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

There’s no measure of time being with you will ever be enough, *熱愛行政工作的文組命理師。 #育兒 #數位工具 #命理 #療癒 #鬱期寫字

閒聊/關於療癒——SRT的紀錄。

前陣子在噗浪上用分身帳號開了命理相關噗的河道,專門用來發一些怪力亂神,與日常的自己區隔;年底發願要在噗浪上做公益 SRT 個案,也許是我的逃避心理太強大,至今累積十八位報名卻只完成了兩位。

……我其實要說的不是這個,但為了面對這個問題,歡迎各位路過幫忙催促一下,我最少每兩天要發一篇進度報告,如果可以有催稿手在後面追趕,我會非常感激的。


  關於 SRT ——全稱「靈性反應療法」( Spiritual Response Therapy ),是一套清除靈魂紀錄的療癒方法,可以協助找出、清除深在靈魂和潛意識之中的阻礙。在我自己的認知中,SRT 會清理靈魂紀錄,有助於改善一些潛意識的問題,但意識層面仍需要個案自主管理。任何療法都不是靈丹妙藥,沒有一蹴可幾的,並且都只是輔助,個案仍然需要採取行動面對現實。生理上的問題還是要諮詢專業,SRT 可以清理「面對問題的障礙與障礙造成/肇因的深層影響」,卻不能代替正規治療。


這幾天做個案(說幾天但其實我只做了兩位),並且稍微整理了後面排隊的報名者的資料,發現一個普遍現象:來找我做療癒的,大多有很深、很深的自我批判以及批判所產生的陰影。如同前面所說,SRT 可以清理深層影響,卻不能替代正規療法,身心皆同。可以清理藏在靈魂的記錄,卻不能主動改變當事人的意識與反應,這些行為上的、意識上的調整,需要當事人主動、積極,任何療癒都一樣,因為人有自由意志,當知道了問題存在,你可以選擇要怎麼做,要接受建議、要去做專業諮詢或諮商、要放棄面對,甚至是要相信「我就是有這些問題,沒辦法改變了」,都是人的自由意志的選擇。不做選擇,也是一種選擇

我有個信念——每過一段時間接觸我的個案都有整體主題性,也就是說,近期的我也許正面臨了這樣的課題:自我批判以及批判所產生的陰影。若是往常的我,也許會選擇去做個療癒或是覺察,看一下核心是什麼問題、該如何改善這個情況。這一次沒有這麼做——至少沒有第一時間就這麼做——我想是因為我知道答案,我知道這個情況的成因。

最近的我在研習「內在陰影」,用原型契約《凱若琳的人格原型書》實驗各種意識與判斷語句會形成什麼樣的氛圍,有意識的擴大陰影與負面特質,並且記錄我的情緒波動;在情緒的高峰和低谷期執行各種不同的療癒,來實驗看看我可以如何給予我的個案更好的建議。

經過完整 60 天的流動和記錄,發覺這個實驗很蠢。

一切就跟最初的最初、我所學到的一樣——我只能處理潛意識,意識層面還需要當事人有意識的改善。如果自己沒有下定決心、沒有改變言行舉止,療癒就沒有意義,就像堆在倉庫的箱籠,偶爾擦拭灰塵是沒有用的,不處理周遭環境、不處理落塵,就不可能改變累積灰塵的問題。再怎麼勤勞的擦拭,灰塵的影響就是存在,就是這麼實際。

近期的個案很喜歡給自己貼標籤,大多是非常殘忍的「評語」,例如:「我明明沒有被愛的條件」、「被害妄想」、「強迫症」、「言語霸凌」。思考了一下午,決定用幫其中一位個案收訊得到的答案做為這篇文章的結尾,願每一個迷失、不被愛的靈魂都能回到本我之內、願我們都能學會照顧、愛惜自己。

  親愛的,你是被愛著的。
  只是當愛顯化在你的生命,你太習慣將之視為假象、視為你的自我批判思考,將你應得的快樂貶低成「我不值得」。
  親愛的,當愛來到你面前,勇敢張開雙臂擁抱,擁抱你自己、愛你自己,用所有你擁有的愛來愛自己與周遭的人——不需恐懼,我們就在你身邊,當恐懼籠罩你的意識,記起我們的存在,我們永遠不會背棄你,永遠愛你。呼請我們的協助,允許我們介入眼前的狀況,讓我們的愛存在。

P. S. 今天沒有每日牌卡挑戰,我沒忘記,只是我找不到那副牌(幹),雖然後來用替代方法寫完了,但替代的那副牌實在是……太意識流了,挖出了太多讓我很不舒服的東西,所以不方便公開。因此,今日暫停一次,感恩感恩。

記錄/30天牌卡挑戰|Day 1

記錄/30天牌卡挑戰|Day 2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