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nTsai

1985年生,台灣人 2019年11月開始嘗試創作的生涯,練習每日創作1000字以上的文章,原本希望可以持續一年,看看會發生什麼改變。 雖然只做到了三個月,但自己確實感受到變化,那是文字的靈魂在內心已萌芽。

就像是在約會一樣

發布於

昨天,覺得和妳一起約會

比較像是有這種感覺,因為妳比較容易自己玩,不需要我每分每秒跟前顧後的看顧著妳。回想最近帶妳的時候總是覺得,無論睡前的準備還是牙洗澡都要拖很久,不曉得是否是因為我和媽媽太忙,都沒能好好陪妳,或者沒給妳足夠的時間去玩,去跑,去發揮想像力,才讓妳無時無刻都在每一段作息轉換間難以跳脫想玩的習慣。

在這裡沒幾個地方可以去,不過至少這些地方也都還值得一再造訪。

「Sports park or cake park?」我問妳。

「Cake park!」

「Ok, wonderful choice!」自從看過了「他不笨他是我爸爸」(I Am Sam),我總是喜歡對妳的選擇給予堅定的鼓勵,但並不是因為妳有甚麼問題!親愛的。

生日蛋糕公園,其實很好消磨時間,既然決定了一整個早上都由我陪妳度過的話。也如我所料,看見賣著「十全大補蛋」的發財車,就表示妳應該會想要玩泡泡。

一盆泡泡水50元對老闆娘來說真的是一樁很好的生意,即便這利潤看起來很棒,前陣子Eva看了也說了「我也要來基隆做這筆生意」,做父母的仍然很心甘情願地掏錢出來買,為的是讓小孩子可以盡情地投入在一場遊戲當中。

我們就買了一盆,讓妳,和我,盡情的大玩製造泡泡遊戲,讓下風處的小孩子都瘋狂地追逐著妳我手中的魔法杖所變化的五彩繽紛,妳玩妳的,我玩我的,整整大概可以持續個10至15分鐘吧。

然後就跟著妳到處跑,跑到動物座椅區、跑到生日蛋糕區,跑到蜘蛛網跳床區,途中看見一位阿伯和他的兒子玩飛機,妳還主動跑去跟阿伯說「我想玩」,讓哥哥教妳丟了幾次飛機,但妳也只是隨興地抓起飛機尾巴像第一次抓到期待已久的玩具般胡亂地甩飛出去。讓飛機頭直接落

地的樣子,善良的阿伯看了都不禁笑了出來。丟了幾次沒辦法像小哥哥那樣飛的平穩又遠,妳索性又走到其他地方,我則代替妳像他們道個謝。

順著妳的意思,我也沒有太多把戲和主意,不過妳卻有看似無止盡的想像力走過一圈又一圈的滑梯和爬行區,即使是春天的太陽此時已經逼近夏日般的激情,看著妳通紅的臉頰竟也沒有一絲退卻的玩興。我很隨興的,不注意時間也不注意規矩,就讓妳盡情的奔跑在沒有任何約束的自由世界,當一個小孩。


只不過再怎麼活力充沛,能量也終有耗盡的時候,時間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妳說妳想離開了,我就覺得差不多時間,可以帶妳去吃飯了,和媽媽約的時間也剛好差不多,就這樣不需要經過任何掙扎,妳就能夠很順從的讓我帶著走。我們啟程前往和媽媽約好中午要去的「六吋盤」。


到了餐廳,媽媽還沒到,我先帶妳進去訂個餐佔個位置,只是隱約可以預料到,在這228連假併著中午用餐時分,自然是沒有任何空位可以讓我們兩可以入座,連大門口也都還排著等待的人群。心想在這種疫情還沒充分控制的時候,還是避免進入太多人潮的餐廳,即使是遠在台東人口稀少的地方,便帶著妳出去,去人行道上,去誠品台東故事館的行道樹下,妳繼續玩,玩樹枝、玩樹皮、玩地上的石頭,走走、看看,然後很好奇的一小吋一小吋移動著妳的小屁股靠近做再旁邊吃麵包、聽講道錄音機的阿伯。

妳好像非常好奇,一點也不害怕陌生人似的不斷地靠近人家,還轉頭過來告訴我阿伯在做甚麼,逼得我不得不被這位陌生人搭話。我心裡正盤算著,這大概就如同蔡p之前遇到的狀況一樣,即便心裡有股對陌生人的排擠,卻不想去用大人偏頗和刻板的視線去侷限孩子的想像和經驗。這位老人身旁放著兩本書,我內心緩了,自覺會看書的人應該不是甚麼壞人,繼續偷瞄著書名,發現標題帶著聖經兩個字,猜想或許是個基本教義派的基督徒吧,因為迴盪在錄音機周遭盡是勸人相信上帝的聲音。老阿伯主動和妳打招呼,並且用一股和善的語氣和微微的笑容妳說

「小孩子應該要孝順父母哦」

「我是信奉耶穌基督的」接著也對著我說。

「我看的出來」

「你們是在地人還是來這邊旅遊的呢?」

「我們最近剛剛搬過來」

「台東這裡好山好水」

「是阿,真的很不錯」

語畢,話題也沒能太多銜接,我自覺和開口就和小孩子說要孝順父母然後對人介紹宗教的人沒甚麼好感,雖然沒甚麼惡意,不過也就不主動地繼續接話下去,繼續帶著妳去旁邊玩耍,去走走跑跑。

媽媽這時候來了一通電話,跟我說她的工作似乎沒有那麼順利,我告訴媽媽就別過來了,好好專心處理工作,我帶著妳吃飯就好,不需要趕時間。

就這樣,對面街的摩斯漢堡窗邊的座位看起來很空不擁擠,我決定帶著妳到那邊去繼續我們父女倆最幼稚的約會。妳會答應的吧,因為這裡有和佳穎阿伯一起吃飯的經驗,也有很多次和爸爸一起度過的回憶,對妳而言是熟悉的,而我也確實順利了讓妳停止了手邊的玩樂,「媽媽不會過來了,根拔拔一起去那裡吃漢堡好嗎?」


三年快過去了,妳快三歲了,似乎聽起來還很小,不過三年卻已經是可以作為一個人漫長的國中、高中生涯,是足以讓人畢業時充滿不捨和回憶的時光。所以,妳也算是跟我們相處了好長了一段時間。以往若是自己帶妳近來餐廳吃飯,我難免都還是會掛著緊張不安的情緒,擔心妳有沒有好好吃,擔心妳能不能乖乖坐著,擔心妳突然要換了,擔心沒位子可以坐著,或者擔心妳跌倒了。

不過三年級快畢業的妳,我已經不太擔心這些事情,不僅僅是我自己比較熟悉了該如何去面對,也是因為妳一天一天的都比過去還來的懂事和好溝通。所以,即便是點餐時沒有抱著妳讓妳在店裡面跑來跑去,我也不會像以往一樣慌慌張張地把妳抓回來,我們越來越像是可以一起到一個地方,卻能夠各自做事情的夥伴。

隨意點了一些感覺妳會吃的東西,米漢堡、雞塊、水果汁,擺上嬰兒座椅做好消毒清潔,讓安坐在椅子上,準備工作就算是大功告成,等著上菜。結果漢堡來了,妳卻說「這不是漢堡」,我驚覺了一下,意會到原來必須是用麵包蓋住的,對妳而言才是漢堡,只好跟妳交換,妳就很開心地吃著漢堡,的麵包!

本來還想把米漢堡弄在碗裡等等配著一點手機偷偷塞給妳吃,不過到最後,我顯然就直接放棄了這個念頭,也不提醒妳有15分鐘的手機時間可以用,我們就這樣沒有規矩的,把桌上的食物沾來沾去,妳邊玩邊吃,將妳在外頭玩耍的創意繼續發揮在餐桌上,還要不時提醒著我看看妳的漂亮成果。

好的,只要不要浪費食物,把他們丟在地上,或是甜的鹹的豁在一起變成妳自己也不吃的創意料理,我都沒有關係。我一半放鬆的在享受和妳之間的獨處時光,不急著吃完,也不急著趕回家,也不急著把桌上整理乾淨。這些散亂在桌子的食物碎屑和餐具,是我和妳之間此刻的愜意象徵,我一邊欣賞著妳的作品,一邊慢慢的把桌上的食物收拾,除了留在妳手上的以外,心裡大概抓個結束的時間點,別讓妳太晚睡午覺,在這個界限內我們就自在地度過。

我很享受這一次和妳獨處和用餐的感覺,妳越是長大,我們就越有更多創造的可能性。

曾經在街上,看見一對金髮父女,女兒兀自的用自己嬌小輕快的步伐穿梭在人群之間,爸爸則用沉穩快速的腳步跟在後頭,他們揹著行囊,像是獨自在我們的國家自助旅行,那畫面依然清晰地浮現在我腦海上。我總盼望著哪一天,等妳更大一點的時候,我也能夠帶著妳在許多不同的國家遊走。對我自己而言,體驗各地不同的風情與人文一直是內心冀望的夢想,對妳幼小的靈魂,必定也好奇渴望著吸收世界上各種不同的面貌,那會是我生命豐富的原料,肯定也是妳想像和塑造自我的泉源,無論哪一天能夠實現,我始終相信著我們父女終會踏上探索的腳步,也跟著媽媽一起,幫妳編織最精彩的童年。

隨時隨地,就像妳發現了新奇的事物一樣的雀躍,讓這片笑容充滿妳獨立飛翔前的人生。

2020.3.1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