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Katze

德國魚貓一枚。 努力掙扎求生中。

[Matters 56] 龍洞Damianós Cave

探訪龍洞的那天,可以算得上人生中特別奇妙且難忘的日子:穿夾腳拖走山路、卡在岩縫中冒冷汗、新手駕駛有驚無險地開過狹窄山路。在島上原本打算悠悠哉哉的旅遊,結果一路玩下來竟有點冒險的意味。那天在炎熱的島嶼Zakynthos的民宿中醒來後,覓完食,拜訪了「希版龜山島」Mizithres島後,便開車前往Damianós Cave.

旅行旅行著,想起了台灣。

在前往Damianós Cave之前,因為好朋友的關係,中途停靠 Ampelos 小鎮喝飲料,順便借洗手間。寧靜的小鎮偶爾有車經過,窄巷、磚屋,喜歡這種村落景緻。

很安靜,下午的陽光正好。

歐洲步調向來緩慢,在希臘的 Zakynthos 島上,則似乎一切都停格了。

很喜歡這門的顏色。

小鎮裡,只有我們點了一瓶飲料的那店開著門,其他棟房子看起來像是住家,又或當日店休因而大門緊閉。這小鎮似乎是個少有人經過、也難得有遊客會到的地方,因為來到此地的人,都慣常地停下車後,跟店主聊起天來。在他們的口中,希臘語流轉著,很美。

休息片刻後,導航至Damianós Cave。路程不遠,但蜿蜒狹窄的山路,讓新手上路的我們很是緊張。

不過還是有驚無險地到達目的地了。

美麗的樹,與樹下的告示牌。

原本還開過頭,後來發現不對勁,邊重新定位邊在狹路中迴轉,最後在一棟民宅對街停好車,張望一下,才發現這幾步之遙的指示牌。

關於 Damianós 的傳說。

在Damianós Cave的入口處,有一個關於這個山洞的故事:

Damianós 是一個好的莊園主(Lord)保護著Agalas村,他與惡龍 Andronios 戰鬥,並且最終(贏得勝利)懲罰惡龍建造12座牆,一個月一座(可能代表十二個月)以提升村民的福祉。

在Damianós Cave這個山洞,Damianós可以監督惡龍履行他判處的懲罰內容(建牆)。後來村中有水了,然而惡龍卻再度造反,最後被Damianós處死。他的屍身(fossil)在Damianós cave發現,並被保留的下來。

我們到Damianós Cave時,已經大約四點半了。趿著夾腳拖,開始探險。

少有開發的石子路,碎石有點滑。
被太陽曬了近整天的石頭暖暖的。

雖然石子有點滑,而且塵土飛揚腳一下就髒了,可是這段路已經很好走了。因為要爬到「真正的」Damianós Cave可不輕鬆。為什麼會說「真正的」Damianós Cave 呢?因為一開始我們弄錯地點了。

(下方傷眼預警)



沒有其他好照片,抱歉傷眼>”<

Damianós Cave很特別,分上下兩層。上圖紅字 This 才是真正的Damianós Cave. 我們原以為下層就是Damianós Cave,還有點失望,因為Google 地圖中的Damianós Cave 很美。

結果我們在下層洞穴拍照時,一對外國人(貌似德國人)經過洞口,洞口另一側是沒有路的,對面則是一個斷崖式的平台,大約兩層樓高(不過可以慢慢爬下去)這對外國人在我們拍完照正準備走人時,消失了!可是他們消失後,我們卻又能聽到他們講話,往洞穴對面的斷崖,抬起頭,這時才發現這個岩洞竟然有兩層!

我們往上喊聲問怎麼上去,他們說:「沿著洞穴爬,但要小心,因為岩壁很滑。」

要上到第二層岩洞是需要攀岩的!沒錯,就是攀岩,請自己找路走。當時那兩位外國人就坐在上層的洞穴,而我們也開始找路。

其實並不高,可是卡在上面時,還是膽顫心驚。是說實際上也有約一點五層樓吧...

抱著「來都來了」的心態,不善攀岩的我們,最後嘗試從上圖左下方那叢植物開始往上鑽。然而一開始還好,腿力尚可的我,用點勁還是跨得上風化的小岩塊,可是到了中段,卻發現手腳並竟根本使不上力,是要選擇卡在岩石中呢?還是要接受那些沒有支撐點又很滑的路徑(也許因為風吹日曬雨淋,許多岩石超級光滑)?雖然才小小一段路,可許多地方真的頗危險,在岩縫中,石頭之間就是可以整個人掉下去卡住的縫,在裸露不是岩縫之間的路段,則是有萬一不慎往外摔,極有可能摔傷的風險。

當時這麼一想,提醒自己要更謹慎,結果就是手心腳心狂冒汗,尤其中途還遇到往上竄又往下飛的蛇,真心恐怖(不過那蛇也太強了,就沿著樹枝岩石到處爬,然後牠「下山」時還是用飛的,從上面的樹直接飛到下方的樹木邊實在恐怖)當日穿著夾腳拖,配上寬鬆但其實沒什麼彈性的褲子,因此,當磕磕碰碰地終於來到第二層洞口時,雙臂早已無力,根本爬不上第二層洞穴了。

找...暗?點。 需要用手撐才能進入的第二層洞穴。沒力氣只能派老公進洞拍拍照片了。

都到洞口了,不爬上去不可惜?還有難道真的爬不上去嗎?沒錯,因為第二層洞口比我的腰還要高,而且支點只有可容一雙腳的岩石,兩邊都是很深的岩縫,其實當初光站在那岩石上就膽戰心驚了,更遑論手濕腳濕,加上岩石超滑(龍血?開玩笑的)且第二層洞穴是大約四十度左右上升的斜坡,一開始也是得像攀岩一樣手腳並用找施力點才上得去。

爬在前面、穿著布鞋的老公上去探路時,才撐上岩洞,就發現洞口岩石超級滑,他也是手腳並用才免強爬入洞口。他上去後立刻叫我不要上來,聽到這話,我原先還硬氣地想要脫了夾腳拖努力一下,但不曾想,早已濕透的腳掌,直接踩在岩石上竟比穿著夾腳拖還更沒摩擦力!當時拖鞋還差點掉進岩縫裡,膽顫之餘,宣告直接放棄,精神鼓勵老公。

在第二層洞口我們待了一陣並各自從各自的角度拍了拍照,又經一陣折騰才終於回到地面。

短短的路程中,不少岩石高及甚至高過腰部,而且沒有適當的支點,得撐起身體坐上岩石後,在身後沒有任何防護的陡峭石頭半翻半跨過去的。只能說當初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伊出門旅行膽子就大了起來,為了美景挑戰極限。

這次神秘的龍洞Damianós Cave之旅,很值得,也將會是一生中難忘的回憶吧!

不過若要理性一點回顧這個景點的話,會強烈建議當初的自己要穿上適當裝備(具有彈性的褲子&摩擦力足夠且輕便的鞋)或一開始就光腳爬上去(但褲子的彈性真的超重要... 是說—那對「爬岩石外側」的超神外國男女就是光腳爬上去。他們看似平常有在練攀岩,因此選擇一條比我們爬得更陡,且完全沒有防護的路,像壁虎一般超級迅速地爬上爬下超厲害。)

四點半左右到龍洞Damianós Cave,原本以為二十分鐘拍拍照看完就走,沒想到最後離開龍洞Damianós Cave 時已是六點!

天色昏暗,且因臨時攀岩出了一身大汗,而當天回到車上坐下後,才赫然發現自己的腳指大爆血(可竟然不痛,可能當下所有心神都在攀岩和避免手或腳滑了摔下去)

雖然老公原本說:不然回去吃晚餐休息吧,但想想Porto Roxa Beach就在不遠處,便堅持還是要去,畢竟這樣順路而且前一天行程耽擱,實在沒有理由不好好運用時間。

但我們沒想到的是,當天會因為那個行程,直到十點半才吃晚餐,幸好 Zakynthos 島不像德國八點十點店就關光光,許多店都開到一兩點,酒吧更晚有些還開通宵,有點像不夜城。

當時我們茫然但有趣的旅途,最終過了一週,算是蠻完美的結束了。


其實一直在思考要不要整理這系列,Zakynthos 島實在太美,而且從一開始就意外連連,但正是因為眾多意外才更有趣吧!我們在這座小小島上待了整整一個禮拜,去之前還想著,這島這麼小,可以慢慢玩吧!沒想到其實最後天天都覺得時間不夠。


當時是八月交完論文時,歐洲有點解封,原本想拋下老公殺去伊亞(Οία)的 Atlantis Books E.E. 看有沒有機會打工換宿,Atlantis Books E.E. 對夢想成為作家的我而言,是這輩子必去的地方!高中時在書上閱讀到 Atlantis Books E.E. 這獨立書店匯聚了世界各地的寫作者,並且收藏了許多哲學書(還是哲學起源地!)就一直心嚮往之。雖然還沒有寫下任何好作品,可是光想著若可以躺在「作家的閣樓」中(打工換宿可以住的地方)也許用英語,也許學幾句希臘語與其他作家或哲學家聊天、進行思想碰撞,而屋外就是美得讓人驚嘆的海,在那樣的地方,靈感絕對大噴發!

然而當時找 Οία 的換宿已經有點晚了,而且據說 Atlantis Books E.E. 很有得排...太多人都想到這浪漫之地了吧,加上後來發現 Οία 是渡假勝地,如果不是打工換宿房價貴得可怕(中價位的洞穴屋一晚要500歐!)加上老公安排一下後發現時間上可以,便「參一咖」要跟我一起去探索世界,並最終將目標轉往 Zakynthos 島。


當時查了資料,做足功課和各種保護(兩層口罩+手套+酒精),選定這個看起來應該不是旅遊勝地的地方去看看,結果一去看一眼便至今難忘。

而直到上島後,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在歐洲人的眼中,其實Zakynthos 島還是蠻熱門的,可是正因為是靠觀光,超怕疫情爆發,因此島民超自律也超嚴格,到處都是酒精噴噴噴,入境之前要先填表證明健康狀況,而且要量額溫才放行。此外,這座島上的島民(遇到的每一位都是)都超自豪他們沒有病例,而且具島民說,因為這一波疫情,現在的遊客量是之前的十分之一吧,的確,大部份時候都沒什麼遇見人,而且就算遇到人也都是希臘人(他們的國內旅遊概念)!


想了很久,應該之後會慢慢把這趟神奇的旅行補上吧。
不過可能還要很久很久吧😂


**

感謝妳/你的閱讀~正因為你們的閱讀,這篇文章才一次次存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Matters 48] 想念那片湛藍海洋。

2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