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希

🌙如果我能將你拾起,用文字給予一個大大的擁抱 🌼instagram:@__akichen__ 🌺長期支持:https://liker.land/akiju1909/civic

【極短篇小說】尋找愛和希望

發布於
「可以啟航了!」
photo by @frankiefoto on unsplash


「可以啟航了!」

馳騁在一望無垠的蔚藍大海,載滿希望的卡提薩克號朝著台灣前進。
哈金和女兒在甲板上喝著下午茶,有位帥氣的青年向他微笑。

「我們認識嗎?」哈金疑惑的說著。

「哈金老兄,您真是貴人多忘事,我就是兩年前被你在河邊救起的馬修呀!」

「你是馬修?你變了好多,這兩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就做點生意賺了些錢,想到傳說中的福爾摩莎瞧瞧,順便放鬆一下囉!你呢?為什麼要去福爾摩莎?」

「內人前些日子走了,剛好教會通知我到福爾摩莎傳教,想帶著女兒到美麗的地方散心,幫助在那兒的英國人。」

閒談了一個下午,天空紅著臉宣告夜的降臨。

「時候不早了,我們該祭拜五臟廟了,你們看它在抗議了!」馬修逗趣的扭曲著肚子。

在通往餐廳的走道上,隱隱約約聽到男子的啜泣聲,好奇的哈金依著聲音找到了縮在角落的莫克。只見他手裡握著一張照片,不停的搖頭,彷彿訴說著我不相信。哈金拾起莫克身旁的一封信,清秀的筆跡好似出自女子手中。

「莫克,你怎麼了?我是哈金,你抬頭看看我好嗎?」

莫克慢慢的抬起頭來,抓著哈金放聲大哭,哈金安撫著他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可是他什麼都不肯說,只是不停的哭和指著哈金手上的信。

哈金悄悄打開那封被淚水弄糊的信,裡面放了幾張哈金和一位女孩的照片。

「摯愛莫克:
    你好嗎?自從我嫁給公爵後我們就不曾見面。還記得最後一次見面的事嗎?我依舊撫著你那帥氣的左臉頰,我們是那麼的深愛對方,卻被勢力逼得不得不分開。
    相約十天後在碼頭見面,你說我們可以到一座小島生活。那天你是否等我很久?你是不是恨我為什麼不出現?其實在前一天我就整理好行囊準備連夜出城,公爵不知道從哪得到的消息,把我鎖在房裡,今天是我被囚的第二天,我決定讓我的靈魂跟著你到福爾摩莎。
    有一句話請你記住,不管我是否在你身邊,你都要堅強的活下去,我會將所有的愛灌注在你俊俏的左臉龐,給你力量幫助那些相愛卻不能相守的人。很期待和你一起到福爾摩莎。
                                                                                                                                 
                                                           愛你的珍」

哈金明瞭他的痛,那是一種同病相憐的苦。

嫵媚的夜空揭開了希望的序幕,船慢慢靠岸,莫克緩緩下船對著照片說:「珍,我們到了。」

他們一行人在台灣生活了一段時日,驚覺希望之島並不充滿希望,日子仍舊枯燥乏味。一日,一位法國人非禮哈金的女兒,哈金怒氣沖沖的找他理論。這位法國人透過關係,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哈金關進紅毛城的地牢,並且美人在懷。
馬修因為利潤的問題和西班牙人起口角被捕入獄。
一位荷蘭人看不慣莫克總是喜歡對著照片說話,雙方拉扯之下照片被撕成兩半,莫克憤怒的打了荷蘭人一拳,荷蘭人不甘示弱的踹了他兩腳,年輕氣盛的兩人在街頭扭打,雙雙入獄。

不知是緣分還是巧合,一起到台灣的他們同天入獄,分享著這些日子的事情,三人不禁感嘆希望的遙遠。安靜了一段時間,莫克默默的走到放封院望著天空想伊人;深鎖眉頭的馬修擔心著女兒的遭遇,他深知法國人決不會輕易讓他出獄;透過朋友關說的馬修隔天就出獄了。

紅毛城,一座希望之城,卻囚禁了無數顆希望的心。三個人同是英國人,同是水手;不同的遭遇,不同的目的,他們齊聚在紅毛城,希冀有朝一日能找尋到愛和希望。


原文收錄自淡水古蹟博物館「找尋紅毛城愛情故事」得獎作品集
p.s. 前些日子整理檔案發現高中時的作品,青澀的筆觸是現在已描摹不出來的,令人懷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