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Katze

德國魚貓一枚。 努力掙扎求生中。

[Matters 25] 〈鐘聲〉1

魚貓碎念:
想試著寫一篇短篇小說。

門推開的那會,玻璃瓶倒地的聲音應著門軸的嘎茲聲傳來。

未開燈的屋內一片漆黑,安靜不已,卻同時飄來了臭味。

我順著牆,摸索著那記憶中,電燈開關的位置,燈亮了,一室如所料的狼藉,一隻大蟑螂步履飛快地在酸腐味和滿地垃圾間穿梭。我看著牠,愣了一下,一時之間卻也找不出自己下一步該往哪踏。

通過一小段走廊後,就會到達這幢公寓客廳的位置。我猜,她此時會一如既往地躺在沙發上。果不其然,當我邊踢邊踩著各色垃圾和幾塊難得沒被垃圾覆蓋、裸露而出的地面,一小段路走得如攀山越嶺一般,她的睡顏,就在玄關的鵝黃色燈光緩緩地漫入客廳區域,模糊地映入了我的眼中。

「喂!」我倚著牆朝她喚了一聲,然而她卻如死屍一般,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於是我又打開了客廳區域的燈,卻見滿桌的酒瓶,窗邊牆角還有許多玻璃碎片。

我心下一驚,但是四處不見什麼大片嫣紅後,緊縮的肌肉才稍稍放鬆下來,也才又稍稍安下了瘋狂亂跳的心。

滑下後背包後,我拿出剛在便利店購入、放在包裡的一捲垃圾袋,拿出垃圾袋後又將磁扣扣上,並將背包揹回背上去。我開始從走廊接著客廳處,一路撿拾各種廢物,並將這些廢物稍微分類,與此同時,我也避開那各色玻璃碎片,就這樣以避著危險撿著垃圾的動作,小心翼翼地從客廳的一角清出一條小路直到另一角的窗戶邊。

打開窗戶的那一刻,濕潤的夜風迎面。這股雖然因濕氣而顯稍微沈重的風,過去總讓我厭惡著春夏之交的特有的濃稠感,然而身在此屋裡的此刻,我卻感激這濕潤的風根本是在拯救我的肺。

我待在窗邊深深地吸了幾口氣,才轉頭向沙發上,此刻面容安詳、熟睡著的她。她的眼睛仍腫著,然而幸好,幸好她的胸脯仍規律地起伏,也幸好,她裸露的手腕、脖子、臉龐等一類,沒有染上令人擔憂嫣紅。

我繼續收著空酒瓶、各種奇異的食物包裝,還有許多被她撕碎的紙類,從地上到桌上,再從客廳到門廊,然後是玄關。一個天才活成這樣,我內心不捨,但又鄙夷著,可是若說今日我進門發現的是她的屍體,或許我也將會在未來失去生活的意義,即便生活從來就把我存活的意義榨得一點也不剩。

將集滿各色垃圾的垃圾袋放在玄關,我轉往廚房旁的小陽台找尋掃帚和畚箕。在昏暗的陽台裡,我竟然又發現了空酒瓶和煙頭——煙頭?我詫異,難道是有其他人來過?還是是兩週前的?又或是,從來就厭惡煙味的她也開始學會抽煙?

然而此時我也不想多做猜測,只想在遲了一週回來這空間後,先好好整理一番,然後待她轉醒。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