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

跑路作家、酿酒农夫

自由 以及實踐自由的願望與能力

天空中飛舞著很多故事,這一節不講人是怎麼被害死的,換個勵志的,講人怎麼活下來。

上一節從金聖嘆的死講到我的死,幾百年又痛又長,這一節簡單,只講人是怎麼活下來的。

加拿大北部的因紐特人,祖祖輩輩住在傳統的冰屋子里,天寒地凍,零下幾十度嚴寒,沒有電,沒有暖氣,也沒有自來水。政府覺得這樣不與現代文明與時具進太過悲摧,於是建好了新房,請他們遷村。

說是「請」,但是這種請,因為有了國家權力的背景,其實就是命令啦。

有的願意,有的不願意,有的是拗不過政府,有的是拗不過家人,總之,情願不情願地,還是要搬家。

只有一位老爺爺,堅持不走。

老人家就是拒絕現代文明拒絕進步拒絕從天而降的好日子,家人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軟硬兼施全無效,決定換種方式。他們搬走了所有家當和食物儲備,只留下了兩條狗,料定老爺爺堅持不了幾天,就會乖乖就範,轉去投奔現代人的幸福生活。

兩手空空的老爺爺,走到院子里,解開身上的皮褲子做了一件很不雅的事:解大便。

一邊解大便,一邊做了一件更不雅的事:將大便解在了自己的手上。

老爺爺趁大便剛剛離開人體的余溫,在被凍住之前塑造成一把刀。

在極地嚴寒中,屎刀很快被凍實,堅硬如鋼。老爺爺揮刀殺掉一條狗,再將狗皮割成繩子,一頭系在活著的狗身上,一頭系在死掉的狗的肋骨上,用雙手和屎刀造了一部雪橇。

一意孤行的老爺爺啊,就這樣載著他的糧食(狗肉),與他的寶刀一起,與現代文明背道而馳,消失在風雪之中。

第二年,家人和族人再次回到故居,他們一步躍入現代社會在新時代小區里度過了第一個溫暖的冬天,也在不屬於自己的生活中患上了各種現代不適應症。因紐特人不是拒絕電燈電話現代科技公共服務,而是不能沒有自己的生活環境與文化傳承。

他們回到被廢棄的村落,做好了為老爺爺收屍的心理準備,見到的卻是神采飛揚的老爺爺本人。

後來,很多年過去,加拿大政府向因紐特人各種道歉。對他們生活方式的修復和賠償,也是加拿大轉型正義的一部分。

老爺爺的故事,在現代化網絡里飛舞,一網打盡所有的贊嘆,不論新人類還是新新人類。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我要向老爺爺學習。

當然學不來屎刀,台灣太過溫暖,條件不具備。另外,我不吃肉,讓一條狗為我犧牲生命,不值得。

我要學習老爺爺的獨立自由範兒,權力於我何有哉,還有他強悍的生存能力。

幾百萬年以來,人繁衍、取予、生死,一直是自然里的一部分,但短短幾百年強大到忘乎所以。似乎不再是自然的一員而是自然的主人,越來越不知敬畏似乎也不必敬畏。

看上去,人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了,強大到可以改天換地。但我們所擁有的自由不是更多,而是更少,越來越依賴現代社會系統,越來越依賴權力系統,甚至被異化為權力系統的附庸。

哪怕是所謂人生勝利組進入了這個權力系統,成為權力金字塔頂的官員,或者攻佔收入金字塔的頂端,又能怎樣?上最好的大學進最好的公司拿最高的薪水建豪華別墅買昂貴名酒,和那些出入類似商場會所選購同樣品牌人沒有什麼不同?只要離開了這些權力系統就什麼都不是。

不要以為我「權力系統」之所指僅限國家權力。供水系統供電系統,企業生產資金貨幣系統,文化教育衛生醫療,哪個不是?

身體從屬宰制會改變人的思維與思想,從行動到頭腦都成為權力系統的從屬。人臣服於所有的權力系統並被它們控制,只是遠離了自然。貌似呼風喚雨,但都只是權力系統里的零件,只是在花樣翻新地做別人。

我敬佩那個因紐特老爺爺,儘管他除了屎刀什麼也沒有。

東方傳說中也有一位老爺爺擊壤而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只順服自然,不屈從權力,擊壤而歌的老爺爺是獨立自由的,極地冰雪中的因紐特老爺爺也是。但我們不是,怎样条分缕析言說自由民主都不是。我們離開權力系統就活不下去,身為附庸空談獨立自由,欺人自欺耳。

只有選擇自由的意識不夠,有拒絕權力的勇氣也不夠,有言說與宣言還不夠,需要有實踐自由的能力。

擊壤而歌老爺爺,我所欲也,因紐特老爺爺,亦我所欲也,二者不能得兼,首選因紐特老爺爺者也。

這麼選不是崇洋媚外。在先秦擊壤而歌,那是人類社會的開創年代,這種活法比比皆是,敬天畏地順服自然是時代主流,那個時代的「帝力」也還對天道有所敬畏,頂多自謂「天子」,天老爺老大我老二。當下是一個國家權力和各種權力系統無限膨脹唯我獨尊「天老爺老二我老大」的時代,總有人以為只要擁有了權力就可以人定勝天。而人的進化過程也成了一種退化過程,我們失去的不僅是獨立自主的能力。在自以為是的國家權力、傲慢自大的「先進文明」面前,赤手空拳的因紐特老爺爺,用一把屎刀,優雅顯示生命的力量、另一種文明的力量,這也是自由選擇的力量和人生尊嚴的力量。

我用到了「文明」這個詞。人類文明從原始人類、神話時代、傳說時代一路走来,人和其他的動物、甚至是和植物差不太多,屬於自然,人類的文明也一直都是長在土地上的。工業革命以來,人的生活、科技進步和權力系統一直都在巨變,日益遠離土地高於自然,一飛沖天忘乎所以,開始有人自信人定勝天。「知識就是力量」,「認識自然、改造自然」,發現某一種細菌致病、致命,然後發明藥物採取手段殺滅,現代醫學甚至可以阻斷基因轉基因人造人;發現蒸汽驅動發明機器發明大工廠發明跨國企業全球化,工業革命產業革命甚至要太空革命開發外太空……與此同步,人離土地越來越遠,從田園通往村莊通往城市和更大的城市,小國寡民通往民族國家和超大國家……曾以為這就是文明、是進步。

「驕傲無知的現代人不知道珍惜,那片未被文明污染過的海洋和天地」,慢慢遇到太多問題,環境生態的懲罰、自然規律的報復,不得不反思現代科學的無知。發現現代人生活方式導致了孩子越來越高的白血病發生率要回頭求助於益生菌,不得不反省現代文明的野蠻、檢討曾經如何對待因紐特人要轉型正義……

不僅人類社會、人的組織形態需要反思與回歸,個人生活與生命健康也一樣。

擊壤而歌老爺爺,我所欲也,因紐特老爺爺,亦我所欲也。當然,我是我,不可能變成你,作為一個「生理女+心理女」不可能變成老爺爺,無論因紐特老爺爺還是擊壤而歌老爺爺。不過那不重要,我至少可以成為一個特立獨行的老姐姐,種田釀酒從容特立,發動一場生活革命與更多人優雅同行,在宜蘭豐美之地春風秋雨中從容優雅老去,成為一個特立眾行的老奶奶。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顧,二者皆可拋。」課本里有這首詩一直讓我大惑不解:為什麼要為了自由拋棄生命與愛情?能不能生命、愛情、自由、還有各種好吃的,都要呢?——可見,從小,我就顯現了作為一個吃貨的潛質。

成年之後,在「魚與熊掌」之間,拒絕被動追隨人云亦云,捨熊掌而取魚者也,顯現了一個吃貨特立獨行的品格——其實,主要是因為我不吃肉,還能接受魚。

後來知道,魚比熊掌含有更豐富的營養成份,吃魚更有益身體健康。出於本性,稀裡糊塗做出了正確的科學選擇。

再到後來,才知道更多,原來我作為一個吃貨,出於本性,稀裡糊塗做出了太多正確的選擇,這本書,寫的就是這些。

吃不用著急,這本書全都寫吃,現在要出場的是——愛情。

生命 以及生命中的鹽與糖

活着 并要活得高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