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度仔

撿拾散落一地的文字與心。

《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

發布於
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有那麼一刻決定他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是不是願意讓別人騎在頭上。你不了解那個故事,就不了解那個人。---《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

書名很奇怪對吧?我承認我是不好意思承認的標題黨,所以我點進去看了。這一看驚為天人,怎麼說呢,讓我想起了林奕含。


在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時,除了被故事情節揪住之外,還深深懾服在林的用詞遣字上。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精準細緻的轉品,你從未看誰這樣用過,但她這麼用就是對,好像那個詞天生就該長成那個樣子,從白話文運動之後就沒有人看見它的真面目,只有林還它清白的感覺;而弗雷德里克•貝克曼的長處則是形容,用各種細節舉例去描繪感覺、表情、甚至是物體情狀,我可以感受到一個有耐心到可以被提名師鐸獎的作者,循循善誘地讓讀者理解他筆下的世界。

「之後突然一陣寂靜,就像時間自己深吸了一口氣。」

「她笑啊笑啊,直到那些韻母灑了一牆一地。」

「沉默厚重得經得起刀劈斧鑿。」


「愛上一個人就像搬進一座房子。」

雖然我讀的是簡體字版,有些用語還需要估狗一下,但無礙於我熟悉主角住的社區、他的生平、他的鄰居、他這個人,栩栩如生,如在眼前。那些細節的堆積就像電影鏡頭,帶著讀者一路探尋到故事深處。

歐維想去死,但一次一次被打擾,連死都不能安心上路的世界該有多惱人呢?那些阻礙他的事件都是他覺得厭煩的,但一次一次他都做出了最符合道德正義的行動,因為他有他的原則,那是這世界已經漸漸不推崇了的原則,儘管如此,但歐維有他要交代的對象,有他必須對得起的人。


儘管那些人也只活在他自己的認知裡。


作者用歐維和一個一個的事件拼湊出歐維的形象,他表面看來是個老古板,但就像摘要那段話說的,你不了解那個人過去的故事,你就不能說了解那個人;人生是由無數個片刻瞬間連貫而成的,你是否想過你現在的位置,是從過去的那個節點開始轉彎延伸至此的呢?如果把人生那些你覺得重要的選擇列出來,然後選擇另一條路,現在的你會在哪裡呢?

(很想開這個書寫工作坊,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想參加。)

從歐維決定去死開始,每一次他都因為一些生活上的小事被打斷,四年過去,最後歐維還是死了,但跟四年前堅決自殺的他已經不同,這四年裡,他有了新朋友,喚回了老朋友,有了小孫女,成全了許多人。


想要低調辦喪事的歐維,有三百多人來參加他的追悼會;他的好友用他留下的遺產辦了一個以他愛妻為名的基金會,將有更多的人得到歐維的幫助。


有時候你不知道你會幫助到誰,這在21天豐盛冥想裡也出現過。你只是順著感動,做了你能做的事,就像石子投入水中,漣漪就一圈圈地推到了你沒想過的地方。


從一開始覺得歐維就是個固執的死老頭,到書末時捨不得他的離開,中間的轉變是因為我理解了他的故事。他一輩子是個好人,奉公守法,按時繳稅,從不生病,勤勤懇懇,也為他的原則和權益據理力爭,只是生命中的挫折總是會出現在你想像不到的時候,然後一步一步地,推你到你想像不到的地方。

但是當漣漪推到岸邊,其實會再反射回來,儘管波形消減,但仍有能量。

一場車禍,讓愛妻索雅流產也半身癱瘓,但開朗的她振作起來,到過動兒特教班任教,盡其所能地讓這些注意力缺失、有閱讀障礙、被放棄了的小毛頭們讀書寫字,最後他們讀完了莎士比亞。但命運沒有放過她,之後她得了癌症,死了。


失去了愛妻的歐維,把所有心力放在他忠誠了一輩子的工作上,但突然他就被解僱了。被社會宣判沒用的人生,還有什麼價值?


所以他決定去死。但總是一次一次被打擾,死亡計畫一直推遲,還事與願違地糾纏上更多人,也漸漸改變了他的想法。


還有事情要做,還要一點時間。


在歐維要自殺的念頭開始動搖時,發現眼前這個曾經讓他恨得牙癢癢的小子,是當年索雅教過的學生,而這小子用他的極限,表達出對索雅的思念。我眼眶突然泛酸,再也不能盯著這視窗一眼。


就像漣漪從岸邊推回來了。


索雅的愛沒有消失,儘管當時他對於愛妻堅持撐著病體照顧這些小毛頭並不諒解,但現在他明白了。


用生命影響生命,多不容易。


而生命總是互相影響著。


那些莫名其妙的鄰居,也用生命影響了想去死的歐維,最後讓他把對這社會的憤恨轉變成愛,用一種他從未想過的方式。


我們的生命也都是我們從未想過的,儘管有人可以設定目標,努力打造規劃自己的路,但總有沒想到的事發生,也總會遇見沒想到的人,而在那些當下,你心裡想的是什麼呢?而在這個當下,你心裡想的又是什麼呢?


無論如何,希望你都能看見其中的美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