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風

紀錄這具身體從出生至今以來的「我」所觀察到一切,文中一切的我並不等於「我」,更像是靈魂搭上了一具名為「我」的行動載具,來到地球體驗紅塵

創作,為了創造你人生本不存在的意義

……寫與不寫的分界模糊了,下筆的時候是為了他者,不下筆的時候也是因為他者,漸漸地,寫與不寫在這樣的來回中成了同一回事。寫與不寫再無區別。曾經想寫的心因而沉寂,擱置在衣櫥上層不見天日的角落,遭到自己與日子淡忘。

是什麼時候開始想寫的?記得我過往的人生中有好過幾段特別想寫的階段,想寫的理由各不相同,有時為了寫出一段既定故事的不同結局,有時為了想要成全自己探究一個詭麗又深沉故事的背後脈絡,更有時是為了瞭解他人的故事,透過他們的聲音深入認識那樣的人生……像這樣的理由曾經多到無法成數,如今已不復記憶。

不寫東西的日子似乎更多。埋首於工作之中,成天在應付和呈遞那些別人的要求與期待,在那些不為了自己、不為了本來想寫的心而寫的日子,寫與不寫的分界模糊了,下筆的時候是為了他者,不下筆的時候也是因為他者,漸漸地,寫與不寫在這樣的來回中成了同一回事。寫與不寫再無區別。曾經想寫的心因而沉寂,擱置在衣櫥上層不見天日的角落,遭到自己與日子淡忘。

然而,總是會有那麼些時候,生活的熱度在專案與專案間冷卻下來,原先遭他人佔用的時間多了出來,有了縫隙,這時候腦中會生出些原先以為並不存在的聲音,有些陌生,像是許久不曾聯絡的故人,在多年以後突兀地在你的聊天訊息欄忽然現身。

野火,猛地在腦中肆意地燒起來,你知道自己非寫不可,沒有為什麼,只因為你想那野火開始燃燒。

野火終究是野火,雨會落下,不請自來的水依舊會到。當火焰熄滅,腦中的聲音再次被他人的聲音淹沒,你明白自己回歸到日常,成為誰誰的同事,哪裡的員工,你不甘願地甘願臣服在社會規則底下,和其他人做著沒兩樣的事。

//

在那些野火未燃的日子,我試圖尋找過人生的意義,找尋了很久很久。如果其他的人都有他們自己的,那我的呢。我到處尋找,無論是肉身腳程或者超出肉身以外的領地,我都試圖找過,也總是未果。

每一個看似在他人的人生裡成立的意義,在我這裡只是凋零,是陪襯,是拙劣的試圖仿效。我彷彿站在時尚品牌櫥窗外看著那件獨立設計師款夾克,想著自己皮夾裡只有一張溫飽用鈔票的過路客,哪裡都不是我的歸處。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醒悟:如果哪裡都找不到,哪一個誰的人生意義都不是我的,我何不自己創造一個。
What you can't find anywhere, create it on your own.

這就是我的起點,我的故事。



這是我的起點,但不一定會是你們的,如果你也感覺自己一直找不到那個為什麼,歡迎加入我挽起袖子來創造屬於你的。

(順帶一提,我在進行日更30天的自我挑戰,歡迎關注或加入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