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陽子

三陽開泰,遍照三千,世界無障。

一了百了,一個了悟解百憂了

當你來到冰凍的高峰,你已戰勝谷底的一切

躺在床上,時間分秒了過去,全身放鬆後,人也沉睡了起來,頭腦漸漸地模糊了,在迷濛中望見了一個小男孩,調皮地點燃了打火機,一下子就引起濃濁的黑煙,他的姐姐跟媽媽望著周圍的情勢緊緊地抱住他,活活的被大火淹沒了。

畫面一轉動,他來到一間學校,正在演講著他自身的故事,他緩緩地訴說過往,「我出身在單親的家庭,全靠母親一人獨自撫養,小時候太頑皮了,不甚把媽媽跟姐姐燒死了,他們為了救活我,團團抱住我幼小的身軀,我被救出時,還有一絲的氣息,我那時候不懂事,就連自己做錯了什麼也不清楚,也被帶到孤兒院生活,偶爾會夢到媽媽跟姐姐來,但他們總帶著微笑來探望我,漸漸地我長大了,才明白我做的錯事,可也無法挽回曾經,也因此我遭遇到很多風波,只能默默地把苦水吞進。」

此時有個小男生舉手發問,「這些年你怎麼調適心情的?」男子泛起一股酸澀,傷感的說,「腦中浮現都是想一了百了,不如去陪他們,自己一人活在這世上太苦了,深夜裡我都沒有睡得很安好,直到有天我注視著晨光甦醒,原本的孤獨感,剎那間消失了,偌大的太陽只有一個,它獨自旅行在外太空,身處幽暗,可依舊發光發熱,明明距離這麼遙遠,卻能暖熱我的心,甚至讓我的軀體流下感動的汗水,很多憂苦瞬間都拋開了,一個了悟解百憂了。」

女孩把話題轉開說,「我討厭我的家人,甚至厭惡他們,他們動不動就把情緒往我身上打罵,我恨透了這一切,你沒有他們是你的福氣。」他安慰著說,「我沒有他們的陪伴,就連吵鬧的日子我都不曾擁有,我只能靠自己單打獨鬥,外人的打壓往往比親人更加傷痛,我就像一隻過街的老鼠,不斷地被輕視驅趕,你只能忍,才有一口飯吃,恨無法讓你帶來快樂,只有消磨你的人生,唯有含笑才能到達九泉之遠,甚至脫離這無止盡的深淵。」

一位冷峻地孩子站起來問他,「你能改變什麼?」男子平淡的說,「我改變不了什麼,只能把他們的愛傳遞出去,他們忍受火熱的高溫,而我才能僥倖地活下來,如果連火焰的熱度都考驗不了,我又如何有顏面再見到他們,每一個人能夠倖存下來,都離不了愛,我的媽媽跟姐姐化作了塵埃,可卻把愛種在我心裡,茁壯了起來,我只能不斷地往上爬,試圖重回他們的懷抱,那怕稀薄的氣息,這些壓力都不及萬分之一,當你來到冰凍的高峰,你已戰勝谷底的一切。」

喬納森·博爾巴( Jonathan Borba)在Unsplash上的照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