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支哥哥

政治立场,無。自學社會學中

国安法的思考

發布於
文宣

我讨厌割席,更讨厌自己和爱好自由的割席。实话说,我很少讨论香港的问题,一方面是在大陆敏感,一方面也是这个话题太复杂了。因为什么呢,去年下半年真的是我不断建立新观念又打碎的时候,我不断的改变立场使自己更符合自己十多年接受教育以来的认知,符合自己对自由的认知吧。今天的香港又走到了去年夏天的境地,可是真的值得吗?我不是质疑他们街头革命的初心,我知道很多人是真的希望香港变好的,因为大陆有太多的不好,而这些不好很多是大陆人看不见的,我这个人喜欢多角度的看问题,不同立场的都会看,倒不是为谁说话了。

去年第一次思想革命受阻应该是我在国外去认识网络上的香港人群组吧,那会有些误会后来他们踢出了我,我因此和朋友抱怨。但也没有影响我怀疑他们的行动,当然是因为太讨厌国外的小粉红的做派了,所以就顺理成章的喜欢了他们的对立面。后来我获取了更多的知识,了解了更多香港政坛的历史和变局,特别是街头政治,我学会了黑群这个词,我似乎彻底改变了对反送中的认知。我可能就不像之前那么支持他们了,我还是会去看推特的各种消息,但是就像我自己给朋友说的,我变得不那么强调立场了。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唯一能支持的就是反警暴,其他的我也支持不了,第一与我无关,第二我也看不见结果,加上其他的诉求更难以实现。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的想法。可能用我自己的话说,我变得更理智了吧,毕竟既然我们都认为对手是一个强大无比的极权政府,那么这样的街头运动又带来得了什么呢。

今天,香港再次发动街头运动,抵抗国安法立法,我仿佛有点分裂了,仿佛又不,因为这也是事实不是吗?我觉得他们不应该上街,推动国安立法的是大陆全国人大,又不是香港政府,在香港上街,算是抗议吗,也许是吧,可是去年这半年受到的非大陆的恶评也不在少数。当然也不可能去大陆去北京,那不是自投罗网,那就不用送中条例了,自己就“送中了”。全国人大立的法是在香港施行全国性的法律,按理说只要放进附件三就算合法,没有因此就绕过二十三条。香港最后还是为二十三条立法,就像微博里说的子弹递刀,香港一天不立法,大陆和建制就会拿这个说事,因为写在基本法里的责任义务,逃不掉的。这些东西只要稍微花点时间动点脑子都能查到。

结尾,希望所有人特别是支持自由的人,特别要学会独立思考,不要再被某一条特定观念束缚,谁又想做一个双标的人呢。我不知道我以后还会不会在matters 讨论香港,但是我知道香港的局势依然相当不乐观(哪怕没有国安法)。香港人加油,但是无休止的街头运动不是只会平添流血暴力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