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

跑路作家、酿酒农夫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

很多年前,
有一首歌这样唱过:
“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那么,荆棘是不是也一样?

前几天参加了一场盛会,
遇到很多老朋友,
问我“这些年你怎么了?”

这些年走过一条蛮长的路。
用了整整一年时间,
在台湾徒步环岛,行程万里。

凡是照片下面带标注的,都来自台湾《镜传媒》

后来,写了一本书《走着瞧》。
不是风景游记,美食地图,
而是对台湾社运的批评。

种了一片田,
在宜兰深沟村,
晴耕雨读,种稻酿酒,
全手工操作,自给自足。

台湾人说的“两分田”,
其实是0.2公顷,
合我们这边的三亩多。

写了一本《亲自活着》,
一本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酿酒书,

写的是吃吃喝喝,
也是食物主权,
是个人权利与权力系统的关系。

出这本书的时候,
顺便把多年前的旧书出了一个繁体版,
就是这个《可操作的民主》。

再早一点,
2016年10月,
几乎同时,
在台湾出了一本书,
在香港出了两本,

我称之“现实魔幻主义三姐妹”。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
如今正走在找田的路上。
不管路上是鲜花还是荆棘,
只要走,就会在路上遇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