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牧

自由职业者,艺术爱好者。

戴口罩

身在波士顿的SN最近提供了诸多关于美国的疫情信息,其中关于亚裔和华人的最冲击的部分就是关于戴口罩。

从二月份起,美国官方(CDC以及听从专家意见的政府)和世卫组织的统一口径就是健康人无须戴口罩,由此触发了一系列关于口罩的大讨论。拥有口罩传统和中国信息通路的华裔,自然而然地戴起了口罩,于是引起诸多歧视事件的出现。华裔的口罩,一瞬就如同穆斯林的burka一样成为众矢之的。

确实有大量分析文章指出,戴与不戴口罩的主要分歧有深厚的文化因素,遮挡面部在西方世界里是一种对于人的显著的退步。但这仍然不能作为具有理性传统的西方人不戴口罩的理由。

自2月份起的中国疫情,实质上已经向外说明诸多事实: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使得人无法判断自己是否为传染源,减少个人被传播几率的必要性在于避免医疗资源被猛增的病人过分挤兑,等等。中国专家和华裔科学家都在公开访谈中表明:戴口罩可能是最有效的减缓疫情的措施之一。

我们也可以不必死板的听从专家,仅从常识出发进行自我判断,遮挡物如口罩,无论是否有要命的静电层,怎样都是可以防止一些可能的传播 - 当然需要妥善使用,而不是滥用。

有意思的是,当SN在3月份与她身边的朋友探讨此事时,许多人一口咬定口罩是无效的,只需要病人自己佩戴,言之凿凿的程度令你不敢深究。这许多人并非是平头百姓,而是各种高等教育下的精英。这就是令我感到费解的地方。若说避免口罩被抢购一空,从而导致医护人员无罩可用,从而不提倡去药店买口罩,可以理解,但很难作为个人不戴口罩的理由。理性的推论,就是戴口罩一定有用,只是有用程度待商榷。但许多西方人像是捍卫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在逻辑上即便千疮百孔,也坚持戴口罩的无效。

时间转移到3月中旬,到现在,美国案例冲到榜单第一,口罩一事也被彻底颠覆。许多媒体和专家,包括政府,都改口称口罩是有效的,并兴起了全民DIY口罩制作浪潮。我问SN,当时那些不戴口罩的人现在怎么说?SN回复我,大家都戴上了,也不提当时,避免尴尬。有意思的是,据新闻报道,美国CDC和政府内部仍然在进行激烈的争辩,关于口罩是否有效。简单来说,反对者依然是持“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也不掌握“戴口罩能够抗击疫情”这个知识。”

是的,阻碍着戴口罩这个行为的主要敌人其实还是科学知识。科学知识在今天的社会里掌握在专家系统手里。在专家系统未曾下结论之前,个人的推理,大众的常识,草率的实践,都是无效的,是危险的。即便是新冠病毒这个科学根本不知道也来不及应付的事物出现,人们还是笃信,科学没有告诉我的,最好就不要去做。科学的已知性彻底填埋了我们进化而来的警惕和恐惧,填埋了我们本来用来思考万物的大脑,让我们两手空空地面对未知。

室友B是一个程序员,长年堆代码,打游戏。有一次我们偶然讨论到社交媒介的算法根源问题,我表明了自己的一些观点。他看着我说,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又不是这个专业的,用一种不可置信的态度而不是论据,直接否决了我的观点。我反问他:那我该知道些什么?谁来决定我如何知道,和知道的内容?专业系统甚至已经架空了普通人关于求知的态度:不是我专业的,想我也看不懂。而万物其实早如星辰一般环绕人的左右,从人无知无觉的第一天,到痛苦闭目的最后一天。

这当然不是在推崇反科学,而只是想摇一摇科学教的信徒们,醒醒,你的上帝并不是全能的,它自有道路和阴翳,它也未能承诺你全部的福祉和运气。科学就是科学,它无法被你的诚心赤意所影响,你还有脑子,还有双手,还能思考,还能相信自己。

中国在这次疫情上受到诸多诟病,但有一点还是十分有价值的:能够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有效就做什么,虽然也催生出了诸多牛鬼蛇神,但在速度的立场上,效果是卓越的。再从背后的世界观来看,未尝不可以说确实是面对一个愈加崩坏和危险世界的一种实用策略。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