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BN29

意识到也许永远不能被发表,但又不愿意只做一个抽屉里的作者……

博尔赫斯代餐一则

和古埃及人以及商朝人一样,某个使用未破译第勒尼安语言的古代文明也认为人死后依然在另一个世界生活。我们正在发掘的墓葬极尽奢华,显然是属于某个王室成员的。反常的是,密封墓室中金银餐具和用品摆放地杂乱无章,本来应该被时间光荣腐蚀的礼仪性武器却被打斗折断。我们只能从墓室的壁画中猜测发生了什么。

画面描绘了一种稀有的蛇,名字似乎和伊斯特鲁亚语中的“礼物cvil”有关,也有人觉得这是“残缺”的意思,指这种蛇浑身苍白虚弱,几乎没有视力,日复一日在土壤中缓慢潜行,摄取不幸的虫子和树汁维持生命。这种蛇真正的猎物是地下冬眠的熊,也许经过很多年的等待,这只缓慢的猎人终于遇到了一只不小心的熊,于是它注入全部的剧毒毒液,在猎物旁产下很多蛋并死去,留下巨大的尸体给新生的小蛇。很不幸的是,这位墓葬的主人,已经接受神谕命中注定将要继承王位的王子被这种剧毒的残缺蛇类咬了一口,族人立刻截断了他的小腿试图挽救其性命,但这个高贵的少年依然很快沉入了无限冰冷的睡眠。埋葬他!人们把作为失败治疗产物的小腿用金箔包裹放在他身边,将王子摆放在鲜花至上,杀死他生前喜爱的仆人和少女殉葬,用仪式和奢华的陪葬品结束葬礼。

剩下的故事我们可以从墓室中凌乱的骨殖猜测,这种神秘蛇类的毒液实际上是让受害者进入和它一样迟缓时间的麻醉药,在日后很多年岁中的某一天,王子从大地深处醒来,由于饥饿吞食了身边自己的小腿。他并没有慌张,因为地下世界有作为王室的一切,仆人,随从,国王的刀剑和金银。或许他享受土壤中迟缓的节奏,认定自己在温暖的大地中继承王位,自由役使周遭一切,毕竟生前所见豪华高贵也不过如此。或许多年后他的兄弟继承了地上的王位,按照族人的信念两者必有一场决定神灵意志的对决。直到这位潮湿大地中的独腿少年战败前一刻,他仍然自以为无限时间与空间之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