汎汎與小迪

我們的生命就在我們的日常與對話之中盤旋而上,關於願意活著也選擇活著,關於轉化整合與穿越,關於朝向死亡的日常,關於看見了之後持續保持脈動而擴展的那些。

你的多與我的少

小迪回覆著:「是噢!妳說的對,我真的摘九層塔摘得很快樂耶,那我說的”多”,確實不是描述數量,是我真的感受到很充足的快樂。」我說:「那我說的滿意,也不是指數量符合我的需求,而是收到了那滿滿的快樂,且如實地共感著快樂。」



午餐是蕃茄燉菜,備菜時,小迪快樂地說:「我去摘九層塔給妳!」

我繼續嘩啦啦地洗菜,唰透透地切菜,一會兒,小迪雙手捧著九層塔葉們走進來廚房,燦爛地說:「我摘了好多哦,妳滿意嗎!」

轉過頭看著小迪的開心滿懷,我笑了出來,然後看著小迪掌心裡的九層塔葉們,心裡的第一念頭是「啊,好少!」,我對著放下九層塔葉又要再離開廚房照顧毛孩的小迪說:「滿意!滿意!」

我繼續嘩啦啦地洗菜、唰透透地切菜,看著放在流理臺上的九層塔們,再一次,我看著那覺得其實摘得太少的念頭,與那念頭的自己⋯

啊,我的多與少,不等於小迪的多與少,雖然我選擇沒有說出我的第一念頭,我那覺得摘的太少的念頭仍然是在我之內、被我允許的;而笑著回覆小迪說滿意的我,也是在我之內的,而這個我,著實接收到了也感受到了,小迪那摘九層塔快樂如陽光的燦爛,抱滿懷地送來給我,我覺得真的是既快樂又美好。

我再一次看著流理臺上對我來說太少地九層塔,我感受著快樂與美好的同時,也開始感受著,進入冬天後的九層塔確實不像夏天時茂盛。我拿起九層塔嘩啦啦地洗著,冬天的九層塔,一樣快樂,不再只是多與少。如果我選擇了表達我的第一個念頭來回覆小迪,「怎麼這麼少!」說出這句話太容易了,但這些美好可能就會被我的期待與需求、甚至形同指責與抱怨給遮蓋了。

享受著午餐時,我對小迪述說了我對我自己的看見與理解。小迪回覆著:

「是噢!妳說的對,我真的摘九層塔摘得很快樂耶,那我說的”多”,確實不是描述數量,是我真的感受到很充足的快樂。」

我說:「那我說的滿意,也不是指數量符合我的需求,而是收到了那滿滿的快樂,且如實地共感著快樂。」

我們暫時停下午餐,重新回到那陽光下的燦爛,重新進入那滿懷的感受,重新練習再一次述說。

小迪:「我摘地好快樂噢,給妳,這樣的量夠嗎?」

我:「對燉菜來說我覺得這些不夠,對我來說,看著妳與妳帶來給我的,我也好快樂。」

那燉菜呢?

很好吃。

燉菜每一次的味道都不太一樣,而每一次,都那麼剛剛好地好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