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nTsai

1985年生,台灣人 2019年11月開始嘗試創作的生涯,練習每日創作1000字以上的文章,原本希望可以持續一年,後來只做到了三個月,但仍未停止寫作。

忘了自己也身在大海旁邊


靠近年關,農曆年前我在內勤辦公室的最後一天,行程依舊,抽屜櫃裡的核銷案件因為太滿不得不將那一疊東西從小格子換成大格子,公文系統裡的收文匣要直逼20大關,想要在這最後一天把任務清空的遠大抱負,只能妥協於不堪入目的現實,氣氛真的非常不一樣,和外勤的生活比起來。

在外勤的日子,過年前上班是沒有太多醒目奇特的感覺,輪班的生活型態會使的心情對於任何月曆上的標註和醒目的顏色失去興趣,每個休假的日子,都是特殊的節日;每個上班的日子,都是日常的慣例。不過自從不再寄宿於「救災救護」的銅盤底下,這年前天花板下的氛圍倒是讓我不太習慣。

以往在台中,進了大隊辦業務之後,會有一個感覺,那就是新人進來第一、二天似乎會不知道要做甚麼事情,即使每個人往後都會一如平常的進入忙碌。但這一次,正式接觸了電子公文系統,從半個月前就和同事交接居然有滿滿交接不完的瑣碎。從1月9日正式坐上黑色座椅的那一刻開始,工作便由如雪花般不停的從天上飄落,不停的將綠色的桌面堆起雪色的白,我則不停用藍色的公文夾鏟起不斷積深的白底黑字,不讓這一層一層的積雪堵住了桌上的道路,埋沒了行走的空間。

不太習慣這樣的緊迫氛圍,年前的十數個日子。

為了盡快能夠上手,不得不犧牲每天早晨屬於自己的黃金時段,撥出一部分自我提早開始上工,同樣利用這最閑靜幽然的時刻,不會有手機通訊軟體的提示音,也不會有電話突然響起的蠻橫無理。一直持續到傍晚接近六點,腦袋也失去了靈活、眼神也失去了光芒,然後抱著未竟之憾離開大門。心裡總想和老婆開個玩笑,我很想大戰個三天三夜把手頭的工作一掃而空。

所以,即便是要過年了,內勤機關要開始休長假了,有些同事們在下午就開始收拾心情,有些老練的前輩甚至前一天就結束這生肖年的最後回合,我倒是只能埋首於雪花紛飛,幻想接下來的春節長假也能一樣有工作時間和空間繼續將自己的工作步上軌道。

但,也是該休息一下,學著沉溺在忙碌的深海中浮出水面喘氣,學著攀爬在陡峭的稜線裡停下來遙望,利用年前最後一天的下午一點空檔去監理站將車輛報廢的途中,我忘了我居然離遼闊宜人的大海那麼近,總是一如往常的被公事、被頭頂的輕鋼架、身後淺白的玻璃窗、暗沉的窗簾、眼前冷漠的大門,以及無情的電腦螢幕所包圍的封閉空間所束縛,我忘了我居然吹的是徐徐的海風,一直沒將心頭的窗戶打開,憶起沒有人能取走的屬於自己的自由和愜意。

做不完的,學著讓他靜靜躺在原本的位置等待,工作的主人,也一樣必須學會等待不完美的狀態,用自己重新定義的階段性句點離開辦公室。局長在離開前和藹的帶著紅包來勉勵仍留在崗位上的人,我感受到額外的安慰和溫暖,那是屬於剛踏入異鄉之人的慰藉,也屬於同袍之情的歸宿。

沒能在職位異動之後好好運動的我,也下定決心非得在熄燈之後,迎著微微的細雨漫步在咫尺前方的美術館公園不可。

然後,準備回中部,用真正的下班心情,準備過年。

2020.1.24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