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風

紀錄這具身體從出生至今以來的「我」所觀察到一切,文中一切的我並不等於「我」,更像是靈魂搭上了一具名為「我」的行動載具,來到地球體驗紅塵

完美主義者的死亡

完美主義症候群是有解藥的

是時候重新為這一次的三十天挑戰重下定義了。身為前任完美主義病患者,當開始了一個像這樣的挑戰,從前的毛病便容易伺機發作,只是發作期從數個月到數年一次,變成了每日一回。

發病流程是這樣的:當獲知今天有一個創作的死線在即,截止時間是晚上睡覺前,在那以前的每一分一秒都會被我視為我尚且能運用的時間資源,每多想到一個句子、強而有利的比喻,甚至更換語句的順序,都是在為這個今天截止的作品創造出一個可能更完美的成果。

只要在午夜鐘響以前,所有的時間資源都是能夠轉化的,在這個思維之下只要在截止到期前,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然而我低估了當截止時間從不定期轉換到每天以後的難度改變,有些靈光需要經月或他人的隨口閒聊不經意的觸發,當時間只有二十四小時不到,觸及機率便大幅降低,甚至很可能一整日都不會觸發半次。
以往的創作習慣因此大受打擊,所有熟知的習慣不再管用,甚至成為我的敵人。

焦慮與危機感接著入侵前線。開始睡不安穩,連在夜半夢中之際似乎都半夢半醒的想著明日該寫些什麼,就連早上在枕上醒來第一個念頭都被偷換成了我好像想到了什麼靈感,哪一個主題應該已經可以動筆創作。彷彿時間真如此緊迫,就連睡夢之際也不能放過。

以往在腦中勾起焦慮的其他事由一概消失,並不真的已獲解決,而是在更急迫的創作死線當前,沒有任何事比它更重要--不知不覺間,我成了一個無論睡覺還是醒來都在思索創作這件事的人。而這竟然只花了一個星期時間。

琢磨了這些天我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完美主義症候群是有解藥的。解藥就是,不要強迫自己戒掉這個習慣(所有談習慣的書都會提到這點),而是將它改造你想要的樣子。

對我而言,那個完美主義者的我宣告死亡。搶救不治。
現在的我,是完整成長主義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