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陽子
白陽子

三陽開泰,遍照三千,世界無障。

最大的堅忍,就是寬容

只有自己可以創造出非凡的傑作,你的心性決定了事物的樣貌,寧願用真心看待。

傍晚下著細碎的雨絲,婆婆撐著傘漫步地走來我們家,她用關心的口語說,「吃飯了。」我溫和地說,「好。」下一秒就聽到哐啷的巨響,我沒有特別的在意,關掉螢幕就走了出去,可地上怎麼都是土壤的顆粒,婆婆大喊著,「傘的支架不小心勾到陶瓷的盆栽。」婆婆掃一掃收拾了一下,神情沒有任何憐惜,彷彿習以為常,對她來說這只是一個陶土,雕塑而成的,終歸只是塵土,有時候打破了關係,你沒有辦法黏合這一切,就像水一樣握不住,不如揮揮手甩乾水分

我進入婆婆家吃飯,自己盛了一碗白飯,便在客廳裡坐了下來,一夾起菜,含在嘴裡咀嚼卻有股臭酸味散發在口內,內心猙獰了起來,或許是想提醒我,過去的事物都酸臭了,既然不敢下嚥,何必再提過往

一歲的姪女露出憨笑,步伐不穩的朝向老公奉上一個田字般的空塑膠盒,遞給了老公,我輕聲地對老公說,「他搞不好是要提醒你,心田空了才能裝新的人事物。」姪女天真地把撕下的開封紙,也交給了老公,我眨動著眼睛,有些不解,我斜著頭,想了想,興奮地對老公說,「很多事要懂得打開緊閉的自己,才能享用美好的日子。」姪女露出迷人的微笑,我的心情也不自覺地開懷了許多。

夜晚雨勢緩和了,兒子從婆家跑回,一個屁股重重的坐在沙發上說,「阿嬤被一攤水滑倒了。」老公心一驚地問兒子說,「沒怎麼樣吧!」兒子想了一下說,「看起來沒事。」我們一聽,很快地平復了激動,這事我們就沒放在心上,可卻提醒我若是有人潑了一道水給我,只能小心翼翼地閃過,假如太在意,也只是絆倒了自己,苦的還是自個的身心

隔日清晨起床,眼皮睜不開,精神懶散的想繼續賴床,老公慌張地打來,「媽媽身體不適,妳陪她去看醫生檢查一下。」我嚇壞了胡亂整裝就下樓,一出大門綿綿細雨飄落,弟媳探頭呼喊著我,「老公要載婆婆去,妳不用去了。」我只好又往回走,關起門沒多久,婆婆面有難色地說,「妳陪我去一趟,旻璋沒有要進去,他開車載我們到醫院門口,那裏不好停車。」我又拿起側肩包陪婆婆搭上便車,車內散發著濃厚的怪味,使我不敢大力吸氣,幾隻蟑螂的殘骸遺留在腳踏墊上,好似被這氣體毒暈了,讓人坐立難安的不敢亂動,小叔油表迅速的暴衝,紅燈一亮好似煞不住,令人捏了一把冷汗。

到了婦幼醫院,我攙扶著婆婆,就怕雨後的積水,讓她腳滑再次跌倒,好不容易來到骨科,我幫她把健保卡插了進去,只需要再等幾個人就輪到我們了,我們找個空位坐下,院內診間人潮稀疏,但來掛的人,不是骨折就是動過手術。

我注意到老伯小腿上的疤痕,像極巨型的蜈蚣,浮在表面上,只見他嘆氣連連,想必不好受,我注視著後頭的阿姨,她的手臂被三角巾固定著,掛在了脖子上,少了一隻手的輔助,氣色也有些苦悶,眼角餘光掃到旁邊的老婆婆,她使勁地苦撐起助行器緩緩地推向復健室,受傷的右腳膚色偏黃,明顯的腫脹,一對夫妻孝順的幫助自己的媽媽在旁伺候著,看得很揪心,病魔來了都只能默默的被折磨,這個病苦都吞了,還有什麼大事可以打敗自己

好不容易號碼跳到28號,我們只能緩慢地進診間,婆婆一坐下,就急著說起自己的病因,黃裕民醫師就輕敲她的後背,婆婆哀不住痠痛直喊著痛,醫生列印單子叫我們先去照個X光確認一下病情,我們搭電梯直達地下一樓,只見婆婆彎著身軀移動著,有些挺不直,我們到放射科登記室遞了兩張確認單,護士小姐就親切的交給她換洗衣物。

婆婆換穿完绀青色防護服,就坐在椅子等候,不到幾分鐘就叫到她的名字,我們來到七號攝影室,她拍完有些無力,幸好醫護在旁幫忙,出來時兩手撐著腰難受極了,她又刻苦地緩步回更衣室換衣服,時間慢慢地流逝,一出來就把髒衣扔進了汙衣室,這一幕我也好希望把染上的塵埃扔進裏頭,留下清新的自己。

我們直直穿越走廊,不一會又在診間門口外候著,婆婆心頭彷彿籠罩著陰影,神情鬱卒的不言不笑,我扶著她進門診,醫生放大X光片,細細地觀察,滿意地說,「妳沒有裂痕,不用擔心,只是兩側有些發炎,若是真的骨折,不會這麼好受,連呼吸都會痛,妳回去拿個棒球按摩,靠著牆壁對著痠痛的地方轉一轉,就會緩解舒服多了。」婆婆聽完,就眉開眼笑了,醫生的話就像解藥,讓人服用後,也紓壓多了。

可我腦袋想著光裂痕就如此難捱,為何還有人要決裂彼此的關係,選擇一拍兩散,明明知道骨肉分離難再好,可一旦身體骨頭斷裂,就天天祈禱癒合的一天,才能重新站了起來,我想不管是親情或是家庭,也能好好的復合,畢竟相輔相成才能成為一家人。

我們去櫃檯領藥時,大廳上放了些漂流木的雕塑品,一些原本毫不起眼的木頭被藝術家賦予新的生命,都換上光鮮亮眼的裝扮,也被當作神作一樣被敬仰,只有自己可以創造出非凡的傑作,你的心性決定了事物的樣貌,寧願用真心看待

我們踏出醫院,坐在等候站,陰鬱的天氣格外惆悵,小叔開來,我們就返回了,我望著小叔的背後,想起他罹患帕金森氏症已多年了,才30出頭就被檢驗出老人的疾病,他的內心煎熬不已,前陣子他常常翹班,也是受到不少人恥笑,使他看起來有些封閉自我,顯少在我們面前璀璨的笑過。

我在臉書看到一則故事,有個年輕人也是備受嘲笑,但他的心境卻超脫出常人,他歡喜地說,「我能夠被笑,是大家給我一個樂佈施的機會。」這句話一直刻在我心頭,激勵著我,很多時候你轉個念頭,被笑原來也是在做善事,那份功德也是無量的,我想最大的堅忍,就是寬容。

Photo by Joshua Profitt on Unsplash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