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Katze

德國魚貓一枚。 努力掙扎求生中。

[Matters 89] 無名者 (Nameless)

好像有這麼一個人,她寧可失卻自己的名字,成為全然的、剔透的靈魂。

[廢文,請斟酌閱讀。]

書於 06.05.2021

以下文章為寵物魚貓代為書寫,詞不達意處敬請見諒——

我是一隻外星生物魚貓,目前正被一只不知道名字的靈魂收養,因此暫居地球。

那位不知名的收養者,或說無名者、Nameless,最近問我說:「魚貓,你覺得這些東西怎麼辦?」她正想一鍵刪除一些被她名為「文章」的東東。

然而雖說是文章,在我眼裡,那卻是一摞摞本該變幻無窮的時空,可此時卻被她以文字編織的網而保留某種形狀——即便那時空還扭動著,想嘗試掙脫編織網。

說起來我也實在不知道那些奇異的、可稍微綁束時空的、被人類稱為「文章」的東東該怎麼處置,實際上我就只是隻吃貨(對,套用地球上的話,我就是吃貨,地球美食怎麼可以這麼好吃?)基本上除了吃之外,別無喜好。

只是有點意外的是,在地球曆2020年的最後一天,因學會了使用這星球上一名為「網路」的東東,因此誤闖了一個叫馬特市的異世界,並自那時起在這裡發現了好多時空編織,真有趣!

於是我說:「欸,Nameless ,妳要不要看看這?」

最近馬特市有了種東西叫「圍爐」。而當我指給她看時,她卻只是皺了皺眉,並不覺得那些被束縛的時空可以放進爐中,直到我發現了一個詞彙並告訴她——

「可以燒掉耶!」我說。

「燒掉?」她問。

「對,跟妳之前說的刪除相去不遠。反正就是會不存。」我說。

「那——」她想了一下,最後——

「—— 魚貓,好好顧爐子噢!交給你了,要燒乾淨!」這是我第一次被指派任務。

而且,在她的賊笑中,我才發現前些時刻我在一張被她名為「紙」的東東上壓了印...而那個壓印似乎有某種作用... 是以花了我好一陣心力,摸索著那紙上的字型,上網一查才發現——什麼?難怪她會賊笑!原來她竟讓我簽了一只契約

關於契約的內容是這樣的:「好好顧爐子,才有東西吃喔。」

是以...

我便就這麼地開始幫一位無名者 (Nameless) 建立了一個爐子,目的是幫忙焚燒她口中名為「小說」的東東。

雖然我覺得無名者真的很過分,可是畢竟一時半刻我也因為契約所以沒辦法逃離地球 [可惡] 另一方面是,畢竟我也跟她簽了契約,那麼...就還是讓我來介紹介紹這位無名者吧——

她說:「我信奉作者已死。」

作者已死?這是什麼概念呢?

簡單來說,就是「作者對於作品的形成沒有太大的作用,是讀者的閱讀對於創造性文本的產生具有決定性的作用」由地球上一處名為法國的地方,由一位在那傳名於世的解構主義者Roland Barthes 所說。

雖然還是有點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概念,但她只是補充:

「反正接收下這些故事並紀錄下,就不干我的事了。」她說。

我雖然不很確切知道那句話代表的意涵,可是,我倒是感知得到,她,這個無名者,必須失卻她的名字,成為全然的、剔透的靈魂,然後才能真正接收故事,而後記錄下故事 —— 並且,弔詭的是,整個過程中是有她,可實際上她又只像是個平台,一個在發展某個過程如背景一般的存在,就好比走在路上這過程,路是在的,可是,它就是路。

「好吧。」在明白了她所糾結的那點之後,我點點頭。

點頭的時候,驚見肚上肥油 —— 難怪昨晚我要遁逃回我的星球卻無法成功 —— 因此,目前我只能乖乖當隻守爐魚貓,乖乖接收 Nameless,又或是南莉絲的指示。

然而,我卻發現,是的,她雖無名且剔透,甚至討厭被別人認識,可是也是的,我還是叫她南莉絲,而我想我還是會幫她稍微展現一下那些被束縛的時空,然後再燒掉。

**

魚貓盡責聲明:
感謝願意觀賞雜魚的您們🙏🏻
也感謝閱讀本篇魚貓亂踩鍵盤的作品😳



書於 16.05.2021

說起來,長大後便會明白,不打擾,卻靜靜地留心留意,是種優雅的推心置腹,也可能算得上是種成熟 —— 擁有抱持不隨意佔用公共資源的自覺的成熟。這幾日來,即便不斷發著小說,也寫了些討論關於書寫小說的雜記,又或是一些創作上的隨筆,可是,這真的是有益的嗎?還是,我所做的一切根本也只是在佔用資源,尤其是那極度稀缺的眾人的時間?過去那幾天雖然持續貼文,但往往貼完後回到日常生活中,我總惴惴不安並且是處在自省狀態的。

在這個注意力稀缺的時代,也許,我最該做的就是保持安靜。畢竟,我始終清楚自己哪一刻是在譁眾取寵,而哪一刻其實是在靠向自己心裡設定的百分百線而努力著。即便譁眾取寵時我也是很認真的想分享一些在國外生活或旅遊的經歷。

而因為知道自己曾譁眾取寵,所以心神終於還是負荷不住,現實中的我是足足癱瘓了兩天。

很喜歡馬特市,但我卻也不希望自己所做的行為,實際上是破壞了這裡。假裝若無其事地沉澱、反思,還發文,可是卻也發現自己並不總能與它並進,或幫助它,這種情況下,再產出文字似乎只是一種傷害。

偶爾,雖然很明白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麼,也很明白孰輕孰重,可是體力上,卻也不能總是處在百分之百完美的狀態,總寫出那些心目中理想的文章。而當注意到這點時,罪惡感和自我審查這件事不斷拷問現實中的我生活中,開始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

保持緘默,又或保持透明,又或用作者已死的姿態假裝與己無關然後繼續打擾?我不知道。

或許,甚至這篇也不應該公諸於眾呢?但,讓 Nameless 任性一次,好嗎?

.

.

.

.

.

[p.s. 為避免誤會,不是要離開。
只是,需要時間沈澱一下...
也希望未來自己可以累積一點能量,
產出一些更接近理想的文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