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nTsai

1985年生,台灣人 2019年11月開始嘗試創作的生涯,練習每日創作1000字以上的文章,原本希望可以持續一年,看看會發生什麼改變。 雖然只做到了三個月,但自己確實感受到變化,那是文字的靈魂在內心已萌芽。

晨曦

發布於

雷達聲的鬧鐘響起,掀開棉被、迅速起身,用一種害怕自己的生活習慣影響別人的愧疚和執拗結束這清晨的第一道喧囂,然後試著在天還未亮的時辰強迫視網膜接受偽造的人工光明,睡意頓時就會被驅趕大半,無論昨夜究竟是幾時上床的,已經漸漸的變成一種習慣。

比起一開始總呆坐在溫熱的棉被裡,然後輕易的倒頭再偷一點10分鐘、5分鐘甚至3分鐘,噠噠噠噠的聲響就還要再反覆播放個好幾次。或者,乾脆結束抵抗,奮力投降,用近乎愚蠢的心態定義剛剛的反覆堅持,在眼皮底下高歌統一的大業,你我終於完成百年來被分裂的意志,開始信仰唯一的共主,枕頭萬歲、萬萬歲。

現在,倒也不是毫無雜念的自動化流程,難免還是會呆坐片刻半晌,但也知道切忌不得再近棉被之色、切忌不得再闔上眼皮,沉吟在心底的狡爭抗辯會隨著行動而有所退卻,且若沒有好幾次深陷在睡意的流籠中,也難以用理性的知覺去判斷甚麼樣的做法會得到自己想要的方式來開啟這獨特的ㄧ日。

想獲得自由、想獲得解脫;想獲得權力、想獲得財富;想獲得平靜、想獲得圓融,都必須在極樂和苦難間徘徊,錢財與貧窮間掙扎、傲慢與謙卑中流連、安心與罪惡間猶疑。用一天的時間初覽《流浪者之歌》,悉達多的故事驗證著智慧不可傳、教義不可言、經驗不可授,每個人都必須親身走完光明與黑暗的輪迴,才能在世間萬物中尋找到永恆的自我和清澈的靈魂。就連單純早起這件事情,雖然是微小單薄的個人習慣,卻也影響著個人一生的作息和時間運用。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小改變,經歷的道理也和倫理情慾相同的,光聽、光看別人的文字和語言,即使很容易理解,也可以明感到效果,但若不曾親為、不曾享樂、不曾墮落,就不會有後續的明心見性,也沒有清澈見底的果決。

開始習慣了坐在書桌前體驗夜晚與白天的交界,開始習慣了在靜謐的時刻專注文字的發想、開始習慣了在獨處的時光裡思考和反省。改變雖然極其細微,卻也足足花費了將近1年又2個月的時間堆積和轉化。噢,但我還是很想念蜷曲在被窩裡悠遊的纏綿睡意,我還是很想念一覺醒來有明亮的鳥鳴布置好歡迎新的一天到來的儀式,比起夜裡深沉、比起夜裡的死寂。

不過,推開窗戶,感受一陣清風和濃霧,今天難得在池上沐浴朦朧的晨曦,若不是清醒著,也享受不到這樣的景致吧,也撇不見小蟾在池子裡泡澡的從容。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