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冬里的青鱼
红冬里的青鱼

游来游去

从国人支持伊朗,看"去西方化的工业化"


那日,亲戚匆匆地发来消息,说伊朗发射了导弹攻击了美军基地,我们买的原油做空又跌了。妻子很焦虑,问要不要脱手,虽然这样会损失几千元。面对损失,大家很有些犹豫,战争和股票,谁说得准呢?

虽然只是小小的投资,却让本鱼感觉到自己也和伊朗,发生了小小的联系。于是更加关心起它们来。

美伊之间的矛盾,如同两个有世仇的家族一样,成了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本鱼翻了翻中文社交媒体,发现很多国人也有同样的想法:单纯地讨论袭击美国大使馆,暗杀他国领导人等等,都不能解释二者根本矛盾

那么美伊之间到底根本矛盾是什么呢?这里我看到一个流程很广,且值得一书的观点是:

因为伊朗是“去西方化的工业化”。


一、国之本——“工业化”

本鱼细细品味“去西方化的工业化”一词,第一眼看上去,“去西方化”似乎很扎眼。但是又一琢磨,发现其实它的重点,其实还是落在:“工业化”上。

美伊爆发冲突之后,总过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以正面支持伊朗为主。比如我本鱼在新人介绍里,写过的一个旅游视频:冒险雷探长。立刻奔赴伊朗发表了一个视频:

片中老雷说道:

”面对西方的制裁,当地人总是麻木的,因为人民只关心温饱和幸福。这让一个具有几千年文明的古老国家,被压得喘不过气来。2019年2月初成功发射最新型号的弹道导弹和卫星,大大增加了伊朗人民的自信心。可是刚刚树立起的自信,在新年再次被西方扼杀在摇篮里“

可以发现,老雷表扬伊朗时,选取的案例是:发射导弹和卫星。这是一个令人拍案叫绝的选例,它很容易让国人想起来中国的“两弹一星”。

当年,中国经济贫困,政治动荡,政府基本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政绩。唯一的亮点,就是两弹一星。这一点直到今天都有所体现,比如《我和我的祖国》中,在选取改革开放前三十年执政政绩中,唯一选取的故事,就是原子弹。同时,当年勒紧裤腰带带着人民造出原子弹的情况,和今天的伊朗境遇也是很有几分相似。

为什么选取原子弹,而不是其他一些成就呢?其实中国那时候还有一些基础建设的成就也不错,修水电站,修长江大桥。还有朝鲜战争也可以拿出来宣传一下。除了原子弹有重大的政治意义之外,我认为两弹一星还有一个重要的含义,就是它能比较直接地展示一个国家的工业水平。

它给人一个印象:一个国家原子弹都能造出来,还有什么造不出来呢?

习近平执政之后,有个很明确的政治思想转变,就是:把“经济发展”和“执政合法性”脱钩。

理由也不难想象是因为经济下滑。所以他也提出: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内在含义就是,要大家想出一个理由,把前三十年的动荡,不能当作负资产,而是当作一种必要的恶

最后,中共选择的这个替代“经济发展”的说辞就是:工业化。

如果你也是金灿荣的粉,经常听他的讲座。就可以发现这一点

嘿嘿嘿

比如这个视频第9分钟,他表示:

日本学习西方,学习了一个很棒的东西,就是工业体系。就是掌握了制造业,然后就工业化了。它工业化做得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不仅亚洲国家它排第一,全球180多个非西方国家它工业化指数排名还是第一。
而我们中国,有一段时间愚蠢地拒绝工业化,主要是晚清70年拒绝工业化。

金政委同时认为:西方会衰落,是因为西方在1979年石油危机之后,开始去工业化。网上著名的嘿嘿嘿截图就是在这一句之后(时间32:13秒)。同时,金政委对伊朗是大加赞赏,认为它是未来四个工业强国之一(越南,伊朗,土耳其,印尼)。

所以,中国人对于伊朗的赞美,最重要的一点,是落在“工业化”上。

为什么我们喜欢伊朗,因为它的政府重视工业化。只要一个政府重视工业化,那么它就是有前途的。是一个为人民负责的政府,无论它是不是民主,那都不重要。你是民主政府,不坚持工业化,甚至实行反工业化,那你就是坏政府;你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府,只要你坚持工业化,那你就是好政府。


二、国之末——去西方化

但是,世界上一些亲美国家,也在努力搞工业化,比如印度。

我们可以说印度有很多社会问题影响了经济发展,但是你说印度政府不重视工业化,甚至是学美国搞反工业化,恐怕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因为印度制造这几年也的确在抬头,比如这篇文章就分析了一些指标:印度:正在崛起中的制造业大国

金灿荣在批评“印吹”的时候,认为印度实现不了中国那样的快速工业化,因为印度没有能力把人口素质提升到可以工业化的水平。但是他也没有说,印度政府不想工业化。

那么,如何解释:为什么我们要挺伊朗政府,反印度政府呢?如果二者都是工业化,那就说明二者都是好政府。如果只从民主和独裁这样的政治角度去解释,那就成了中国也支持政教合一了。

显然中共是不可能支持政教合一的,因为这样最高兴的不是伊朗,而是西藏和新疆。

那么最后,它选取的,就是社会文化层面去解释:

因为伊朗不接受西方文化,印度积极推行西化。

也就是伊朗是所谓的:“反西方化的工业化”。

伊朗的伊斯兰革命,无疑是让中共非常兴奋的一个案例。巴列维王朝和现在政教合一政府相比,都不是民主政体,而且二者都是积极推动工业化的。二者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是亲西方,一个是反西方。这说明,伊朗人是积极推动了文化上的变革,主动抛弃了西方文化,回归伊斯兰传统。

所以,本鱼在翻找微博和知乎上关于伊斯兰革命的观点的时候,可以看到很多国人,都在拼命地强调一点:伊斯兰革命,一定是有大多数伊朗人民支持的,否则它不可能成功。

如果否认这一点,那么整个反西方化的论点,就非常难以成立,也会陷入到被动的局面。

另一方面,为反西化,就意味着:“本地化”。

主张本地化的民族主义,也是中国政府宣传的重要点。

当然,这里并不单纯意味着本地化就一定是好的,而是,你要有一套手段,去除本地化中不符合工业化发展的内容,保留和发展符合工业化发展的内容

比如印度,国人都认同金灿荣的说法,认为因为没有土改,印度社会保留了太多的反工业化内容,比如种姓制度,多神教等等。导致人口素质无法提升到可以快速工业化的水平。

《反观》

伊朗虽然保留了伊斯兰传统内容,但是它去除了反工业化内容,发展了有利于工业化的内容。即使它的文化有些内容看起来很反人权,比如妇女必须包头巾,不能公众场合跳舞等等。但是这种本地化,中国人也依然认为是非常好的。

这种理由同样用于反驳一些海外民运指责中共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行为,他们认为,中国工业化成功,说明过去那些破坏传统文化的行为是正确的,因为那些文化是反工业化的。


三、本鱼的想法:

工业化是不是执政党好坏的唯一判定标准;对文化进行本地化的取舍,是不是正确的,或者错误的。这里不讨论了,有机会希望另外开题慢慢写。

本鱼讨论的前提和国人一样:1、工业化是正确的。2、本地化,也是应该的。

我们也认为伊朗政府是支持工业化的。

虽然霍梅尼重视宗教过于经济,说过:”我实在无法相信这些祭拜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瓜果的价格变得更便宜“。那也只是霍梅尼时代而已,我们认为:今天的伊朗政府,重视经济发展高于宗教礼仪,那些宗教领袖,对社会规则制定的初衷,也是为了实现工业化。

而且我们还可以认为:宗教领袖们,对社会规则制定,是准确的。因为伊朗工业化成果喜人,两弹一星,就差个原子弹,而且还是美国施压而造不出来。

这些前提,相信都是大部分民众认同的结论,也是官方宣传的认可的。不过另一方面,本鱼也注意到,现在的伊朗政府,也是一个政教合一的非民主政府。

或者说白一些,它是一个宗教领袖专制的国家。这里我们先不对专制的好坏下道德判断,我们以中性的眼光看,专制本质是:

统治者的个人决断产生社会规则。

这一点,我想国人也是认同,因为在中国,很多人都相信:由民众通过民主程序产生的社会规则,并不一定比统治者个人决断产生的社会规则更加合理。

说白了,大家认为: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出来的国家大事决策,不一定比独裁者个人,或者几个统治小圈子产生的决策,准确性更好。

放到今天的伊朗也是成立的,伊朗最高权力,是最高领袖主导成立的宪法监督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负责监督法律的制定,政府的人选等等。相当于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局常委们。伊朗社会的大政方针,都是他们确定的。

无疑,伊朗宪法监督委员会赞成工业化,并且他们负责确立伊朗国内的社会规则,选出有利于伊朗工业化的社会规则,并且保证伊朗的社会文化,要有足够的民族文化特色,一定要与美国强加的文化戛然不同。


我们在学习中国历史的时候,说到帝国主义一个最坏的行为就是:同化外部文明。

比如,我们说西班牙统治者非常坏,他们不但抢劫南美人的财富,还强迫当地人该信天主教。美国殖民地也是如此,他们甚至用暴力等手段强迫非洲奴隶,当地的美洲原住民信仰基督教。

这种强迫对方同化的行为,本质上就是一种:种族主义,肯定是错误的。

在今天的中文社交媒体上,经常可以看到有一些人指责对方”对西方文化跪舔“,就是因为很多人都认为,美国人抱有一种种族主义心态,他们看不惯中国,看不惯伊朗,就是因为他们不肯接受美国人的外部同化。一个优秀的国家政府,必须要独立自主地保持民族文化,发展工业化。

不过,我们继续思考,又出了一个新问题:

如果,这种强制同化对方文明,是种族主义,那么反过来呢?

我们设想一个相反的情况,就是:我就是要你们和我不一样,这算不算种族主义?

法国的古斯塔夫·勒庞。他是著名的社会心里学家,有一本今天在中国互联网上津津乐道的名著《乌合之众》,里面用理论阐述了群体心理的狂热性。以至于知乎上由这本书,产生了对民粹主义和民主制度猛烈的批判思潮。因为勒庞自己也由此也对民主制度有批评,认为放开舆论,放弃寡头政治,等于让暴民在一片混乱之中把国家搞乱。不如让精英们在议会中独断决策来得好。这个观点和今天中国现实接近,因此也很受今天的中国人民喜欢。

这里本鱼不阐述勒庞的关于民主政治观点,但是本鱼想说的是勒庞关于民族的观点。勒庞是一个极右翼,他是反犹太人的。而且他反犹太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认为:”犹太人是世界主义者,这些世界主义者,会影响法国文化的独特性。“

他还很排斥非洲裔移民,鼓吹要驱逐非洲裔移民。但是他驱逐的理由也很有趣,他认为:”过去,我们法国在殖民时期,去用宗教和文化强制同化你们,这是不对的。其实你们非洲的文化也非常独特,多神教也很美,真是一种需要保护的稀缺文化资源。所以,呆在欧洲,即影响了你们文化的独特性,也影响了我们法国文化的独特性。过去我们祖先把你们抓来当奴隶,这是不对的,现在我们要纠正,你们应该回去非洲,继续发扬你们非洲的宗教与文化,因为如果你们不愿意回去那么我们就把你们赶回去。“

这显然,也是种族主义。同样的南非是更明显的例子,当年南非施行种族隔离制度,所谓的种族隔离,就是不允许黑人被白人同化。当时南非官方理论家就为种族隔离辩护道:”白人文化带来的民主制度,不适合黑人。黑人如果像白人那样追求民主自由,那就是被西化,扔掉了黑人的优秀传统。如果他们都愿意继续当奴隶,那就是保留和发扬了优良的文化传统。是捍卫了自己的民族自豪感“。

无疑,这种思想,也是种族主义。是错误的。

本鱼认为,今天的种族主义,不仅仅是中国人常理解的:以进化论的角度,强调种族优劣。

这表现在,今天的种族主义,不仅仅是以强制同化的方式表现出来。

还有:以文化差异的角度,强调文化差别。以至于从差别权中,得出对人们思想自由的限制。也就是以强制反同化的观点,也是一种种族主义。

平等,无疑是对文化上的平强势的最有效的回应。但是这个平等,不能是一种抽象上的,不知所指的,不知道是由什么代表的整体,比如文化什么的。平等,必须是落实在每一个具体的自然人。

我们必须反对任何强势者的压制,追求每一个人的平等,这个平等才有意义。

具体到对于文化上的平等,必须满足:

1、每一个人,都有权力,认同或者不认同某一种文化。

2、每一个人,都有权力,同时认同多种文化。

3、每一个人,都由权力,认同某一个文化中的某些部分,而不认同另外一些部分。

4、每一个人的选择,都不能强加于它人。

回到伊朗问题上,如果我们认为:“反西化的工业化”包含着:伊朗最高领袖,以自己的决断,筛选出一些社会规则,认为这些规则,能体现出反西化的特性,又不会影响工业化,甚至可以促进工业化的话。

那么这种行为本身,能称得上是一种真正的文化平等吗?

本鱼认为恐怕并不是,因为这种平等,没有落在每一个具体的人身上。伊朗妇女,不能不认同文化中的某一部分,比如她们不能在公众场合露出头发,不能在公众场合跳舞等等。这种文化,是个别人的选择,强加于他们的,也是一种种族主义。


本鱼当年语言不好,去了语言学校学习外语。因为学习不好,去不了好学校。语言班中,不是中国富二代就是中东土豪。很多都是混日子,不太学习,只有极个别人,是真的来学语言认真备考托福的。

当时有一个女生,每次坐在教室的前排,认真地学习记笔记。除了学习认真,她的外表也非常隐忍注目。因为中国人和阿拉伯人都是黑头发黑眼睛,只有她是金发碧眼,白皙的皮肤,乍一看和欧美人几乎无异。

老师也很好奇,因为欧洲人语音相似,通常不会有英语不好这种困扰。就问她从哪里来。她小心地回答:我是伊朗人。

如今想起来,她从来不带头巾,金色的头发绑成一个粗粗的辫子塔在一边。也许,这对于她来说,能让大家看到头发,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与叛逆了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