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

There’s no measure of time being with you will ever be enough, *熱愛行政工作的文組命理師。 #育兒 #數位工具 #命理 #療癒 #鬱期寫字

速記/產後思考。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說,生產最感動的時刻就是新手爸爸們轉身擁抱老婆、對她說:「辛苦了,我愛妳。」然後底下留言都在討論產後先生的反應,於是我花了一些時間思考這件事。


生完小孩以後老公的反應——嗯,我不知道。印象中,我整整花了兩天才退麻醉(的樣子)。中間有醒來,但整個人跟嗑藥一樣茫到不行——肚子上火在燒,手背與手腕的針孔輕碰就痛哭,術後止痛機器(猜測應該是嗎啡?)完全按不要錢。

然後我很抗拒去看小孩,記憶中是第二天下午我父母和我姊來看我,我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扶著點滴架一點點蹭到嬰兒室去——他媽的,有夠遠。

很多人問我什麼時候要生第二胎,老實說我真的沒想過。偶爾會有念頭飄過,我想要再生一個女兒,當然兒子也很好,我想要再有一個小孩,讓我心愛的寶寶可以有一個一生都能為彼此奉獻、互助互愛,永遠把彼此放在心尖的對象——縱使世間萬般艱難,他們都至少擁有彼此,哪怕我和先生都離開這個世界,他們永遠都不需要恐懼,永遠都可以回家。

但這個理由其實是很自私的,我只是想要複製我父母和手足對我的珍愛而已。

現在回想生產前、中、後,三天兩夜的——折磨——我還是會起雞皮疙瘩。我很害怕。

我想吃全餐(自然產生太久變剖腹產)的我完全有資格這麼說——催生真的不痛,讓我尖叫了一天一夜的不是催生,而是胎頭下降必然的疼痛,與催生無關,自然產的媽媽們在那個階段會痛得更久。

先生五天的陪產假,第一天幫我跑腿、第二天看著我尖叫哭痛(然後搞得他很焦慮)、第三天繼續跑腿,第四天、第五天,都因為我動彈不得而千萬般辛苦。

誰說生產是母難日而已,那是你們不知道作為一個焦慮性格的伴侶有多恐懼——一直到我產後半年了、小孩都會翻爬了,他還是會半夜講夢話:「老婆加油,再撐一下,再一個小時就上無痛了!」

然後他會稍微睜開眼睛,伸手牽住我的手,再睡著。


母親節將近,先生一直有意無意的暗示或明示那天我們可以稍微慶祝一下,我一直沒有很正面的回答;一方面是因為我其實不知道他是要邀請我公婆一起過,還是只有我們三人一貓小世界?另外一方面是,荷爾蒙影響完全褪去的現在,我一直在想,我其實只有吃不下、睡不好、產前吐、產後痛、餵奶的睡眠不足與髒污恐懼症頻繁發作而已,就這樣。

但作為我這個 EY 人的伴侶的他,要面對的是我無時無刻都在憤怒的情緒裡,看什麼都不爽,遷怒他就算了,動不動就發脾氣大哭大鬧;還要擔心習慣一天只吃一餐的我吃得是否營養;半夜我抽筋痛醒,他完全是瞬間進入備戰狀態——我都已經睡回去了,他卻睜著眼睛到天亮,然後拖著睡眠不足的疲憊身軀迎戰新的一天(和各種說白痴智障都侮辱白痴智障的白痴智障們);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週末我休假、他值班,我睡了整個白天,一直沒有回訊息,他就拋下一切請假回家看我,我被吵醒還對他發脾氣、說他吵我睡覺,而他也沒說什麼,就說了只是擔心,就讓我繼續睡了。


我其實還沒整理出來我到底想要說什麼,總之,在獨自育兒的那八個月,我有千萬怨言,跟著媽媽群組一起憤怒大罵豬隊友,但其實我知道他不是沒有心,只是無能為力。而他的體貼與關愛就體現在一些奇怪的地方——例如說,一個禮拜吃三次我喜歡的碗粿,或是即使遇到他難得的休假,也讓我睡到深處無怨尤。

這個月月底是我們結婚兩週年紀念,其實很難想像已經兩年了。


老公啊,謝謝你給我的人生,謝謝你陪我一步步度過生命的困難,謝謝你在每一次我發病、變成潑婦瘋子神經病的時候依然不離不棄,謝謝你連帶寶愛我視若珍寶的毛孩們,謝謝你給予我那麼、那麼多的自由和喜怒哀樂,謝謝你包容我一切情緒和缺陷,謝謝你那麼努力的照顧、珍愛著如此不堪的我。

謝謝宇宙讓我們相遇,謝謝你選擇我、謝謝你認同我的存在。

我也愛你,用我全部的生命愛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