。不要說座位,更想把心中的清涼也一併讓與了他。

在這個故事的邊緣,長久發呆。輕撫自己的心,捫心自問:究竟心中要準備多少的「清涼」?

和那位擁有著『沉靜力量』的師父比起來,可能在現實的鞭子尚未落下身,我就已經開始喋喋地傾訴幽怨了。有一個隱忍其實是力量,有一種靜默其實是驚天的告白。看來我的心,距離清涼之地尚有一段距離。

面對誤解,面對辜負,面對欺瞞,面對傷害,心中燃起痛苦仇怨的火焰,燒灼著令我無比憎惡的醜惡,也燒灼著自身顫抖不已的生命。我曾天真地以為,經歷這番還徹骨,我的將迎來一陣沉醉的梅花香。

但是,我錯了,我見火舌仍舔過醜惡且變本加厲地朝我反撲,我也看到了自己『過火』的生命是如何傷痕累累,不堪其苦。因為總能感到有一道道無形的鞭影在我頭頂正羅織罪名,頭破血流時傷口帶來的無限痛楚。


不禁問起自己,究竟漂泊的船何時靠岸?洗淨滿頭血汙的河流又在何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21/06/25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