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

馒画家|公众号:科学家阿呆

故事集|走,去吃“夹”西面!


昨晚看到朋友发铺盖面的照片让我百爪挠心,想起我与面的故事。

小时候不爱吃面,早餐外婆都得分开做。妹妹爱吃面,别看她个子小,脸红红的,那时候她就能吃三两面了,她还喜欢让外婆加一个煎蛋在面里。

有一天我就好奇妹妹为什么那么爱吃外婆煮的面,就是普通的酱油、醋、辣子做的调味怎么这么有味儿,我也说明早要吃面。外婆把头天晚上剩下的子姜炒牛肉当哨子放在面里,那叫一个香!一碗下肚,吃的我意犹未尽,一直捞碗,生怕漏下一根面。我和妹妹几乎每天早上都吃面,必须放素油海椒,辣的我俩嘴直疼(我们都爱撕嘴皮)。

k记炒面

想起在昌都,妹妹来我家玩。妹妹提议要去吃“夹西面”,我和妈妈都很困惑,问半天不知道是什么。妹妹带路到餐馆,抬头只见巨大的白底红色黑体字“陕西面馆”。我们逗的见人就说,到现在家庭聚会也时常会提起她的这件糗事,我也还是想笑。因为这不是第一次,她让舅舅去给她买“泡叔方便面”,舅舅问遍超市找不着,带她去“指认”,结果是要买“泡椒方便面”。认字认半边的她,总是带给我们快乐。

初中,外婆总是和姐妹们出去玩,丢下50块钱给我们吃完饭。我和妹妹只去那家刀削面馆,我们都只点泡椒鸡杂刀削面(带汤的),我们俩的口味非常相似。店主是一对双胞胎叔叔,他们没有同时出现过,有次我俩明明看见叔叔出去,怎么又从里面出来一个,我俩互相看看都傻了,观察了几次才发现他们是双胞胎。有意思的是,他们削面的员工是一个机器奥特曼,头上斜戴着厨师帽。


拉萨中学小卖部的藏面

高中到了拉萨,同学中午都去小卖部窗口买五块钱的藏面吃,面食主义者必须得尝尝,第一次觉得藏面夹生,没有辣椒,毫无灵魂。(成都人没辣椒都是无味!)后来习惯了这里的饮食,有一天又对藏面发起了挑战,经过一早上熬制的骨头汤,每一口都是骨髓的浓香,阿佳用熟练的煮面技术精准把握出锅时间把面捞出,一把葱花一勺辣子油,从小小的格网递出。冬日的早餐还得配上咸香的肉饼和热乎的旺仔牛奶才算完整。很可惜我是高三才体会到藏面的美味,不然还可以多吃两年。中午和朋友在校门口喝甜茶晒太阳,吃藏面肉饼和炸土豆,人均二十,这是每个在藏人最治愈的时刻。据说学校门口的店铺都关门了,真让人伤心。


小时候的铺盖面馆|图源:大众点评

昨天在地图上寻找到小时候吃铺盖面的那家店,依然还开在那个转角,略有涨价但仍然亲民。从初中后就没有吃过铺盖面了,总是路过那个转角的面馆,却再也没有进去过,地图上看着熟悉的照片,很想回家。



封面|陈院长的病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