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love

普通大学生

六月都快结束了 我才开始

發布於

六月都快结束了,我才开始想总结一下自己疫情期间的感想和经历。

2020年1月19日我从兰州和外公一起坐高铁从我妈娘家回我家,这时候还是我大三的寒假(现在暑假都开始了)。 我们坐在候车室等待,我闲的没事开始刷微博,忽然发现关注的一个博主发了一条动态,大概讲的就是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又刷了一会儿,发现好多类似的消息,我有点慌了,毕竟我是一个十分爱惜生命的人。于是在兰州新建起的空旷的高铁站候车室,我竖起了自己的高领毛衣挡住半边脸。

当天回到家后,突然想起几天前和几个高中朋友约20号出去吃饭,虽然有点担心,但是第二天还是赴约了,并且在药店买了好几包口罩。吃完饭后有人说想去做美甲,于是一行人又来到商业街转想找一家美甲店,终于找到一家,狭小的店面里不能说挤满了人,但也不是很宽裕罢了,此时我拿出了口罩,默默的带上。 没想到这是我整个寒假唯一一次出门了。

20号之后,姑妈姑父和表哥也回来探亲了,村里的家里瞬间显得拥挤。对了,疫情期间我一直和爷爷奶奶住在村里,我爸妈和妹妹则住在城里,主要是不放心两个老人,我爱我的爷爷奶奶。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对我来说并不好过,主要是精神上的焦虑不安,甚至绝望。一方面是我的现实生活好像还没啥变化,一方面是微博上铺天盖地的有关这个恐怖的肺炎的消息朝我涌来。晚上我在被子里捧着手机疯狂刷微博,越刷越心慌;白天则和家人其乐融融,大家谈起这场疫情也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有一天我和堂姐一起去我在城里的家洗澡,上车前我戴了两个口罩。堂姐说:你不怕憋死吗? 说实话,真的很憋。

但是情况逐渐严肃了起来,官方的态度依然模糊,但是民间的消息已经传的满天飞,各种流言和真相混杂在一起。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一件是看到一个视频:某个医生在办公室崩溃的打着电话,边打边哭。另一件事,某天新闻联播上终于有了关于疫情的报道,我真的计时了,一分钟。关于我为什么会看新闻联播,因为我爷爷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看,我也就一起看了。在这之后,说起来有点丢人,我真的自己一个人在晚上偷偷哭过。

然后就过年了,但是我没有走任何亲戚,也就是过了初一之后,官方的态度逐渐认真起来,村里也都开始封路。初二,我奶奶一行人回她娘家拜年,他们村中午就封了一些小道。

之后我的心态就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我已经由前一个阶段的疯狂胡思乱想,不安猜测,变成无所谓,连微博都删了。然后就待在家里玩手机,玩游戏,反正没干啥正事,说起来这和我平时的状态也差不多,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爱社交的人(这里不想详细展开)。我冷静了,周围的人倒是紧张了起来。姑妈一家人住在燕郊,一直担心回不去了,于是初五一家人边走了,我外公没过几天也回去了。

我和爷爷奶奶待在村里,见识了不少防疫措施。包括封路,但是封的都是村子内部的小路,由于我家就在县道旁边,交通还算通畅。除此之外,村里有许多志愿者承担起了巡逻站岗的任务,还组织了几次消毒,几个大叔拖着长长的管子到每家每户喷洒消毒水。还有几次,村里人捐款买了许多蔬菜、消毒水给每家都送去一些。总的来说,我在村里的疫情生活还挺惬意的,不存在特别封闭的感受,毕竟我家后面就是菜地,闷了到地里转两圈。

但是,疫情还是不可避免的严重了起来,随着一开始大家每天关注还有哪个省没中招,到最后习惯了“祖国大地一片红”,我都不关注感染的人数了,甚至可以说我刻意不去关注疫情相关的信息,前期的过度关注给我带来了心里阴影,不想再经历一边。

村里封路,城里也开始封小区了。我爸妈和我妹住在城里,慢慢的一家两天还能出来一个人,后来又开始发出入券,持券进出小区。于是每次他们回来,我奶奶总要提前在菜地里拔许多菜准备着。在村里的好处是吃啥种啥,我家甚至还有麦子可以磨成面粉。

过完年,疫情好像还没有缓解的样子,这段时间我就一直和爷爷奶奶在家,吃了玩,玩了吃,骚扰我家的猫,招惹领居家的小母猫。(直到现在这只小母猫还现在整天赖在我家,孩子都生了......) 外界紧张的局势仿佛都与我无关,我们这个小县城都查出了几个病例,我也只是小小的紧张了一下,剩下的就听天由命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