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牧

自由职业者,艺术爱好者。

骂战

从了解反送中开始,就没有再刻意去翻看关于HK事件的进展和分析,各类历史渊源和主义,也没有去看极具渲染力的视频,在感官上去进入,但日常各类社交网络上的只言片语和有意为之的宣传是免不了会看到的,因此也算是一个普罗大众的信息渠道。今日写下此时所思,大概类似于在切实进入一场旷日持久的争斗细节之前对于脑中现存想法的白描,因为之后在系统性阅读这个运动的相关分析之后一定与此时的想法有所冲撞。

香港的位置

几年前,偶然便会想到香港回归的吊诡之处。对于英国而言,归还香港是一种大势所趋,后殖民主义浪潮的晚进军;对于大陆而言,则是一种领域完整的象征和经济利益的回归;而对于香港而言,真的知道自己要去往何处吗?尤其是在近十年,中国愈发清晰地向曾经怀抱希望的西方社会发出信号自己究竟为何物。这种希望中,当然也包含了香港的指望 - 它指望自己不变色,不”退步“,而对方可多进一步,强强联合(统一)。五十年何其短暂,而十二亿人口又何其复杂,就算未有这十年的变数(也许是个必然),中国从经济、文化和心态上彻底洗进新自由资本主义的怪圈的可能性也很低。而以力量为准,最终低头的也只能是港民。所以今天这桩导火索引燃的是一出几十年前就埋好的必然争斗,而流血的也是天真赤诚看待世界的青年,无论是港民还是大陆。

运动的问题

引用一位朋友的话,”这可能又是一次阿拉伯之春“。从我仅知的只言片语也知道,卷入争斗的不只是所谓废青,各行各业都在某种旗帜下至少是默认加入反抗港府,因此这似乎已经不是某单个团体或者一个阶级的诉求。这场争斗,从表现上看,已经令试图统一归纳的人费解,反港府,反大陆,反中共,反条例,反差佬...所以看起来既是一场认同运动,又是一场内部的民主运动,而且互相裹在一起。但认同运动的实际诉求,其实往往是被边缘化的诉求,也就是在政治经济中被甩下的人的诉求,因此这又像是一场港岛内部的分裂争斗,掺杂被圈养许久,渴望争斗的人类心情。年轻人在社会生活中的精神失势,经济失势,对港府腐败的不满,对大陆若隐若现恐怖的想象,结合工具化的国际雇佣兵对无处可破的系统的愤怒,一场荷尔蒙对抗资本政治系统的绝望战斗,一场夹在威权政治与自由资本之间的无觉察的混乱运动。所以结局,也许会归于系统重新掌握权力的分配,而个人困境的实质因由不会被撼动分毫 - 我们只能在这个时代的系统中左奔右突,无可奈何,无论是港民,还是大陆人。忽然想起来,李嘉诚早早抽身而退,资本的鼻子总是最尖的。

中国的立场与年轻人

作为大陆人,似乎有义务去阐明自己的立场,但这也着实是一种负担,本来就是即走即停的生物,却被强制要求静止在一处言语的监狱。中国的立场说远去就不得不考虑整个历史,从19世纪的殖民到20世纪的革命,从殖民的屈辱,悲剧的理想,人造的灾难,到今天的膨胀式发展,根基上的无以为继。理解整个当下似乎总是得把所有的历史都放进去,我们才能获得悲悯性的认同和理性的道路。更何况,当今中国又如何没有陷入威权、资本主义和后现代的泥沼之中?就拿对于中华民族的阐释,就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楚的 - 既不像官方所述的那种盖章的民族主义,也不像试图肢解概念的批判理论所述的那样极具建构性,更像是一种历史性的事实和整个世界运动所留下来的果实,也是作为一个全球经济行动下的集体纲领。于港人,我既是看不惯其傲慢和偏见,尤其是废青一无所知的状况(但尊重其荷尔蒙,能量和改变状况的行动力),和与大陆粉红互为倒立的抵抗性认同,也同理其具体的状况和心情,所以我自身也是截然分裂的,一如这个分裂矛盾的世界。很多港人对于废青的态度也是鄙夷的,认为他们不上班,懒散,这个时候忽然冒出些大义来搞破坏,整个香港都失了颜面。即便大陆,现在这样的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颓废,越来越觉得工作没有意义。当这已成为现象,你又怎能说这是个体的不努力?而设计、推动、既得利益的我们又没有一点过错?等到他们呐喊出来,开始破坏,危及你的生活,也就才开始让你思考,是不是哪里出了错?与上一段的结论同,我们深陷在这个系统之中,目睹它如何绞缠在我们身上,继续践行无论在哪个富庶和平或是战乱贫困的时代都成立的一句话:众生皆苦。

媒体环境

我接触到的信息中,最让人不快的,其实倒并非是墙内”看起来“的一边倒。墙内的形势到今天其实很复杂,甚至于香港的状况类似的一点是,意识上的分裂是若隐若现的,因此即便政府做了非常多封禁和审查、宣传的举措,但在我看,收效应该并不是很令其满意。民智渐开不是一句虚言,但此智不是智慧,而是自由民主之智,我心底对于该智的后果也是不置可否。最让人不快的是,反而是墙外的一边倒,无孔不入地以正义媒体之姿抓住一些看起来确凿无疑的真相进行大肆攻击,而且在言语上也是对于墙内宣传绝对不遑多让。中国是一个很实际且嘴拙的国家,中国人也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认知清楚。但多数西方媒体几乎都是按照他们以往的习惯进行各种言论自由的攻击 - 而中国政府也笨到根本说不清楚,经常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得在墙内藏拙自夸,整个国家如同没有活着的思想家的存在,能为自己的委屈真的辩护几句。再结合一个忽然暴富国家的种种文化、政治、经济上的”不文明“,可恶的中国简直跃然纸上。这种信息战上的失败,才是我在整个HK事件中看到的最有价值判断的一幕。

私心一句,很希望香港作为一种同胞的特殊地区永远存在下去,中国这个国家的特性本来应该有这个包容度,保留一种另类的真实的华语/粤语文化的可能,保留一种多样性的存在,当然这也许对于港人是非常不公平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