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san

自由撰稿人,平等公义追求者,资深时评员

脸书和推特到底是媒体还是平台

發布於

2020年10月14日,八卦小报《纽约邮报》捅出了大新闻,说是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送去修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里面有乌克兰大亨要求亨特引见他爹的信件。这个故事比较蹊跷,2019年已经定居洛杉矶的亨特拜登,要把自己有敏感信息的三台据说是进水了的苹果电脑送到数千公里外的一个不知名电脑店去维修,而且维修费才85元,简直匪夷所思。维修了以后还不去取。结果这名盲人店主就把电脑交给了FBI。这也很奇怪,一般情况下,我们送去修的东西如果不去取,店家难道不应该先打电话联系我们。哪有上来就交给FBI的道理。而且这个维修店老板又复制了一份电脑数据到移动硬盘里,给了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朱利安尼又把数据交给了川普前首席策略是班农,班农把信息告诉了《纽约邮报》。据称,FBI去年12月就得到了资料,而利益方在离大选不到三周时才通过《纽约邮报》捅出来,时间点蹊跷。

纽约邮报报道的题图

由于这则报道信源不可靠,太离奇古怪(纽约邮报撰写这则报道的记者都拒绝署名)。又在社交网络上疯传,于是脸书和推特都把这则消息定成不实消息,不让转发。还封了纽约邮报的账号。白宫新闻秘书Kayleigh McEnany,也因为转发了纽约邮报的报道,而被推特短暂封禁。

推特给出的解释是,《纽约邮报》的文章,透露了个人隐私信息,包括电邮地址和电话号码,违反了推特的规定。同时推特认为文章中提到的材料,不是合法获得的,违反了推特关于分发黑客材料的规定。推特政策主管Vijava Gadde16日晚表示,公司就稍早的举措收到外界反馈后,已经决定修改政策。不再以禁言为主,而是添加背景和文字解释。

脸书和推特的举动,惹恼了川普的支持者,和共和党议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共和党籍议员Lindsey Graham和Ted Cruz在任命大法官听证会之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给推特和脸书发传票,要让推特CEO Jack Dorsey和脸书的CEO扎克伯格下周来国会听证,为什么要干涉言论自由。

FB和推特为什么要在网上干涉言论自由,这得从2016年的大选说起。

社交媒体在2016年大选中的作用一直饱受争议。2016年大选,普遍认为各种外部势力在脸书上介入影响大选。比如传播了名为pizzagate的著名恋童癖假新闻,无端指控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团队跟一个地下儿童性交易组织有关联。导致一个人信以为真,拿了一把枪去pizza店调查真相,还开了几枪,这个人当然被捕。还有著名的班农也有份的剑桥分析公司,利用脸书的API漏洞,获得用户信息。并通过分析用户数据,对不同政治倾向的人投其所好,喂食各种假新闻,从而左右目标用户的政治倾向,间接地操纵了选举。因为假新闻在推特和脸书上传得太厉害(有mit的研究指,假新闻比真新闻传播速度快六倍)。脸书CEO扎克伯格2018年就被国会叫去问责,质询他如何妥善处理用户数据不被盗和对付假新闻。那段时间脸书也是饱受争议,FB股票价格从190跌到了130。

最近的大热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也指出,社交媒体通过分析用户行为,会根据用户的喜好给用户推送喜欢看的内容。因为假新闻比真新闻传播得快很多,用户看到的假新闻就真新闻多,于是社交媒体网站的算法就会给用户推越来越多的假新闻和阴谋论。导致用户的政治观点就会越来越极端。所以这个纪录片也呼吁要对社交媒体以及发布上面的内容加强监管。

事实上,在今年的大选季节,脸书和推特都加强了对大选相关信息的核查工作。比如拜登采访时睡着视频,或者休斯顿儿科医生说羟氯喹能治疗新冠肺炎的视频,都被脸书和微信审查,标记为假新闻。之前,脸书和推特还删除了来自某国的一些传播假信息的账号。这些行为都没有引起异议,怎么一到移除涉及大选的假信息的时候,很多人就不干了,这是不是双标。脸书还觉得委屈,我不处理假消息的时候,你们骂我。我现在处理假消息了,怎么还骂我,那到底要我怎么办?

因为互联网行业,从第一天就坚持说,我们是平台,不是媒体。所以我们对平台上发布的信息真假不负责。这个叫做避风港原则,就是川普口中提到的section 230保护条款。230条款是1996年通过的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CDA) 的一部分。这就是著名的“避风港”条款:互联网平台无需为第三方使用者的言论负法律责任。如果网络内容不当,政府也只会追究发布者的责任,而非提供发布平台的互联网公司。另一方面,230条款也授予了互联网平台出于“善意原因封锁和屏蔽冒犯性内容”的权利。230条款免除了网络内容提供者和用户使用第三方信息的连带责任。也就是说网络公司不会干涉用户行为,直到法院出了传票为止。

Section 230(c)(1) provides immunity from liability for providers and users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who publish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third-party users

230条款,使得网络公司免于被追究其平台上的内容诽谤,侵权等连带责任,公司就可以野蛮生长,不对其平台上的内容负责。就好比,淘宝上卖假货的很多,监管部门查淘宝,淘宝说,我们只是提供个平台,我们不负责核查上面卖的货物真假,以此作为推脱。但是实际上,对淘宝上卖假货,主管部门还是要追究淘宝的连带责任的。

可以说,230条款对脸书和推特的发展壮大功不可没,也可以说,230条款是脸书和推特成长为社交媒体的重要支柱。他们无需为自己平台上的内容承担责任,比如色情暴力内容,也不需要为自己不处理不当言论负责。在之后的一次次监管事件中,互联网公司都一再用230条款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在社交媒体出现以前,早期的web2.0时代,互联网企业基本上没有干涉用户。互联网信息也是自然呈现的,也就是说所有人看到的内容都是一样的。但是随着社交媒体的出现,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收集用户信息。随着企业收集的用户信息越来越多,通过算法排序来给用户提供内容显示的做法无处不在了。脸书,推特,今日头条无不如此。这时候再说互联网企业没有干涉用户就站不住脚了。排序已经成为了信息的一部分,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干着一样的事,那就是收集用户信息,干涉用户的行为。

脸书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揭露出来以后,干涉用户行为的做法就已经坐实了,再也捂不住了。与传统媒体不同,也是更加可怕的是,传统媒体做了什么,怎么影响人大家都一目了然。但是社交媒体做了什么小动作,把流量用来做什么没人知道。传统媒体的原则也不是第一天就有的,也是经过不断博弈有了今天的媒体原则。所以呢,社交媒体也应该逐步有媒体一样的原则,那就是对上面的信息负责。

推特的两名创始人,都是玩信息服务的高手,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2020年大选这么关键的念头,他们可不想承担什么重大历史责任。所以,要么就贯彻媒体原则,要不就会给自己招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早期的互联网公司坚持避风港保护条款是规避风险,限制的社交媒体要坚持媒体原则,也是同样要规避风险。这是互联网内容服务者与时俱进的结果。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的时候,因为推特连续给川普总统的推文标注,“这个事实需要核查”,“不实信息”之类的标签,导致川普非常恼火,于是因为推特连续给川普总统的推文标注,这个“事实需要核查”,“不实信息”之类的标签。就在推特上威胁说,他要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政府对社交媒体的避风港230条款做出限制。他要求撤销230条款的本意,是要打击推特。

从星期三到现在, 推特的管理政策因为最近的反馈进行了大的改动。不再以禁言为主,而是以添加背景和文字解释。

出现限制纽约邮报内容转发的事情以后,川普又说,既然社交媒体要跟传统媒体一样了,那就要重新审视互联网公司是否适用section 230,他要马上剥离对互联网公司的230保护条款。然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也表示,要重新审视section 230。

如果社交媒体要像媒体一样对自己平台上发布的信息负责了,那么脸书和推特对平台上的不实消息进行限制转发,则是完全合理的,连川普都同意了这样的做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