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Katze

德國魚貓一枚。 努力掙扎求生中。

[Matters 88] 雜魚焚化爐

發布於
其實這是一篇迷茫求指引的文章。

陷入了一種糾結,那便是我為什麼要寫作並公開。

尤其前些日子充滿了關於寫作的討論,除了讓我一直思考什麼樣的作品是我自己覺得好的、有意義的,同時也考量著自己寫作並公開的意義是什麼,以及,是否該繼續讓自己的文字被看見。

在這裡寫下這個糾結乍看之下是愚蠢至極的,因為到馬特市寫作,其基礎就是公開發表並讓人看見的呀,不然直接開文檔寫在電腦裡就好了。可我卻還在這裡寫,甚至將成片的、不甚優雅、沒什麼內涵的文字丟出來,卻還說著糾結,這邏輯去哪了呢?

只是因為這篇是迷茫求指引的文章。

總有那麼些時刻會暗自思考自己會不會是他人眼中不誠實的人。即便這樣自省又攤開的行為很奇怪,也是痛苦的,但是不得不說,每當進入一個群體我總是極為敏感地找尋自己被討厭的線索。

並不是害怕他人討厭,就只是想著與其礙著人,讓人還要眉頭一皺還花力氣討厭,那我更傾向沒人認識我。畢竟很誠實地說,我是自己都討厭自己的人,即便長期以來看了不少相關文章想自癒,可是總是不怎麼成功。絕大多數的時光裡都過得很黑暗,因此這並不是一句「為什麼要活得黑暗且卑微」而是「對我而言,我根本不存在這個世界,即便你還看得到我」。是的,我不存,也總覺得自己不該存。

就是這種根本性的矛盾,讓我很無所適從,常常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一些對他人而言很自然的事。然而這種根基性的矛盾,不得不說,卻也莫名成為廢話很多的能量來源,這包含了寫雜文,包含寫小說,又或是做任何藝術上的創作。

自己記得在不少篇遊記裡曾寫著想隱居、想默默順著世界生活就好、想單純閱讀然後寫作,那我為什麼還發文呢?另外尷尬的點是,其實自從一月那時內心暗許自己能快快成為讚賞公民,但因為還有經濟要考量,所以一直沒有付諸行動而真正支持這個體系,每次上來後總覺得很是自我打臉,總想著:怎麼連這小目標也沒辦法達到。還有另一點是,因為當初想成為讚賞公民的心理,並在後來發現似乎可以用 Likecoin 支持,加上意外發現好像有些生活分享,或是旅遊方面的文,可以更認識社區裡過去不認識的人,便這麼地隨興地游走在各種主題間,只是這種模式也讓我覺得越來越迷茫和混亂。

雖然內心裡有道很小的聲音說著,輕鬆寫就好了啊,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呀。可是內心的小目標沒辦法達到,還是讓我很鄙視自己,由此陷入了更深的糾結,此外因想用 Likecoin 買讚賞公民(但這樣能真的幫助到這個平台嗎?總覺得還是要以法幣支持才真正有效)因此後來變得有些譁眾取寵地寫文,總之陷入了種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境地。

如果,先放掉一切雜念的話,自己希望呈現什麼樣的文章呢?

最主要的,我想,還是小說了吧,小說是我的摯愛。然後是比較生硬的、與研究或是過去專業相關的閱讀紀錄這類。

但是之前因為一些考量,所以最後就想還是暫停不發了。當初會停發,主要是因為害怕版權問題,即便寫得不好但還是有點在意版權。一直以來內心深處都有著「若興趣能當飯吃那也不差」,可是我從來都很清楚寫作當飯吃是件很機運的事,因此也很明白一定要找份工作,畢竟得繼續活下去嘛...。所以後來就默默地一直寫,一直寫,然後其他時間做該做的事。

只是,算是連續,且強度比以往大地寫小說的這幾個月來,越寫也越發現那個始終存在自己心中的問題連同自我質疑不斷向自己襲來,那個核心問題便是——「小說/故事會有寫盡的一天嗎?」尤其,在資訊極為流通的時代,各種奇詭的故事總是不斷拓寬我的認知邊界。認知上被顛覆是一個衝擊,在表現手法上被顛覆又是另一個衝擊,而甚至其實知道自己應該還有很多衝擊沒遇到。因此我自問,關於小說/故事/創作的邊界在哪?而就連過去的經典都念不完了(這個問題也被許多人討論過了)那我為什麼還要寫,還選擇了小說的形式?這些都糾結在心中翻滾著,但是寫小說彷彿是一種靈魂召喚。

雖然長久以來總是摸索著前人的作品並分析反思自己怎麼寫會更好,然而世界太大,我能探索的應該不即千分之一,因此,在寫小說的道路上,越發清楚自己不過是在無病呻吟。

因為累積了一點字程,所以在內心自然會對它們進行一點劃分。在我的心目中,自然渴望能寫出一定程度、可以搆得著中上程度的作品,但目前頂多微微搆著中下等程度,其餘都是雜魚。因此,在雜七雜八又寫了四十萬字後,突然意識到,不行,如果自己繼續這樣寫下去,就算寫個十年,就算繼續拓展認知邊界並某種程度地進行思想實驗,又或透過閱讀各類文本並分析和自我修正,也附帶可貴的療癒的作用,但這樣寫會進步嗎?有點不佛系(反倒沒人閱讀也因覺得寫不好根本不打算投稿出版很佛,沒人看就放在硬碟裡,哪天或許刪了也不怎麼在意。)

雖說寫小說對我而言更特別一點,但本質上還是跟彈琴一樣,都只是人生中的過程,也只是業餘遊戲。只是就像彈琴上會希望自己能更加精進,也有一些目標(比方之後練會某些曲子)小說上也有一點目標,可是這目標卻是極為模糊的。

就在這迷茫時刻,收到了 @寧想白 夫人的來信。她除建議我能製作電子書,另外也給了我一些指引,尤其鼓勵我可以一起建立圍爐,並提及了圍爐的核心概念,那就是:建立圍爐是可以讓平台有機會收到法幣而獲得實質支持。這讓我開始想,如果透過圍爐可以支持平台那好像也不是件壞事...(當然,最想要還是成為讚賞公民,因為在我心裡有個奇怪的邏輯,那就是先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再看看要不要建爐子。雖然現在是需要考量經濟的情況,可是我沒辦法接受自己是只取不付出的狀態,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看到超多有趣的社區活動很想寫卻不寫,因為支持整個社區活動的是平台的資源,而我還沒為那份資源付出什麼。)

此外,她也提出,透過爐子可以產生一種資料夾的概念,也就是點入爐子後,可以全部都是小說沒有雜文,這跟我心中理想(i.e. 乾乾淨淨地閱讀)是一致的。而由於這兩點讓我開始想...

如果,如果有這麼一個爐子,是用焚燒掉一些雜魚小說建構而成,那這樣不會礙眼?

而且,如果這被建起的爐子,那負責守著爐子的外星生物魚貓,希望的是前來閱讀的人能夠「好好地批評」會有人想理嗎?😳

其實,如真的建了爐子,我希望的是:

一、有個不被其他雜文創造打擾的閱讀環境。

二、能夠遇到喜歡小說的人,然後希望能收到嚴厲但有建設性的批評(呃...是說,其實關於後者,自認很難,因為批評是很耗費力氣的,可以想像得到有誰會想要對雜魚花力氣呢?>”< 但還是很希望有機會能夠被指點一番...)

而因為知道現在爐子是有邀請功能的(也就是讀者免付費入爐,雖然這麼做好像就無法幫助平台了...糾結 again)因此可能會比較偏向前者,也就是創造一個喜歡讀小說、但不會因為其他雜文打擾的狀態,還有或多或少,應該可以稍稍保護版權(反正進爐後一定期間後就會被燒掉了。)

而粗淺地規劃爐子柴火:就是...每個月大約一本小說(6-7萬字左右,或更多)的長度吧。

不過上述都還在糾結思考,還沒有真正開爐的勇氣(尤其,我一直在想這麼做會不會有佔用資源或被認為死要錢之嫌...但不是這樣的啊 >”< 只是想要有個稍微區隔開的閱讀空間,然後有人可以稍微交流一下... )只是,若說最後真創爐了,倒是真會取名雜魚焚化爐 —— 焚燒雜魚小說的爐子。

還想請各路大神能給點意見呀 🙏🏻 而初衷真的是希望能感謝這個平台,因為在任何社區內總是共存共榮的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