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nTsai

1985年生,台灣人 2019年11月開始嘗試創作的生涯,練習每日創作1000字以上的文章,原本希望可以持續一年,看看會發生什麼改變。 雖然只做到了三個月,但自己確實感受到變化,那是文字的靈魂在內心已萌芽。

<<你是誰,比你做什麼更重要>>

發布於

我們的工作,通常不代表我們自己

即便,和陌生人談話時往往只能透過知道彼此是做什麼的,來對彼此做一個比較表面的認識。但工作,一般都不能代表一個人的真正身份,如果你對你的工作很有熱情,那或許你會直接告訴別人,我是做什麼的。只不過大多數的人,都是迫於生活、迫於現實,去謀求工作,掙得一份薪水。至於自己到底是誰?很多時間,可能心裡滿滿的疑問,卻無暇思考問題的解答,或是根本不曾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別人都會告訴你,不要想太多,現實是唯一的主人。

那可以代表我們自己的,是什麼?韓第的妻子,五十歲之後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開始上學取得攝影學分,花了五年半工半讀的時間成為一個人像攝影師。她擅長於拍攝人像,並且會請拍攝對象挑選五件物品來代表自己一同入鏡,如果你是被拍攝的人,是否會想要把自己工作象徵物品放入相片?

對韓第而言,他說,一個人終究必須透過他人來衡量自己的成功。在他自己這生命最後的幾年裡,回想起來,最能夠讓他感到自豪的,是想到那些因為讀了他的書而有所改變的人,而最驕傲的,是他的子女、子孫,他見他們有所成就,將傳承他的智慧,那是最讓他滿足且欣慰的事情。

如果,我們在工作上獲得了地位、權力,或者財富、掌聲,但卻犧牲了和我們最親密的伴侶、子女之間的聯繫、情感,那究竟你會怎麼跟別人說自己是誰?或者問題應該是,對你而言,什麼才是最重要的?要回答自己這些問題,也意味著你會知道,想成為心目中什麼樣的人。

告訴我,你打算
拿這瘋狂而寶貴的人生怎麼辦?

韓第先是擔任國際知名石油公司的管理職,之後創辦英國第一間商學院,最後成為一個自由作家兼演講者。他告訴我們,一輩子應該至少有三個人生,每一次的轉換,以他的話來說,便是人生的第二條、第三條曲線。每一次的轉換跑道,事後來看,都是充滿趣味且快樂的人生嘗試,即便,每一次轉換時收入都大幅下降。他不斷的告訴他的子孫以及讀者,

『自由、獨立,意味著失去他人給予的工作保障,以及必須自行承擔財務上的風險』

但卻仍保有更多個人的創造力和想像力。
不去嘗試以及創造的人生,是一種浪費。我們或多或少,內心都知道這樣的道理,但若提到要付諸實行時,心中的安全感一定會大到掩蓋所有的哲理。
在有工作保障的地方工作,組織會負責你的退休金、保險、健康種種福利。離開組織,意味著這些都必須自己負責,但奉獻給組織的,無疑也是自己的時間,和靈魂。

或許,是否該有個人的意志,現實與自由孰輕孰重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但若以晚年的退休生活來看,每個人勢必都必須面對這些困境。韓第以自己晚年的立場,回顧了自己精彩的一生,那雖然不算富有,但卻豐富的大半輩子,來告訴子孫一些他希望可以在他人生起步時就可以瞭解的事情。更瘋狂、更勇於承擔錯誤,便是他不斷提示的人生態度,除此之外,他告訴我們,無論是否離開大型組織為自己的生活負責,遲早,我們都得自己面對自己的生活。只是越早規劃自己的第二、第三個人生,也等於是為自己的下半輩子打好基礎,就像離開強褓的孩子一樣,仍然可以靠著自己的摸索、專業技能與熱情,不斷在晚年創造更多的人生經驗。

而這些,對於期望安穩地待在大型組織工作,有一份牢靠的退休金悠閒的度過下半場人生而言,退休之後才開始想要創造第二、第三曲線,可能已經太晚。奉獻了大半輩子的組織已經不需要你、子女已經長大有自己的生活,家中除了另一半以外,最常面對的可能是自己突然多到不知道如何處理的時間。除了過往在工作崗位上的你以外,你會認識自己是誰嗎?

『有事可忙、有人可愛、懷抱希望』

人生走到盡頭,發現所剩時間已無幾時,亞里斯多德的幸福三要素可說是最貼切的道理。是啊,想到我若以年邁,還有什麼企圖心、夢想可以做呢?
我若以年邁,老伴也走了,子女各自有自己的家庭,還有誰可以愛呢?
還能懷抱希望、還能為了愛人奮鬥,是在我們這個年紀最珍貴的權利,若不好好把握,一旦失去的時候,肯定會留下許多遺憾和悲傷。

死亡是故事的結尾
故事沒有結尾是行不通的

我們都知道死亡是所有的人都必須面對的事情,但又有多少人把死亡放在心上,認真的在這美好的世上努力度過無悔的人生呢?
有多少時間、多少機會,我們都虛擲在鞏固自己的安全感上面?我們確實需要安全感來過生活,但如果安全感的來源總是來自於外界給予的承諾和保障的話,一個人始終只能是一台機器的螺絲釘,那顆螺絲釘對機器而言,雖然重要,但卻隨時可以替換。

我始終希望自已活得獨特。就像小時候大人們告訴你一樣,你是獨一無二的。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