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Katze

德國魚貓一枚。 努力掙扎求生中。

[Matters 13] 一個關於夢想的省思。

發布於

現實很殘酷,夢想很艱辛。有時候,作夢,並嘗試「做夢」(做那些可以通往夢想的努力,執行的意思)就像是一種賭博。

真心感謝馬特市,高手雲集,且都很願意分享交流,各路大神在此行文,能夠拜讀就已是有幸了,竟然還願意對菜鳥說話提點提點然後給建議,於我這種 Nobody 而言,簡直是受寵若驚,又激動不已。先說說會想寫下這一篇,是因為身為一欲想成為作家的菜鳥,不懂行規但是又很想了解這個產業,結果就很厚臉皮地跑去問 @誰說編輯不讀書 編輯大大問題(真的超級感謝編輯大大)。這個問題源自於自己長久以來的一個小小夢想:想當個專職作家——最好是小說家。於是這時就有幾個關於這個夢想的命題出現了,比如:為什麼會產生這個夢想?而這個夢想於我而言有什麼樣的意義?還有就是,這個夢想我會做多久?為什麼?

因為又是省思文,所以不免又來分章節了:

1. 為什麼會產生寫小說的這個夢想?
2. 這個夢想於我而言有什麼樣的意義?
3. 這個夢想我會做多久?為什麼?
4. 小結。

1. 為什麼會產生這個夢想?

很感謝編輯大大提供了我一本書:根本昌夫的《小說教室》。並且摘錄出一句讓我不斷捫心自問的話:「這個時代人人都可以寫小說,但卻不是人人都能成為”職業“小說家(也沒有必要)」——所以,究竟我夠不夠格成為小說家?而成為小說家,會是業餘?還是職業?(當然理想的話,希望自己還是能成為職業小說家。)

不過關於夠不夠格這部分,會留到第三部分寫。這裡想先說說,為什麼我會產生寫小說這個夢想。

會產生這個夢想,除了小時候唯一比較好的科目是文科外,還有一點是,在成長的路上,有時遇到困難時,發現好的小說能為我解答一些生命中遇到的「檻」。大學那時,在很多方面都跌了大跤,然而卻也因此感受到小說的威能:一方面因為讀小說可以舒壓,可以逃避一下現實,可以讓自己暫時鑽進不同「人」(小說中的人物)的身體裡行動和思考,另一方面則是常常讀著讀著,就會發現「欸?這情況原來也發生過呀?原來可以這樣解套」的感覺,所以後來讀到一句話(已經忘了是在哪看的),實在太精闢:「讀小說讀的是人性。」所以自從認識到這點後,於我而言要成為一個合格的小說家,基礎大約是要能夠時刻觀察人性,並懂得運用文字將人性刻畫入微吧。然後透過對人性的描摹,也許未來有天,也可以讓某個讀者產生類似「啊,原來可以這樣想」的感覺,而後透過轉變自我心境而過得輕盈一點。

除了為人生解套的部分,會產生這個夢想的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我發現娛樂對群眾的影響力實在很巨大,喜歡娛樂者,數量遠勝於喜歡聽課或是喜歡自己讀研究報告者。不過,就算因自己很有興趣而去研讀一些較嚴肅的研究報告者,可能還比因為工作需要而鑽研還來得少吧。而因為自己沒有製作電影或遊戲的能力,所以只能朝文字類發展了。

我認為小說是所有文類中,最接近能娛人的一種文體了吧(這只是自己的想法。當然也有很嚴肅、然後變成典範成為學術研究客體的小說。)當然,如果要更接近影響巨大的娛樂或影視產業,當屬「編劇」。可是對於編劇這行,不但不懂,自己更沒有看過什麼劇本,實屬一竅不通。因此,在有限的條件下,決定選擇小說這種文體,反映一些議題,想試著藉由這種相對輕鬆的文體,促使大家在輕鬆之餘,在讀完故事後,可能可以重新討論,或思考一下某些議題的不同面向。

除了上述兩點外,會產生這個夢想,坦白說,也是因為自己其實是個很愛天馬行空,而且邏輯上其實很不嚴謹、思維上常不按牌理出牌的人😅而小說因其始終保有其「虛構的基因」(自己亂取名)所以當我以這種文體創作,會感到比較安心,因為那是虛構的嘛!大家看看就好。

2. 這個夢想於我而言有什麼樣的意義?

其實這個問題,於我而言還牽涉到另一個問題,乃是:「小說家在社會中的功能是什麼?」在社會中什麼有用,而什麼無用,許多人似乎都是以職業來界定。在許多人眼中,應該會覺得小說家就是寫寫故事,但實質上沒什麼用的存在吧!尤其現在都是以理工資訊生醫這種有實質產出有未來展望的產業當道,又或是職人,擁有一技之長,還可以做出各種很厲害的實物,反觀小說家,似乎只會打字和廢話啊,能產生什麼價值?

這就可以拉回到上一題中提到的:其實小說是人性的捕捉和記錄,可以讓人在遇到一些情況時可以讓自己轉換思維模式,從困境中解套,也可以讓人看見更多人情世故。另外就是,小說的使命,也許可以高至反映社會現象吧,透過創造出來的國度,在其中盡情地做一些思想上的實驗,然後透過一步步推演,想像如果在這個框架下,會產生什麼,或為人類社會帶來或帶走些什麼。(當然前者也許透過一些勵志文也可以達到效果,可是自己覺得小說對我的影響最大。)

如果有朝一日能做到這種程度,也許這就是達成這個夢想時,最有意義的時刻了。

3. 這個夢想我會「做」(執行)多久?為什麼?

在還沒有經濟基礎前,在還沒有「自己的房間」前,當然「做」這個夢,一方面自然而然會成為第二份工來做,另一方面,也會覺得因為經濟而進入職場,透過在職場磨練自己與真人接觸,也是另一種體驗生活、走進世界的方式。生活,就是最好的導師,它始終促使我透過更多角度思考,然後彼此比較,促使我更懂得應對進退,也促使我走出舒適圈,不再怕生。

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可能突然哪天就厭惡起書寫,但是現在的我,某種程度上是對文字有點狂熱的,因此從有當小說家這個想法開始(其實從七年前就有了,只是過去一直覺得有這個想法頗害羞,因此當今年開始在馬特市書寫,還說出自己的想法,其實也是跨出了一大步 >"< )就抱持著一個浪漫的想法:想寫一輩子。不論是兼職,又或是正職。

至於為什麼,可能只是因為某部分的自己偶爾會想逃避現實吧,所以需要浪漫來當盾牌。
當然,浪漫,又或是文藝,絕不是活得雲淡風輕那種。有句朋友分享的話讓我很受用也時時警醒自己:「真正的文藝是:看起來無所事事,實際上是無所不能。」(from 老楊的貓頭鷹)

而在此,也回答那出現在第一節中提到的:究竟自己夠不夠格成為一個從文者呢?就現在自己的角度,我還沒有「自己的房間」,甚至還在努力找工作掙「自己的房間」的錢,因此就算現在努力寫,可是我根本沒有成為小說家的基礎,所以當然不夠格。
(真希望能趕快找到工作...)

4. 小

有時候「做」夢看似很勇敢,可是其實其實在朝夢想努力的途中,往往也很殘酷。一個殘酷是關於生存的,一個殘酷則是關於自由的。

關於生存的殘酷便是,在資訊氾濫的時代,閱讀的人本來就比較少了(身邊很多都喜歡電影或是YouTube 網紅)且人人都可以是小說家,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想像,各自有各自的喜好,更絕的情況下是,也許哪天喜歡小說的人,每個人乾脆都自己寫,然後各自為自己驕傲(當然這只是想像啦),因此不論是小說家,還是在成為小說家的路上,生存都是一件——我會說,很需要努力,但或許更是件需要運氣的事。

而關於自由的殘酷,則是有些太爭議的言論或是想法,不一定會為人接受,自然而然就會被篩選掉。此外,如果真的想靠寫作賺錢,跟對話題、直擊人心,往往才是重要的。在《富爸爸・窮爸爸》中,作者清崎就曾提到一位文筆和學歷都很好的新聞工作者,其實比作者自己更適合當作家,可是因為對品質和文筆的要求,以及不想太「入世」所以沒有如他在出版這一塊也大賺一筆。這種平衡有時候也是挺難拿捏的吧。

**

以上只是隻無殼蝸牛在碎碎念。
也算是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吧,想清楚要有「自己的房間」(from Virginia Woolf)才能浪漫,更明白現實和夢想兩邊都很殘酷。但是也唯有持續督促自己努力、抱持著感恩的心活在每一天,然後繼續做下去才是唯一解吧。明天要更早起投更多履歷才行💪🏻

**

最後,感謝所有閱讀到這裡的妳/你!
因為有你們的閱讀,才讓這篇文章真正存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