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

跑路作家、酿酒农夫

迷路总在分手后 ——晃荡在梅花山无人区

發布於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这话有毒。

这是一杯浓度极高的麻醉药,专门用来蒙蔽自己,承受很多不能承受之重。

自从这一次进山闭关写作业开始,几乎每个夜晚都要对自己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终于完工,不用再自欺欺人、各种放飞自我。从现在起就要做一个幸福的人,各种爬山跑步吃喝玩乐。

第一次进山探访古道,就对这条路一见钟情。据说这是几百年前的“高速公路”。那时梅花山只有官道一条路,连城人赶古田集往返要走一整天。早起带着要卖的东西几十里山路赶到,再在天黑之前带着买回的东西返家,几十公里。

这是古官道,先民的通衢大道

我们也一天几十公里,好的地方有古道可走,现在毁损严重,很多地方无路可走,一则没有先人身手,二则路况不及先前,走不快,一天25公里已是上限,如果一不留神走错路拖成30公里甚至还多,那就得在不见天日的林区无路之路上,与野猪狗熊一起走夜路,灰常灰常危险,深山野行,我走过一次。

如今的梅花山是水源头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是无人区,古道荒废已久,自然风光绝佳。我在深山古道晃荡超过一百公里,有趣航线都被踏遍,全程未见一个游人。

人不多但花不少,山桂花蜜,连蜂蜡一起吃,味道好极啦

一路什么都好,就是迷路不好。

第一次去“闽西第一峰”狗子脑(1811米),山顶迷路,去不了目的地铁山罗地,只能舍弃那里的朋友杀鸡杀鸭已经做好的饭原路返回。我不吃肉,舍那些肉没什么舍不得,可怕的是走夜路,下山已经晚八点。三天后请了向导专攻“铁山罗地——狗子脑”一线,上山下山分别走了两条不同的路,28公里,所谓“报复性消费”,说的就是我们。

村口看到一队阉鸡,不慌不忙慢慢走,我威胁它们:要吃鸡肉啦。鸡们全然不为所动。难道鸡也有灵性,知道我不吃肉?

后来,为探桂和至坪头的近路,我和朋友在山里转了整整一天走了25公里,最终还是没有找那条2公里的路。当然最后还是请了向导,一百块钱的向导费实在是物有所值。

这是保存完好的官道,无须带路

所以,昨天去庙金山(地图名是金山,因为通往庙前镇,当地人称庙金山)时,早早请好的向导,由上杭县桂和村去攻1760米金山,风景无敌但是一路艰难。山里的路没人走了之后主要归野猪所有,到处都有它们拱的痕迹,但庙金山那一线,连野猪都不肯去,难走可想而知。

8公里耗去三个半小时,但是向导说,我们行山速度够快😂

终于到了金山山顶,向导原路返回桂和,我们由另一条路下山,要由背面去往连城县的小康村——此去小康并不是为了奔小康,而是因为,那里距离温泉比较近,艰难爬山之后泡温泉解乏,那才是幸福的人。

结果,下山的时候,不出所料,我们又迷路了。

迷路路段无图无真相,一路山花撩人

明明向导把我们送到了正确的下山路口,但是,迷路总在分手后发生。

从庙金山到小康村据说只有四公里,但是我们硬是六公里走到了大源村。这一大一小的差别不仅在多走出来的两公里路,而是难走。

路难走,花不错

晃荡无人区,好路歹路都走过,但没走过这么难的,不止难,而且险,根本没有路只能奔着山谷硬向下切,坡度超过五十、止不住下滑不说,最可怕的是经常有突如其来的断崖。如图是我们四脚并用爬过的一道坡,等到终于下到谷底仰头看看才知道后怕,是二十多米的石崖。一旦失足,直接升天,估计以后就再也不用操心迷路找路的事情啦。

树梢头的崖断面,是我们手脚并用爬过来的,可惜拍不出山势陡峭,更拍不出那份后怕

好在,有惊、无险,除了手指头,没有认真受伤,全须全尾,平安下山。先去享受美食安慰肠胃,然后去温泉安慰手脚,最后回来好睡一觉安慰心灵。

回来就被好消息砸到头:疑似找到了合适的土地,可以在那里尝试我“关起门来朝天过”的生活梦想。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真有道理。

更好的是好消息不止一发。本来还想趁离开福建之前最后的时间再探“小康村——庙金山”一线并沿途结绳记路以利后来,但是,我这段时间报复性爬山臭名昭著,已经走挂了两拔陪走的朋友,大家都有正事要做没人跟我一起玩。原来以为这次只能留下遗憾,但是没有想到,今天一早又看到留言,有人问最近有没有爬山的计划。有啊有啊当然有,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明天一起去探路庙金山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明天玩过之后,一定要收收心,接下来好好种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