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希
亜希

🌙如果我能將你拾起 🌺更多關於我:https://linktr.ee/akichen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一張通往冥界的單程車票

「不痛,心都死了怎麼還會痛。」



【關於死亡】

死亡是結束嗎?

人們感到痛苦的時候,一了百了的念頭有時會竄進某些人的腦海裡,覺得死亡是終結一切的方法。

然而死亡真的是一切的終結嗎?

對於死後的世界自古以來眾說紛紜,沒有人可以保證死亡可以終結一切,也無法保證不會開啟另一個世界,落入另一種時空輪迴之中。

撇除玄幻未知的部分,死亡或許對於當事人是某種意義上的結束,但故事仍然於在世的人們心中延續,時不時地冒出頭提醒與之牽連的相關人,那或許不是某種純粹的思念,或許只是某種遺留下無法割捨的部分。


高中的時候,有一位學姊因為情傷而身陷憂鬱風暴之中,大家都很擔心她,甚至將所有利器藏起,以防憾事發生。

沒想到學姊還是趁著辦公室沒人的時候,走到熟稔的女教官辦公桌前,拿起放置於桌上的美工刀輕輕在傷痕累累的手腕上劃下。

幸好教官及時回來,更慶幸她沒有割到動脈。

教官一邊幫她止血,一邊看著不斷流淌鮮血的手說,「很痛吧,忍耐一下,救護車很快就到了。」

學姊帶著空洞眼神緩緩回答,「不痛,心都死了怎麼還會痛。」


心死了還有機會因為某些溫暖重新跳動,那麼人呢?

或許在未來的世界死亡將會是不那麼尋常的事情。

這麼想來突然感到有些害怕,如果人將長生不死,那該是多麼可怕的世界。



【關於遺書】

第一次接觸遺書是在大學某次小打工,宣傳新創刊的雜誌,該雜誌創刊號的主題便是遺書,對於遺書的概念也是於那時建立起,消除固有對於死亡相關事物的忌諱,練習書寫。

雖然當時只是窮學生,也沒有什麼資產需要分配,但練習書寫格式,練習寫下可能會來不及說的話,交代密碼、物品放置位置及如何處置,僅僅是寫下這些,我想能替家人節省不少麻煩,平撫些許內心的悲傷,就是件踏實的事情。

世事時時刻刻在變化,遺書也需要時時更新。

然而慵懶如我,最近一次書寫遺書是在前往日本打工度假前,完成旅程歸來後就再也沒有動過那封彌封的遺書了。

或許是時候該更新一下。



【給你一張單程車票】

人在降生那一瞬間便握著一張單程車票,一張通往冥界的車票。

其實我們都在車上,只是有人搭乘了特快車,有人乘上區間慢車,偶有誤點停頓,但最終都會抵達相同目的地。

既然最後都會抵達,也毋須急著跳車。


一次與母親討論宗教,她對於自身求神拜佛下了一個註解。

「其實念佛也只是求一個好走,求一個不受折磨,不拖累家人的走法。」

母親的話點開了某條思路,對於死亡的恐懼或許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方式。

以往我總會思索如果我走了,有人會因此感到難過嗎?

會有人記得我嗎?

會有人思念我嗎?

後來我不執著於是否有人因想念我而難過,或是記不記得我創作了哪些作品。


我漸漸變得和母親一樣,只求一個不痛苦地離開方式,不用絢爛華麗戲劇性,簡單安詳就好。

那些會不會產生的思念、遺留的創作……種種自身無法得知的身後事,似乎已不那麼重要。


只要在世時,
能夠讓家人朋友想到我時心暖暖;
有人因為我的某個句子而動容,或受到鼓舞;因為我的音樂影音而感到共鳴,這就足夠了。
對於目前的我而言,便是某種賦予人生意義的方式。



photo by Evie S. on unsplash




更多隨筆隨想請見 #亜希隨筆






🌙如果你能將我拾起

Instagram:@__akichen__
Youtube:亜希工作室 Aki Studio
個人網站:亜希 AKICHEN
NFT:https://opensea.io/collection/aki-noah
音樂串流:
陌生人知不知道其實我很愛你致深夜的妳空虛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後綴 X 讀Bar 特刊──《給ㄋ一張單程車票》 邀稿

Loading...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