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春風

Non ira reconde.

女性穿着暴露遭到侵犯有责任吗?如果没有,是否有风险?

發布於

无责任和无风险分别是法学和犯罪学的领域。

分摊责任只会在民法中出现,所以女性穿着是无责任的。至于原因可以旁征博引写一篇journal,就大概说一下:基本自由(这里为穿衣的自由),与刑法的目的(维持社会安全并改造犯人)。

虽然无责任是法律上确定的,但是有风险的观念却是socially constructed。犯罪学者们早就在六七十年代就对这类风险有过丰富的讨论。潜在男性犯人首先会认为女性更为体弱,女性便是罪犯眼中更容易侵犯,具体可以参考victim precipitation theory(Schafer, 1968) 和routine activity theory ( Cohen & Felson, 1979)关于“合适的受害者(suitable target)”的部分。 Cohen和Felson(1979)也提到了“有动机的罪犯(motivated offender)”这一概念。一般罪犯不会长时间规划犯罪,所以日常生活中的合适目标就成了他们下手的对象。

由于穿着相对暴露的女性更为“性感”和“放浪”是一个男权社会下的社会建构,导致了男性罪犯在进行犯罪前的peripheral mental process(peripheral这个研究记不清名字了)会借鉴作为他知识一部分的社会建构。这样,Other things equal的理想状态下, 在现代社会里穿着暴露的女性遭到性侵犯的风险的确增高了。

相应的,从社会建构的角度上来讲,还有很多条件会增加女性受到侵犯的可能,如lifestyle model(Hindelang, Gottfredson & Garofalo, 1998)的3三个基础概念:

1、有和罪犯相同社会特征的受害者更易受到侵犯(尤其是年龄,有数据支撑)。

2、生活习惯较差(去不安全的酒吧、同黑帮来往等)的受害者更易受到侵犯。

3、在一些危险地带(指的是crime scene而不单单指住所)的犯罪者更容易受到侵犯。

许多大陆的网民对每次强奸案后的安全贴士愤愤不平:是不是以后女性出门要武装到牙齿?但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的。宣传安全贴士能让更多的人避开风险,这和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是毫不冲突的,就如发烧时的物理降温和抗生素使用——打了抗生素并不会不做物理降温,反之亦然。

请不要对本回答进行任何价值观上的解释。穿着暴露导致受害风险提高不是任何人的错误,而是一个社会性结构的错误。我们需要改变的是“认为女性更容易侵犯”和“认为暴露女性更为骚浪”这样的不良认知。很多带节奏(包括女权观点)的回答看起来会很解气,但不仅不解决问题,反而可能加剧性别对立和性侵案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